创业失败的大佬 为什么出来创业

互联网 | 2022-08-01| 5

本周,最令人恐惧的消息是“一家新鲜的巨头宣布解散”。

震惊之余,想起了去年9月与一位投资人的一次旧话。他说:2015年之前投资的项目都赚钱;2015年以后投资的项目全部亏损。2015年之前,一家公司融资10亿元才算上岸;现在一个公司融资10亿不算什么。

这条新闻给你一个启示:不止“融资10亿”,如今的创业圈,“融资100亿”算不了什么,“砸(钱)入市”也算不了什么。

今年,类似的案例层出不穷。

比如一些未上市的独角兽公司:玉柔科技,金额较小,100亿元,拖欠;蜜芽,融化百亿,APP关闭;我们开始上课吧。我们有几十亿美元,却拖欠着。

比如一些上市的独角兽公司。其实像“某生鲜巨头”这样的公司有很多,只是你在水下听不到消息。比如某联合办公巨头(已上市)合并数十亿美元,濒临破产。

最近两年经常发生这样的怪事:一条赛道被彻底破坏。当这个“偶然事件”变成“普遍事件”的时候,我想所有的创业者和投资人都应该反思:为什么我们把最好的资源和最多的资金投向了一个我们认为最好的公司,结果还是一样。“今年的创业者和投资人”真的做不到吗?

说“这个企业家”有点夸张,但是有道理。我是2015年创业的,所以我把2015年以后的创业者归为“这一类”。

在过去的六年里,我和我的团队报告了15000名创业者,我可以有把握地说一点:今年的创业者有一个“出身家庭的漏洞”。

在我们创业之初,“父母”告诉我们2点。第一,“大”很重要,要想尽一切办法做流量,做用户,做规模等。,而且亏得更大;第二,“快”很重要,要不惜一切代价“提速”,赔钱。

这会造成一个核心问题:这个创业者没有“赚大钱”的经历。这里的“赚很多钱”不是指“创业者没赚过钱”,而是“没有独立贸易公司赚很多钱”的体验——我不敢说100%,但根据实证统计,超过60%绝对没有问题。

我也是这个创业者中的一员。我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这个创业者在商业认知上有不可弥补的缺陷。大家追求“快+做大”的初衷没有错,但是忘记了一个前提,就是“在赚钱的基础上快速做大”。

在过去的六年里,我听到一种说法,只要我有XXXX,公司就能盈利。这个“XXX”指的是很多具体的内容:比如暂停技术投入,暂停补贴...而且甚至很多创业者会说:如果我愿意,公司是可以盈利的。现在打这句话,掩饰不住我的不耐烦。

我把创业的进阶分为六个阶段:产品、用户、收入、利润、规模、上市。其中,每一阶段到下一阶段的实现难度相差十万八千里。以铅笔道为例,我们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实现了前两个目标;我们用了三年时间实现了“创收”的目标;我们用了六年时间实现了“盈利”的目标。

当然,这种“认知缺陷”正在逐年得到弥补。2015年,大家都认为有“流量”的公司是好公司;2017年,资本迎来了一个小冬天,一批这样的公司彻底死亡,大家开始矫枉过正:有“收入”的公司才是好公司,要求你从天使轮营收,否则“为时过早”。

到2022年,这个缺陷还会存在:增速大于一切,规模大于一切。比如“生鲜巨头本周解散”,事业部的指标还是“毛利+增长率”,季度收入30亿,亏损9亿。

“盈利”和“赚钱”真的是相差十万八千里的两个概念,但是大家都急功近利,不愿意慢下来,不愿意在大规模做之前做一个证明题:你的生意本身能赚钱。因为证明这个问题至少需要1-2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大家还有一个幻想:就算不赚钱,那又怎么样?拿它去资本市场(上市),用资本市场的钱来弥补业务的赔钱。老板不在乎,投资人也就没那么在乎了。上市后,大家都可以套现。

但今天,这个“幻想”彻底破灭了:如果上市了呢?破产还是得破产。面对一个不赚钱的生意,资本无法战胜商业的本质,再多的资本也无法堵住亏损的窟窿。

当然,“这个投资人”也不是没有问题。

我们的投资经验是从国外学来的。2012年之前,先锋主要靠几个“中文名”资本和几个美元基金。2012年后,人民币基金兴起。2015年后的这一届投资人,大部分都是从咿呀学语开始的:之前从未投资过历史悠久的上市公司。

少数投资人抱有幻想,更愿意以“联盟”的方式进行投资:我投天使,你投A,他投B,张三投C,李四投D,王麻子是券商。让我们一轮一轮的进行下去,最后完美套现。我国企业家的商业认知缺陷与投资人的“曝光”密切相关。

幸运的是,这一切都不是核心问题。归根结底,都是因为行业交的学费不成熟——这是一个必经的阶段,我们要学会接受自己的不完美。过去6-7年,行业内还是有很多基业长青的公司。我们只需要在原有经验的基础上进行总结即可。

创业是一件“风险与收益”严重不成比例的事情,但对于行业来说,利远大于弊。我们需要宽容“失败”,树立正确的认识:创造利国利民的事业,即使失败也是“光荣的失败”。

我今天不赌一块钱:不如把钱留着过冬,因为巨头们太辛苦了。

相关推荐

网红疯产姐妹收入  疯产姐妹多少粉丝

网红疯产姐妹收入 疯产姐妹多少粉丝

忘了是哪一期的《疯狂姐妹》视频,有这样一段对话:邵宇轩(贝勒):我怎么可能想要单飞呢?张小花:在你眼里我是你的朋友吗?你算我什么?真的离开,门总是最轻的。那时候这种视频大概是为了视频效果做的,现在是预言。今天短视频领域最大的热搜是抖音头部账 ...

互联网 0 2022-08-08
波奇宠物怎么用社媒开启全域布局步?

波奇宠物怎么用社媒开启全域布局步?

一个立体完整的品牌,如何维持此刻的存量,也能不断寻找新的增长。线上公私域和线下域的融合发展,称为全局域,并不新鲜。平台间流量拉锯战的背后,推给大家的现象是各自为政,各自为政的现状,但“为用户创造价值”这件事,无论是在哪个平台上运营,还是线 ...

互联网 0 2022-08-08
董明珠是做什么  董明珠造车

董明珠是做什么 董明珠造车

金惠允/S2/曹政奭孟雨桐可能不会再出现在格力的直播间。近日,格力“珍珠羽少年精选”的抖音账号换了头像,从原来董明珠和孟雨桐的合照变成了董明珠的单人照。从6元起,孟雨桐在直播间的出场次数明显减少。从“珍珠羽少年选”抖音账号的直播截视频内容来看, ...

互联网 0 2022-08-08
疫情过后生鲜电商的发展  疫情期间生鲜电商面临的机遇与挑战有哪些

疫情过后生鲜电商的发展 疫情期间生鲜电商面临的机遇与挑战有哪些

生鲜电商要走上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任重道远。亏损,是悬在所有生鲜电商平台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2022年刚过半,“疫”外火起来的生鲜电商市场,突然迎来了一个爆炸性消息,国内“生鲜第一股”每日优鲜轰然走到崩溃的边缘。用户数超3000万,8年里拿到 ...

互联网 0 2022-08-08
国产衍生综艺:曾经的“买一送一”,如今的收视惊喜

国产衍生综艺:曾经的“买一送一”,如今的收视惊喜

最近有没有“0713”再就业男团的消息?在今年的国内综艺节目《蘑菇屋欢迎你》(以下简称《蘑菇屋》)中,2007年《快乐男声》武汉组的6元日日夜夜以其地道接地气、有情怀的表演意外爆红,掀起了一股“快男”的考古风潮。《蘑菇屋》其实是《向往的生活》的衍生品 ...

互联网 0 2022-08-08
林凡脉脉哪里人  脉脉创始人林凡哪里人

林凡脉脉哪里人 脉脉创始人林凡哪里人

“在脉脉上,你可以找到任何人,也能知道任何企业的秘密。”拼多多员工猝死、B站小姐姐等轰动事件中,很多消息源都来自脉脉的职言匿名交流区,因此网友中有了以上说法。对于脉脉来说,每次热点在社区发酵后,引发的职场人观点争议,企业随之而来的删帖要求 ...

互联网 0 2022-08-08
罗永浩怎么玩资本  罗永浩的创业之路

罗永浩怎么玩资本 罗永浩的创业之路

广交朋友,加速资本化。今年6月,50岁的罗永浩开始了他的“最后一次创业”,市场相当关注交一个朋友能否让MCN组织保持在一流水平。好久没做朋友内部的“去罗永浩”布局了。目前,我已经构建了饮品、美妆、服装等十余个垂直账号的直播矩阵,发展成为七大业务板 ...

互联网 0 2022-08-08
你要做视频号的先驱还是先烈?

你要做视频号的先驱还是先烈?

与其他短视频直播平台相比,最大的区别是“微信生态-金惠允/S2/曹政奭在金惠允/S2/曹政奭更贴近用户,而其他平台金惠允/S2/曹政奭在金惠允/S2/曹政奭更贴近资讯”;视频号是一个功能而不是一个独立的平台。金惠允/S2/曹政奭不能为了拍视频而拍视频金惠允/S2 ...

互联网 1 2022-08-08
家具店引流应该用什么商品?  家具卖场引流的方法

家具店引流应该用什么商品? 家具卖场引流的方法

金惠允/S2/曹政奭│前言│金惠允/S2/曹政奭金惠允/S2/曹政奭金惠允/S2/曹政奭家具类,无论在哪个平台,商家都会认为是一块难啃的骨头。淘宝上的销售业绩可以排在前五,但在小红书上却处处碰壁;还有小红书单独促销,一周卖高业绩。当然,当面提的是掌握小红 ...

互联网 0 2022-08-08
“野性消费”再现?旺旺爆火背后的品牌营销之道

“野性消费”再现?旺旺爆火背后的品牌营销之道

金惠允/S2/曹政奭旺旺的现象级流量红利金惠允/S2/曹政奭在直播平台上,靠流量“中打”的品牌比比皆是。就像我们熟悉的红星Ƕ和白象,他们曾经在热搜之后收获了流量的红利。作为一家在大陆市场有着深厚根基的台企,民族食品老字号旺旺在最近的8元һѪ5Ѫ事件上直 ...

互联网 0 2022-0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