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高薪重金的这一职业进入末路?逃离大厂后丢掉理想

深度 | 2022-07-17| 17

原标题:产品经理不香了:逃离大厂 丢掉理想

“就是一颗螺丝钉”,王星耀形容自己的工作。

他去年研究生毕业,好不容易通过校招进入国内一家互联网大厂,做产品经理的助理工作。日常工作内容就是写文档,帮产品经理整理资料。

在移动互联网行业的爆发期,产品经理一度被奉为“离CEO最近的职位”,让不少年轻职场人心生向往。“人人都是产品经理”这句话也曾风靡互联网圈,足见其当时的热度。

而现在,随着互联网行业红利期的结束,产品经理这一岗位也逐渐褪去光环。

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产品经理能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小。前京东产品经理唐韧在2012年就进入移动互联网行业,经历了行业从发展到稳定的阶段。他表示,行业的确不像三五年前,每一年就会出现一些颠覆性的产品,现在市面上有创新性的产品,已经非常少了。

由于企业的试错成本变高,很多产品也只能做“微创新”。

“一大批产品经理正在离开这个行业,这是客观事实,其中一部分是行业调整、行业竞争导致的,一部分是个人能力上的优胜劣汰”,唐韧总结。

一些人选择进入新兴行业探索。就职于某大厂的资深产品经理周岩对深燃说,“身边换赛道的产品经理很多”。高学历且有实力的同行,很多转去与实体制造业相结合的产品赛道,比如飞行汽车、数字化工业等,还有爱折腾的同行,去做了与Web3.0、NFT相关的业务。

产品经理高歌猛进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01 曾经,人人向往产品经理

在移动互联网的爆发期,产品经理是站在潮头的弄潮儿。

2012年一毕业,唐韧就和三个同学一起投身到移动互联网行业里创业。“那时候放眼望去,大家都像打了鸡血一样”,他说,当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并不只是口号,对于具备产品、研发等技能的人来说,遍地都是机会,很多公司抢着要人。

创业时,他们早上八九点就来公司,晚上11点以后才下班,有时候甚至会熬到凌晨两三点,周末有时也在公司加班,“从工作强度来看,比现在互联网公司的工作量大得多”,他说。

他们四人里,他从技术转型做产品经理,其他人一个负责前端,一个负责后台服务器开发,一个负责UI设计,期间研发一款社交工具产品,一起吭哧吭哧做了两个多月。“做完就直接扔到应用端,没做任何广告推广,一个多月后,下载量有十几万”,他形容,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

那时一切都方兴未艾。“做出一款工具,发到应用市场,很快就能获得非常高的下载量”,唐韧说。那是供给大于需求的时代,每一年,产品的复合增长率都非常高。

工信部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12月,移动应用程序在架数量达到452万款。不过在这之后,每年的在架数量都在下降。截至今年5月末,国内市场上监测到的APP数量为232万款,相较2018年已下降近半。

资深产品经理刘星回忆,早在2015年,他明显感知到行业的发展速度,他正好在带团队,每个月都要招新人。“当时,一名初级产品经理在传统行业的月薪是1.2万左右,互联网行业就可以开到1.6万以上了”。

想象空间大,能让人工作起来更有动力。

唐韧回忆,自己做过最有成就感的一款产品,能实现医生线上远程会诊功能。做这款产品时,他花了很多时间学习医疗业务,了解不同科室、不同病种,不同医生的晋升方式等。

完整经历一次做产品的全流程,让唐韧很有成就感,“在创业阶段,我也不太注重能拿到多少薪水,整个公司甚至都没有太去想商业模式。”

那时候圈里流传的故事都有一个相似的模板,“谁谁上市了,谁谁财富自由了,谁谁可以达成收购了”,他说,类似的故事很多。像张小龙这种顶级产品经理的出现,也带来了偶像效应,吸引越来越多人成为产品经理。

“很多做产品的人,其实都是带着一个做出‘伟大产品的梦’。这激励他们在这个行业里持续创造”,一位行业人士感慨。

在2015年进入国内移动互联网行业时,刘星说自己的想法非常“单纯”,“就想做一些工具产品,改变大家的生产力,改变人们使用移动设备的形态”。

“还是有些理想主义在的”,他说。

02 产品经理光环褪去

和那个“人人向往产品经理”的时期相比,近两年,一些产品经理觉得,工作逐渐失去“意义”。

刘星介绍,对于一款产品,外界普遍认为它的创新以及需求的完善,是由产品经理说了算,但事实上,当时产品供给小于需求,有很多需求亟待移动场景的产品来提供解决方案,在资本涌入下,“抓住需求的人”变成了number one。“谁发现用户场景,并能提出解决方案,谁就能掌握话语权”,他表示。

在新兴的技术红利下,诞生了新的需求场景,而当适合在移动互联网上重做的产品都被做了一遍之后,机会就减少了。

现在,移动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已经搭建完善,在现有技术下,用户的普遍需求已经被满足。而又因为技术还没有发生大迭代,用户心智、行为习惯还没有发生大迁移的必要。“近一两年,市面上的产品估计都不会有大变化”,唐韧表示。

周岩也提到,“入行的时候总想着做一个功能改变一个行业,带来爆款流量,带来各种各样的创业机会”,但现在,流量成本居高不下,已经很难像以前一样做裂变增长。

这带来的结果是,现在很多产品经理都在对现有产品“修修补补”,做非常细小的调整。

一位行业人士就表示,“在某社交产品背后的公司里,一个产品组只负责产品的一个按钮”。一些新人也反馈,做产品经理半年、一年,觉得自己每天都在“打下手”,工作毫无意义,没有成就感。在社交产品上,不少初级产品经理甚至吐槽“劝人做产品经理,天打雷劈”。

刘星发现,在这样的实践里,一些新人产品经理写文档需求能写得很细,像写论文一样,但他们对整个需求的落地,对用户侧的需求是没有感知的。“现在进来做产品经理,很快就会撞到天花板”,他说。

2019年,唐韧离开互联网一线,经营自己的产品经理公众号“唐韧”,他总结,这一现象背后也有产品运作逻辑的变化。在市场初期,一个新产品只要被一部分用户喜欢,就会被下载安装。2020年之后行业进入白热化竞争阶段,产品竞争从理念上的创新,进入到需要给用户带来价值增量。“这时更需要优化运营效率,把用户群体运营的更好”,他表示。

在这背后,互联网公司对于创新的接受度也发生了改变。

2020年,刘星还在一家音频互联网公司工作,他曾向上级提出,在公司推出的一款学生书桌上,采用“万物互联”的概念,试图加上一个台灯。但公司评估之后,很快就否定了这一需求。理由很简单,在互联网公司财报吃紧时,没法将人力财力押宝在确定性不高的业务上。

“如果提出的需求,公司在半年内看不到盈利希望,就不会同意”,他说。

创新还在,但创新的成本接受度变低了。

即便是像字节跳动这样还在保持高速增长的企业,也变得谨慎起来。一位接近字节跳动的行业人士表示,虽然字节跳动大多数业务还是保持着超高的人效比,同等业务下,其他企业则需要多2-3倍的人力,不过,它也不再像过去一样蒙眼狂奔,今年的探索也开始慢下来了,很多ROI难为正的方向,已经开始关停或者合并重组。

在这种大环境之下,产品经理们的行业信念开始失焦。唐韧感叹,漫威电影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推出一个超级英雄带来新鲜感,产品经理圈里,“除了老牌偶像张小龙、俞军等,近几年,没有再出现新的偶像了”。

03 还能有下一次爆发吗?

互联网公司对产品经理的要求也正在发生变化。

刘星说,自己早年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希望做一些工具产品改变生产力。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在招聘团队成员时,“我已经不太喜欢招过于理想化的人,担心他们在实际工作中有心理落差,导致生产力大幅下降,也就是所谓的'面试造飞机,进来拧螺丝'”。

进入职场不到3年的初级产品经理,在行业的重要性在减弱。

“大环境进入存量市场,不需要一个只会画原型图的产品经理,产品从0-1的机会越来越少,市面上存活下来的公司,更多的是在收缩边界,主攻主营业务,各种功能型的迭代需求就会相对变少”,周岩表示,即便有一些产品微创新,一些懂业务的主力产品经理,就能直接完成。

在降本增效的大环境下,互联网公司也将产品经理朝着复合型人才的方向打造,调整各岗位之间的融合度。

刘星就提到,他所带的团队,会让产品经理更多从业务视角去思考问题,避免成为只做功能的工具人。“以往的组织结构都太完善了,导致成员各自为政,需要打破这个壁垒,同时也能锻炼成员的业务视野,复用人力,提高效率”,他说。

他也认同这样的改变。在他看来,如果一个人只做一件事,需要找很多人沟通,会面临时间成本的损耗,“比如产品经理去找运营,运营再找对应的审核,损耗的沟通时间就占60%-70%。如果一个人具备更深刻的业务视角,在对接中具备宏观目标思维,效率能更高”。

这带来的结果是,产品经理的求职更卷了。刘星说,现在仍然有很多人想进大厂做产品经理,毕竟薪资还是诱人,“现在校招2万月薪起步”,他表示,不过因为候选人基数过大,择优录取下,他们会优先关注有优秀高校背景、实习背景做信用背书的候选人。

面对这种变化,还留在这个岗位上的一些人,选择提升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唐韧说,现在很多人对产品的理解较狭隘,以为是一个具体的职能,就是画原型、写文档,做某一个功能的设计,但做产品实际上远远不止于此,“产品经理需要解决一个行业的需求,不能将自己限制在某一个领域。”

周岩也提到,在大公司,初级产品经理需要做好手上的工作,但能懂运营、技术,更有机会打通上升的路。“没必要给自己设限,除了掌握基础技能之外,还要需要加深对行业、业务的理解,扎根在一条主路上再扩宽知识面,未来的机会才会更多”,他说,这越来越成为产品经理的一种核心竞争力。

还有的人则结合原有的专业基础,寻找新方向做融合。

多位大厂产品经理提到,目前市场需要的是对具体业务有多年经验,能帮助业务突破瓶颈的,或者是能与新技术相结合的产品经理,包括Web3.0、智能座舱、自动驾驶等行业。

新技术、新方向的产品经理需求的确在变多。有行业人士介绍,特别是在自动驾驶、智能座舱这种已经明确落地的新行业,相关企业对商业化方向的产品经理需求强烈。存量时代不能一直烧钱换规模,各家更重视对ARPU值 (每用户平均收入) 的提升。

“下一波技术革命来了,就有新的东西可以重新做了”,唐韧对未来保持信心,在他看来,“产品经理不是没有机会。比如,VR、AR技术,虚拟元宇宙,如果真的出现了,或者再出现技术迭代,就可能会出现一些新的需求”。

专注AR产业的罗永浩在直播时提到,正在为新公司招聘大量人才,主要是产品经理和设计师。“有人问,你们做AR眼镜要什么样的产品,什么样的设计师。如果能问出这种问题的,就不要发简历了”,他表示。

在技术革新后,的确会有大量的新人力需求,但在此基础上未来需要哪些技能,还未可知。

对行业还抱有期待的产品经理们正蛰伏着,等待下一个行业爆发点。

*题图及文中配图来源于unsplash。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星耀、刘星、周岩为化名。

标签:,

相关推荐

为啥要恋爱  恋爱到底是为什么

为啥要恋爱 恋爱到底是为什么

2015年底,在好友Roman因一场车祸不幸离世后,俄罗斯女生Eugenia Kuyda将自己与Roman的大约8000条聊天记录输入谷歌的神经网络,创建了一个AI机器人,可以模拟Roman,与她聊过往的回忆或者开启一场新的对话。之后,Eugenia把软件公开,无论网友是否认识Rom ...

深度 3 2022-08-08
奥利司他能否让胖子马斯克成为真喷射战士?

奥利司他能否让胖子马斯克成为真喷射战士?

知名网络企业家马斯克最新“代言”的奥利司他胶囊,成为无数减肥者的最爱。马斯克被父亲催促吃减肥药后,减肥药奥利司他瞬间获得了大量关注。这种药不仅排油减脂,还让武汉的很多日日夜夜变成了喷气式战斗机,经历了一场社会死亡。据潘哥观察,目前各大电商 ...

深度 3 2022-08-08
特斯拉股东会召开,拆股、新厂选址、全自动驾驶,还有哪些看点?

特斯拉股东会召开,拆股、新厂选址、全自动驾驶,还有哪些看点?

美国东部时间周四下午8元,特斯拉(TSLA,股价925.90美元,市值9670.92亿美元)的粉丝和投资者们热切关注着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大会在特斯拉位于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超级工厂举行。国家商报记者了解到,在周四的公司年会上,股东根据董事会对大多数问题的建 ...

深度 1 2022-08-08
罗振宇的老板  罗振宇资产

罗振宇的老板 罗振宇资产

继“知识付费”大咖吴晓波败给a股市场后,如今,思维创想又在创业板上市。不知罗振宇是否需要一碗“心灵鸡汤”来缓解焦虑。据深交所(SZSE)官网上31元,7元,思维创客向深交所提交了撤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其IPO状态在《密室:冠军联赛》上 ...

深度 1 2022-08-08
台积电断供了吗  断供“天然砂”真相:台积电没事,但这个行业要倒霉!

台积电断供了吗 断供“天然砂”真相:台积电没事,但这个行业要倒霉!

切断“天然沙”的供应真相:TSMC没事,但这个行业要倒霉了!最近的一条新闻,掀起了我的朋友圈。作为对台湾的惩戒措施之一,mainland China禁止向台湾出口天然沙产品。金惠允/S2/曹政奭和“天然砂”这个词让我的很多朋友产生了一些奇怪的联想,他们来问我这种 ...

深度 3 2022-08-08
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  互联网企业为什么要出海

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 互联网企业为什么要出海

文|尤勇智化妆|赵石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的能力远超想象。从跨境电商、游戏到社交娱乐,中国企业都在以两位数、三位数甚至四位数的速度高速增长。海外有更大的用户和市场,而中国有大量成熟的产品和经验,可以在这些新兴市场复制。中国云厂商也嗅到了这个机 ...

深度 1 2022-08-08
大厂硬件梦醒时分

大厂硬件梦醒时分

曾经被互联网厂商视为入门级应用的智能硬件正在走向低迷。据IDC8在《侏罗纪世界3·8元》发布的《中国智能音箱设备市场月度销售跟踪报告》显示,2022年上半年,中国智能音箱市场销量为1483万台,同比下降27.1%,销售额为420亿元,同比下降16.2%。Strategy A ...

深度 1 2022-08-08
高层动荡、车企不满,“宁王”也焦虑?

高层动荡、车企不满,“宁王”也焦虑?

文 | 连线出行,作者 | 周雄飞,栏目策划 | 赵虹宇宁德时代,近期陷入动荡之中。本周二,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其副董事长、副总经理黄世霖因个人事业考虑将辞去公司副董事长等管理职务,宁德时代原总经理周佳将会接任副董事长职务,而作为宁德时代创始人的 ...

深度 1 2022-08-08
后写个暑假作业被监控成这笔样  鏆戝亣浣滀笟琚伔

后写个暑假作业被监控成这笔样 鏆戝亣浣滀笟琚伔

一个肖骁来自奥菲寺。量子比特|微信官方账号QbitAI乍一看,这只是一支普通的钢笔。但没想到,在书写的那一刻,这支笔就像一只无形的眼睛,开始记录你的笔迹。更可怕的是,所有的笔迹都会传输给老师。这是一个中学生的上网经历。在老师的要求下,他们只能 ...

深度 5 2022-08-07
虚拟偶像造梦六十年:爆于驱动困于真人内“芯”

虚拟偶像造梦六十年:爆于驱动困于真人内“芯”

写作/何锡进王,一个不太了解二次元的中年女孩,没想到有一天会对王牌虚拟歌手感兴趣。“我以前只听说过洛天依,十年前,我的印象只是刺耳的电子音。”然而,今年,《中国梦》的第二首歌帮助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开始我以为是UP大师自己唱的,没想到是 ...

深度 5 2022-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