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主“逃离”亿用户的站?

互联网 | 2022-09-15| 10
广告主“逃离”亿用户的站?

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平台,哔哩哔哩的广告表现和效率显然不能满足UPs,尤其是中小型UPs的要求。

哔哩哔哩的好消息和坏消息伴随着财务报告而来。

好消息是哔哩哔哩月活用户超过3亿;坏消息是,更多的用户让赚钱变得更难——第二季度净亏损20.1亿元,环比增长近一倍;哔哩哔哩的毛利润为人民币7.38亿元,低于去年同期的人民币9.89亿元。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哔哩哔哩广告业务的增长速度已经放缓。

第二季度,哔哩哔哩广告业务收入为11.58亿元,同比增长10%,仅比第一季度的10.4亿元增长1.18亿元。去年同期,哔哩哔哩的广告业务收入为10.5亿元,同比增长超过200%。相比之下,增速放缓是显而易见的。

为什么哔哩哔哩赢得了流量却损失了收入?还是回到用户数据——谁在看哔哩哔哩?

近年来,哔哩哔哩通过后浪等品牌营销动作完成了一系列的破圈。相信作为Z世代的代表平台,它已经进入了主流舆论场。但是哔哩哔哩真的打破了用户圈,真的影响了主流吗?

答案是否定的。

从用户平均年龄来看,2020年哔哩哔哩用户平均年龄为21岁,2021年增加到22.8岁。然而,目前哔哩哔哩25岁以下的年轻用户占50%以上,而新用户的平均年龄只有20.4岁。

相比社区氛围被破坏这种老生常谈的问题,更值得关注的是——这些“年轻化”的用户能给哔哩哔哩的广告主带来多大的消费确定性?

粗破圈子后,运营能力水平低下导致哔哩哔哩广告业务不擅长转型,社区氛围也一直不适合转型。

在过去,广告商仍然可以赢得未来的用户,并投放长期的产品公告来安慰自己。但在经济不确定的环境下,每个广告主都希望看到产品和效果的结合,而不是十年后为用户“种草”。

不久前J.P. Morgan发布的《中国网络广告研究报告》也证实了这一趋势。目前,广告商将更大比例的广告分配给具有可衡量ROI(投资回报)的效果广告,而品牌广告更容易受到预算削减的影响。

原本可以给哔哩哔哩的广告,涌向了Aauto Quicker、Tik Tok等平台,可以带来更直接的效果,拥有更广泛的年龄受众。以Aauto更快为例。虽然第二季度Aauto quickless的广告收入比第一季度下降了4亿,但总量仍保持在110亿,是哔哩哔哩的近10倍,两者用户相差不到两倍(哔哩哔哩3亿,Aauto quickless超过5亿)。

显然,哔哩哔哩的用户数量和其广告收入的增长凸显了一个不匹配的特征。

但市场上支持哔哩哔哩的声音认为,哔哩哔哩在广告方面更为克制;作为异军突起的平台,对广告效果的准备还不够成熟。

以前资本乐观的时候,投资人更愿意相信市场规模。当你达到这个规模,你自然会赚钱,比如去以前的JD.COM。而当资本相对保守的时候,投资者就失去了所谓的长期热情,更在意当下的赚钱效应。在这方面毫无魅力的哔哩哔哩,自然会被市场投票。

投资者并不是唯一对哔哩哔哩不耐烦的人。“只吃”频道的减少正在侵蚀这个Z世代视频社区-Upmaster的基础。

掌舵人陈瑞曾在13周年纪念演讲中表示,“能够源源不断地产生财富,是哔哩哔哩的活力,也是哔哩哔哩的价值”。

但从数据上看,哔哩哔哩的“价值”也受到了影响。

虽然第二季度哔哩哔哩月均活跃UP业主数达到360万,同比增长50%,可圈可点,但相比2022年第一季度的380万活跃UP业主,少了20万。

与此同时,在哔哩哔哩,只有110多万UP用户通过直播、广告和创意激励计划获得收入。不到30%的UP业主能赚钱,看似很多,但实际能赚多少呢?

作为哔哩哔哩无可争议的领袖,罗翔捐出了来自哔哩哔哩的所有收入。数据显示,2019年11月16日至2021年10月15日,罗翔从哔哩哔哩赚了34万元,这还是在哔哩哔哩大幅降低创意奖励政策之前。

与Tik Tok和Aauto Quicker相比,哔哩哔哩的“吃饭”方式并不多,主要依靠创意激励和广告收入。

如上所述,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平台,哔哩哔哩的广告表现和效率显然不能满足UPs,尤其是中小型UPs的要求。

但在哔哩哔哩的生态中,中小UP主是绝对的主流,能做5万多粉的UP主只有2万多。然而,由于哔哩哔哩广告的低效率和有意无意的过头效应,大多数UP主不仅难以获得流量推荐,也难以被广告主看到。

其中,UP的“蓝Sir_”的遭遇就说明了哔哩哔哩所暴露出的问题。他在闭关视频中说,创业一年总收入只有10万,净亏损100万。他在哔哩哔哩的粉丝已经超过26万,这绝对是罕见的。

在哔哩哔哩,不仅“赚钱难”,而且还有“赚钱难”的问题——社会对“只是吃饭”的容忍度很低。据一位UP主说,他因为承接了一个平台广告,被弹幕攻击为“资本家的平台”。视频发布后几分钟内,他不得不主动删除相关内容,终止合作。

(与哔哩哔哩相比,Tik Tok的创作更有机会“出人头地”)

一方面中小UPs很难“吃饱饭”,另一方面头部效应越来越强。

据业内一位广告客户称,当他们通过哔哩哔哩交付时,对方总是会将他们的头像匹配到主组合上,这不够准确。的确,在平台建设初期,推荐头部主播是非常有效的,可以促进产品推广,打破圈子。

因此,在过去的两年里,哔哩哔哩UP的超级头脑是显而易见的。排名靠前的被排名靠前的占据,地区排名也是,甚至前100名也有这个趋势。甚至可以说,哔哩哔哩方兴未艾,已经进入了“阶级固化”的问题。

但过度依赖抬头导致路径依赖,不断强化其头部效应后,赚钱的马太效应也会破坏生态。

无论是赚钱还是内容生态,都是哔哩哔哩的结构性问题,短期解决不了,长期也调整不了。虽然哔哩哔哩仍会像小红书、微博一样成为细分领域表现强劲的头部平台,但由于这些桎梏的存在和想象力的有限,很难重现鼎盛时期的市值。

相关推荐

贵妇堆里“捡垃圾”:小镇女孩在小红书学习薅羊毛

贵妇堆里“捡垃圾”:小镇女孩在小红书学习薅羊毛

你不懂羊毛的快乐 小红书是一个很神奇的平台,能让人在刷首页的时候觉得自己不过是隔着屏幕的一顶积满灰尘的旧帽子。 所以在成为高级用户之前,高杉会每隔15分钟休息一次,刷刷主页。 有钱人聚集的氛围让她感到压抑,胸闷,自我怀疑。为什么有人16岁就开 ...

互联网 1 2022-09-28
抖音新业务  抖音内容生产

抖音新业务 抖音内容生产

拓展A3人群,就是以新的内容为媒介,以更直接的方式深度种草,提高内容到交易、种草到除草、公有领域到私有领域的效率,即从A3到A4/A5的转换效率。

互联网 1 2022-09-28
“总有神助”贾跃亭

“总有神助”贾跃亭

每当我觉得FF快不行了,就又融资了。 “拨乱反正,重回正轨,是FF的又一个重大转折点”,贾跃亭在社交平台分享了重新掌控FF的消息。 要说威马CEO被12亿年薪略显委屈,贾跃亭始终意气风发,略显激动。 当地时间9月26日,法拉第未来宣布,董事会终于完成重组 ...

互联网 1 2022-09-28
寒冬下的大厂广告:站装矜持,拼多多放大招

寒冬下的大厂广告:站装矜持,拼多多放大招

寒意可以说是2022年上半年互联网广告市场的真实写照。 “目前中国市场的广告预算相对较低。受疫情影响,一些城市实施了管控,很多品牌降低了广告预算。”小米集团副总裁林世伟在最近一个季度的电话会议上这样分析。 无独有偶,在2022Q1电话会议中,a auto q ...

互联网 1 2022-09-28
【月】美妆爆文拆解,万赞藏量

【月】美妆爆文拆解,万赞藏量

│前言│ 以”美白“功效为主要诉求的功效型护肤品越来越多,加上国人脆弱易黑的肌肤特征,让美白成为用户的日常习惯。 随着用户的美白理念的认知日渐成熟,在内容策略上就需要从多方角度来建立用户认知与渗透,来对应日渐精细化的美白产品。 今天给大家拆解 ...

互联网 1 2022-09-28
彩妆带货话术  口红直播带货话术

彩妆带货话术 口红直播带货话术

《蝉妈妈2021年Tik Tok生活电商分析报告》显示,美妆护肤已经成为2021年全平台销量最高的五大品类之一。

互联网 1 2022-09-28
你的人设,可以构建出几种流量密码?

你的人设,可以构建出几种流量密码?

你刷短视频APP的时候,有没有刷到类似的文案: “这三个动作做对了,你也可以变美。" “只需五步,你就能从小白变成大神。" “北票大三学生一天vlog。” 今天,如果你是一个看短视频的用户,看到这些文案,可能会有兴趣继续看下去,然后直接做出喜欢/收藏/评论 ...

互联网 1 2022-09-28
拼多多砍一刀代砍  怎么怼拼多多砍一刀

拼多多砍一刀代砍 怎么怼拼多多砍一刀

拼多多独立跨界平台终于出现在大家面前。 这个9月1日上线的平台叫穆特,官方解释是“团队向上,价格向下”。名字的由来对比国内拼多多“只争便宜”的广告词,让很多人觉得这个叫穆特的平台也有可能抄袭海外“拼团”“刀客”的游戏。但是,正如《后来》报道中提到 ...

互联网 1 2022-09-28
光头强开音乐会、狐璃璃秀夹子音,快手虚拟直播还有哪些新可能?

光头强开音乐会、狐璃璃秀夹子音,快手虚拟直播还有哪些新可能?

宇宙之风继续吹,虚拟直播正在成为直播行业发展的新内容方向。 9月初,知名动漫IP《熊出没》中的中心人物光头强、熊大、熊二在Aauto Quicker开了一场“Metacosmic音乐派对”。观看袁宇宙直播的人数超过2000万,直播账号@光头强官方账号上涨超过20万。 除了 ...

互联网 1 2022-09-28
东南亚淘金去哪个国家  从东南亚到欧美,淘金的正确姿势是什么?

东南亚淘金去哪个国家 从东南亚到欧美,淘金的正确姿势是什么?

在《抖音》系列的前几期报道中,我们先后讨论过抖音是什么,抖音网络名人有什么特点,抖音玩家包括主播、商家、服务商都面临着哪些机遇和挑战。

互联网 1 2022-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