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汽车起飞(小鹏汽车发展历程)

深度 | 2022-07-07| 19

写|零度

如果给Xpeng Motors定义一个高光时刻,这个时刻会指向哪一年?

也许不是产业资本寒冬上市的2020年,也不是何肖鹏最终退市挂Xpeng Motors印章的2017年,而是2021年。

2021年,Xpeng汽车全年交付汽车98,155辆,同比增长275%。两项数据均超过蔚来和理想,位居国内造车新势力之首。

但是一年前,小鹏还在新生力量中垫底。一年时间,Xpeng汽车获得了中国造车第一新生力量的称号。

毫无疑问,何肖鹏带着Xpeng汽车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到今年第一季度,Xpeng Motors在交付量方面仍然领先。

外界可以明显感知到,今年Xpeng Motors意气风发。它不仅增加了车型计划,还推出了海外2.0车型。势必会在国内新势力中占得先机,向海外市场发起实质性进攻。

但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伴随着权力至上的,是内外环境越来越大的压力。

深陷裁员“罗生门”

很多应届毕业生还记得去年那场喧嚣的校招大战。

当时,为了吸引应届毕业生的眼球,Xpeng Motors策划了一场以“探索者计划”为主题的校招发布会,并将这场发布会做成了一场跨界的微综艺《挑战新朋友》。奇帕表示,选手作为职场观察员受邀,Xpeng汽车董事长何作为一号候选人做了示范。

以此事件为起点,国内造车新势力拉开了抢人的大幕。为了吸引优秀人才,造车大军公司在薪资标准上并不吝啬。2021年电动车行业平均月薪同比直接增长21.6%至15367元。

Xpeng汽车公司在这个战场上打响了第一枪,同时,小鹏是去年抢劫人数最多的公司。

根据其官方数据,2020年Xpeng Motors的员工总数为5084人,但截至去年年底,其员工人数已经超过13900人,直接是李的三倍。

去年,“去造车新势力工作”几乎是所有应届大学生的梦想,但今年,梦想变成了噩梦。

问题的第一条线索是在2月份,各种求职软件显示学校招生爆料他们下岗了。

两个月后,在“理想话题”下,多名标注为Xpeng Motors员工的用户称,小鹏开始第二轮裁员,比例甚至高达30%。

Xpeng Motors第一时间予以否认,相关负责人对《财经天下》表示,这些都是不实消息,一些部门还在招人。

一时间,外界想不通到底是谁在说谎。

真实事件爆发于5月19日,微博热搜榜上出现了一个“Xpeng Motors消灭20多名应届毕业生”的话题,为小鹏裁员的事实打开了一个口子。

这20多名应届毕业生表示,小鹏违约的原因包括学校不适合,甚至有同学给媒体发短信。

明明和肖鹏两年前也说过,招聘毕业生要谨慎,尤其是品牌不够强大的时候,留住好的应届毕业生并不容易。

今年,Xpeng Motors给应届毕业生上了一堂残酷而冷漠的课。不仅初出茅庐的大学生,身经百战的老兵也难逃被裁的厄运。

Xpeng Motors的高管人事地震实际上从2021年就开始了,熊青云和黄鑫的离职就是那场地震的开始。

熊青云是品牌营销界的风云人物,她被称为“PG华人第一高管”。很多知名的宝洁品牌,比如玉兰油、佳洁士、舒肤佳等等,几乎都是她创造的。

离开PG后,熊青云转向互联网,成为JD.COM的一名高级副总裁。2017年,何肖鹏将他挖入自己的军队,成为Xpeng Motors的首席营销官。

去年,这个女人离开了小鹏。

黄鑫原本是Xpeng Motors自动驾驶的产品总监,自动驾驶人才稀缺是汽车行业的共识。在何的帐下,推动了和记忆泊车项目的落地,可以说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项目。

但去年,他也离开了Xpeng Motors,转身投入了蔚来李斌的怀抱,成为蔚来在国内自动驾驶布局的第三位高管。

到今年上半年,Xpeng Motors的人事地震感更加明显。

1月,UC时期的何肖鹏前将军陈涌海从高德地图跳槽到Xpeng Motors,扛起互联网中心的大旗。

这是小鹏的一级部门,有近1000名员工。陈涌海新官上任后,烧的第一件事就是组织调整和部门手术。

语音部负责人赵恒毅离职,物联网部负责人谭调到用户开发中心,生产设计负责人调到自动驾驶中心,互联网中心另一位副总裁黄荣海先调到用户开发中心负责营销,再成立数据情报中心担任负责人。

除了换岗,部门基层员工的加班压力也开始增大,工作时间成为重要的考核指标。

除了互联网中心,其他业务也在发生变化。小鹏负责海外市场的何立阳离职,下属也未能幸免,包括负责海外业务的营销副总经理张一博、原北区总经理兼高级销售总监张传进等,均已不在Xpeng Motors。

何今年表示,Xpeng Motors目前运营效率较低,要降本增效。很明显,裁员和内部调整人员成了降本增效的一把斧子,砍到了自己人身上。

从自信到不自信

不久前,何参加了网易新闻《致行者》第四期节目。在节目中,他表示如果有机会回去创业,他不会以自己的名字给产品命名。

在他看来,用自己的名字给产品命名,是一种责任,也是一种压力。责任会让人把事情做得更好,但是规模越大,压力越大。

但是三个月前,他肖鹏可不这么想。

当时他说起造车之初,就觉得“Xpeng Motors”这个名字特别土,和他个人绑在一起。企业做得不好就砸自己,做得不好就砸品牌。

现在他觉得做一个有自己名字的汽车品牌是一种责任感和自信。

不到三个月,自信变成了压力,而这种改变源于电动车供应链不可控,出海难。

深入汽车行业后,何发现汽车供应链很难做。汽车供应链有几万个零件,某一个零件可能会因为天气原因而延期。一个部分的延误会导致整个工厂无法开工,因为少了一个部分,工厂的某个部分就无法进行下去。

供应链的复杂性教会了何肖鹏很多东西。互联网创业初期,他说话直言不讳,直接表达自己的好恶。现在变成了他所说的到处结交新朋友,善待他人,就是为了收买对方的支持。

今年年初,全球都出现了芯片短缺,直接扼杀了汽车工业的命脉。此外,锂电池原材料的价格也在上涨。再加上上海疫情反复,Xpeng汽车受到很大影响。

从2月P5车型延迟交付导致黑猫平台车主集体投诉,到4月中旬,何在朋友圈呼吁上汽尽快想办法恢复生产,否则整车企业可能面临停产。

过去,Xpeng Motors布局了很多供应链,包括在广东和武汉拿地建厂,成立新能源投资公司。

从去年开始,何就开始联系多家电池厂商,想扩大在Xpeng Motors的合作伙伴,而不是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在这一多元化计划的实施过程中,甚至有传言称,何为了让Xpeng Motors引进ABC锂电池,与当代安培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曾玉群发生了激烈争吵。

何知道,Xpeng汽车的供应链带来的挑战比想象中的要长,现在这种影响已经直接蔓延到了Xpeng汽车的出海布局上。

3月,小鹏P5在丹麦、荷兰、挪威和瑞典正式开放预订,允许客户配置P5并支付预订押金。

然而,正是因为供应链的问题,小鹏P5才生而不死。现在已经暂停了旗下P5电动车在欧洲四国的预订,之前的订单无法按时交付。

出海可以说是他肖鹏的心头好。

早在2020年,Xpeng汽车就踏上了出海之路。当年9月,100台小鹏G3从广州新沙港起航,发往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挪威。这是Xpeng汽车在欧洲市场的第一笔订单,也被视为其正式航行的起点。

然而,后来小鹏的海外市场没有激起任何波澜。毕竟,面对竞争激烈的国内市场,小鹏很难腾出手来进行海外布局。

与第一次相比,今年小鹏提到的海外模式2.0明显加快了步伐,改变了模式。直销+授权的新零售模式引入欧洲市场,即线上平台和线下体验相结合,拓展海外市场。

小鹏的海外之行相当于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而不是去法国或者德国等有汽车工业基础的国家,而是迈出第一步,以北欧为重点。

从政策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好的举措。因为以欧洲为代表的国家为了完成碳减排目标,加大了对新能源汽车的支持力度,电动汽车的市场需求仍在上升。

何肖鹏甚至提出了一个计划,未来在海外市场销售其一半的汽车。

但从竞争环境来看,小鹏的出海之路并不轻松。不仅直营店成本太高,欧盟和中国的交通法规和路况也不一样,他们的自动驾驶数据也无法直接应用到欧洲市场。

此外,在海外市场,Xpeng Motors的供应链并不完善。没有一个能够快速响应的完善的供应链,Xpeng Motors就无法更好地了解当地消费者的需求,并给予及时的响应。

不久前,有知情人向界面新闻透露,小鹏的出海业务非常艰难,出海业务团队相关核心人员的离职是一个很好的侧面说明。

何的活招牌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Xpeng汽车都需要与包括蔚来、理想在内的造车新势力以及吉利、比亚迪等传统车企角力。

里里外外,要想赢,要想出名,都需要钱,但问题是,Xpeng Motors目前并不赚钱。

根据Xpeng Motors的财报数据,2018年至2020年,Xpeng Motors的亏损总额高达127亿元。仅在Q1,小鹏的亏损进一步扩大,同比增长116.2%至17亿元。

卖的多,亏的多,成了Xpeng汽车的一大特色。成为“威小立”车企中2021年净亏损最高的,平均每卖一辆车亏损6万左右。

为了赢得电动车市场,他肖鹏是舍得花钱的。比如在Xpeng汽车的销售网络铺设,2018年,Xpeng汽车的销售门店只有8家,而到了2021年,这个数字变成了357家,同比增长123.1%。

由于支出巨大,Xpeng Motors的现金流主要来自股权融资,大多数投资者在老板是何的前提下投资并看好。

互联网创立了UC,然后以40亿美元的高价卖给了阿里,创下了当时国内最高的互联网MA案。实现了财富的自由后,它投资造车,最后,它干脆就去造车了。

这个流传至今的故事,成了何的名片。从他跨界造车的那一刻起,互联网圈和汽车圈的人都在看着他。

雷军劝何不要造车,但雷军被他说服了。后来雷军不仅在Xpeng汽车上市时给了何一块金砖,小米也表示要造车。

很多阿里高管都不看好造车。后来2017年何肖鹏离开阿里告别蔡崇信和逍遥子时,对方表现出了投资的兴趣。

蔡崇信曾公开表示:“我追了小鹏十年,2008年我们投资了UC。我相信通过这笔投资,我们会继续追求小鹏10年、20年。”

经纬创投合伙人万浩基也表示,他肖鹏是新能源汽车的CEO,这是一个高风险的赛道,让投资人睡得最好。

到目前为止,Xpeng Motors的CEO依然是何,也没变。然而,在年度亏损和亏损逐渐扩大的阴霾下,一些投资机构开始表现出不情愿。

6月22日,Xpeng Motors被摩根大通持有302.08万股。减持后,摩根大通对Xpeng Motors持有的好仓比例从5.195%降至4.96%。

早在今年一季度,高轩就清仓了66.55万股Xpeng Motors股票,而林静资产去年原本持有21.8万股Xpeng Motors股票,这些股票今年直接消失了。

然而,何已经为资本市场写下了又一个值得投资的精彩故事。

如果小鹏商业地图的当前篇章仍停留在智能电动汽车上,那么下一个篇章将是飞行汽车。Xpeng Motors已经研究飞行汽车8年了。

何肖鹏喜欢科幻电影,也喜欢科幻小说。他希望飞行汽车在未来照进现实。在去年的科技日,他立下了一面旗帜:到2024年实现飞行汽车的量产,价格要控制在100万以内。

许多人认为他疯了,但他肖鹏非常认真。6月9日,他亲自展示了一辆速度为5m/s、飞行高度为20m的飞行汽车。他知道很多人不相信会飞的汽车可以制造出来,但他希望每个人都再给小鹏几年时间。

飞行汽车有市场吗?也许有。

金融公司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早在2018年就预测,到2040年,全球城市空交通市场规模将达到1.5万亿美元。

然而,马斯克经常给飞行汽车泼冷水:“我对飞行物体没有任何偏见,但飞行汽车的概念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它会很吵,而且它永远不会帮助你减少交通焦虑。试想一下,虽然我们现在很担心交通拥堵,但是如果很多车从你头上飞过,你肯定会想,这些轮子是不是被拧紧了?它们会掉下来砸碎我的头吗?这一定不是减少你焦虑的方法。”

梦想总是美好的,但梦想可能到来却总是遥遥无期。相对于别人的不相信,最大的疑问可能是Xpeng Motors什么时候才能停止亏损,实现盈利。

飞行的投资是巨大的。如果没有稳定健康的摇钱树,一切都是空空谈。

End

当他肖鹏第一次进入汽车行业时,有人告诉他,做汽车是一种后悔的哲学。他当时没当回事,现在想想,我觉得这个人说的很有道理。

造车之后,何肖鹏失去了一些爱好,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兴趣发生了变化,而是巨大的工作压力造成的时间压缩。

例如,他过去喜欢美食。为了缓解压力,他可以开车去一个地方很长时间,只是为了吃一顿饭。但不是现在,因为他负担不起来回路上的时间成本。

也许何肖鹏现在并不后悔,但小鹏汽车面临的竞争压力仍然很大。

尤其是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蔚来、小鹏、零跑、哪吒、蓝兔、知己、天际、星程等众多竞争对手都在抢夺这个市场。

面对蔚来和Ideality已经发布了第二季度的新品ES7和L9,何肖鹏直接在社交平台安抚民众,宣称小鹏G9即将到来。

如今,从单车利润和单店利润来看,李已经接近盈亏平衡,而还远远没有达到。何更是直接夸口小鹏G9“将是50万以内最好的SUV”。

但这种令人敬畏的力量能否实现,还得看小鹏G9真正上市后的真面目。

标签:, ,

相关推荐

万一幅画,买完就烧!是什么新潮流吗?

万一幅画,买完就烧!是什么新潮流吗?

如果现在给你一幅世界著名艺术家的杰作,你会选择:可以触摸的实体版本,但维护起来很麻烦,并且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老化。或者:一个只以代码形式保存,却永远不会老化,永远绑定你的数字版?最近,艺术家达明安·赫斯特发起了一个新项目来抛出这个问题 ...

深度 4 2022-08-10
比特币大崩盘,50万人遭血洗!史上最大骗局即将终结?  比特币正进入技术性熊市

比特币大崩盘,50万人遭血洗!史上最大骗局即将终结? 比特币正进入技术性熊市

记者/徐慈浩比特币价格下跌的传导效应持续蔓延。今年以来,多家矿机概念股股价暴跌超过50%,甚至部分企业市值缩水近90%。日前,中国证券交易所“比特矿业”收到退市警告,原因是连续30个交易日平均收盘价低于每股1美元。此前,亿邦国际也因为同样的原因收到 ...

深度 5 2022-08-10
矿老板销毁显卡  矿主收显卡

矿老板销毁显卡 矿主收显卡

两年前的虚拟货币挖矿热,大家应该还记忆犹新。被无数游戏玩家呵护和喜爱的显卡,被矿工叔叔高价买来换取自由,被囚禁在矿山工作。去年5月,部分显卡价格直接到了原价的3倍。原价不到3000元的RTX 3060Ti,市场要价近万元。你觉得很离谱吗?在矿潮,安装需 ...

深度 4 2022-08-10
特斯拉为新车置换老客户提供半价购买等福利服务  特斯拉旧车置换政策

特斯拉为新车置换老客户提供半价购买等福利服务 特斯拉旧车置换政策

DoNews8月9日消息(邵晨)根据@Ray4Tesla上月底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截图,特斯拉针对中国市场推出了久违的新车购买福利。即日起至9月30日,凡通过官方渠道成功置换新款Model S、Model 3、Model X、Model Y的老车主,均可享受半价购买FSD(省内3.2万元),赠送1 ...

深度 5 2022-08-10
山东:年行政事业单位将全部采购新能源汽车项目  山东:年行政事业单位将全部采购新能源汽车设备

山东:年行政事业单位将全部采购新能源汽车项目 山东:年行政事业单位将全部采购新能源汽车设备

据大众日报报道,近日,山东省机关事务管理局、省财政厅联合印发《关于加快全省行政事业单位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到2025年,除特殊工作要求外,新能源汽车采购占比达到100%。同步推进新能源汽车充换电基础设施建设,科 ...

深度 4 2022-08-10
特斯拉有几个安全气囊  特斯拉model y安全气囊

特斯拉有几个安全气囊 特斯拉model y安全气囊

凤凰科技讯8月9日消息,为进一步提高产品安全性,特斯拉将为所有特斯拉中国制造的Model Y安装“远端安全气囊”,可大大降低头部受伤风险。特斯拉此举参考了世界先进的安全系统和标准。2020年,欧盟新车安全评价协会(Euro NCAP)首次将“远端乘员安全”加入评价 ...

深度 2 2022-08-10
滴滴司机未佩戴口罩平台将会采取哪些处罚措施  滴滴车主口罩检测会在什么时间触发

滴滴司机未佩戴口罩平台将会采取哪些处罚措施 滴滴车主口罩检测会在什么时间触发

天检App显示,近日,北京地机无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申请的“基于人机交互的佩戴指定区块的测试方法及相关装置”专利公开。总结显示,该应用的检测方法包括:接收服务器发送的指定避难所的检测请求,生成检测向导界面;响应于检测向导界面的操作,驾驶员的面部 ...

深度 3 2022-08-10
北汽蓝谷资金流向  北汽蓝谷汽车销量

北汽蓝谷资金流向 北汽蓝谷汽车销量

原标题:北汽蓝谷虚假繁荣:三场摇滚演唱会40亿流量换来月销3000记者严立婷编辑高8月5日,继崔健、罗大佑线上演唱会之后,极狐汽车再次推出摇滚演唱会。这场音乐会聚集了来自黑豹乐队、唐朝乐队、新裤子等知名摇滚乐队和音乐人。和前两场演唱会一样,极狐汽 ...

深度 3 2022-08-10
货源混乱、倒爷离场跌了千亿的泡泡玛特难自救

货源混乱、倒爷离场跌了千亿的泡泡玛特难自救

曾经,在POP MART转卖“宝贝”是一笔不错的生意。但随着POP MART的盲IP盒子和玩偶越来越多,玩家市场饱和,POP MART产品在二级市场打折严重,转售POP MART的生意自然不再火爆。“以前一个赚1000,现在200都难赚了,甚至还有赔钱的风险。”李政告诉鞭牛士。此 ...

深度 2 2022-08-10
出尔反尔,印度再次不讲“武德”!  印度人不讲武德

出尔反尔,印度再次不讲“武德”! 印度人不讲武德

2014年,印度政府表了个态:印度有人口有市场,欢迎更多中国公司来印度发展。印度总理莫迪更是在一次演讲中说,要让印度变成一个容易做生意的地方。但仅仅过了七年,印度就又变了脸。vivo不是孤例2022年7月5日,印有“Love India,Love vivo”的电梯门突然 ...

深度 3 2022-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