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徒手攀岩》 徒手攀岩纪录片视听语言

互联网 | 2022-09-04| 10
电影《徒手攀岩》  徒手攀岩纪录片视听语言

乔纳森工作室与谷歌、脸书、BBC、红牛等公司有合作。工作室擅长在极限运动和艰苦的自然环境中拍摄,制作惊险刺激的内容。乔纳森自己说,虽然他是在拍摄徒手攀登几千英尺的悬崖,但他的最终目标是“让观众感到舒服”。

这是New Sound Pro的“VR Creator”系列的第一篇文章

从元宇宙开始,VR的重要性就越来越明显。然而,与VR头显销量快速增长相反的是,国内VR内容生态还极其不成熟,精品VR内容匮乏。

为此,联合国内头部VR内容平台“新声Pro”VeeR与“VR创作者”展开了一系列对话。我们将与海外优秀的VR内容创作者进行对话,深入了解他们的内容制作方式、剧情设计、实现模式等。,并以视频加文字的形式呈现出来,希望能给国内从业者带来一些启发。

我们第一个对话的是乔纳森·格里菲斯,《独奏者》的导演兼制片人。

在法国夏蒙尼长大的乔纳森是世界顶级的山地摄影师、记者、作家和VR导演。他一生都在爬山,尽力记录山、高原、悬崖、绝壁的美。他的两部VR纪录片《珠穆朗玛峰VR》和《独行者》获得了众多好评。《裸露的登山者》获得2022年戛纳电影节XR沉浸影像单元最佳VR叙事奖。

乔纳森与谷歌,脸书,英国广播公司,红牛和其他公司合作。工作室擅长在极限运动和艰苦的自然环境中拍摄,制作惊险刺激的内容。乔纳森自己说,虽然他是在拍摄徒手攀登几千英尺的悬崖,但他的最终目标是“让观众感到舒服”。

以下为新声Pro(微信微信官方账号ID:xingsheng-Pro)与乔纳森·格里菲斯的对话节选:

制作

新声Pro:为什么选择3D VR全景拍摄技术拍纪录片?

乔纳森:用3D VR全景相机拍摄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创新。以前是数码相机。原因很简单,3D永远比2D好。因为人是视觉动物,我们生活的世界是3D的。传统的2D屏幕,无论效果有多逼真,画质有多高清,你的潜意识都会告诉你这是假的。

我很喜欢攀岩,也一直在努力记录山、高原、悬崖、绝壁的美。我写过文字,用2D相机拍过照,记录过,但没有一部作品真实地还原了我爬山时看到的壮丽景色和真实感受。

后来我发现,用3D VR全景相机,可以360°拍摄风景和人物,它们会以3D呈现。与传统的2D内容相比,3D内容更能欺骗大脑,产生身临其境的错觉,这就是所谓的沉浸感,所以我觉得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New Sound Pro:新技术的使用是否会增加拍摄难度?

乔纳森:当然,我要在拍摄过程中全程跟随亚历克斯·奥诺德(Soloist的主角)攀岩,然后用3D摄像机记录下他的精彩瞬间,这意味着我需要携带镜头、支架、相机,以及攀岩锤、手套、护目镜等攀岩工具。所以我背包的重量一般都超过15kg。

我们选取的阿尔卑斯山有几千英尺高,山顶终年积雪,气候寒冷,拍摄过程确实很艰难。我有时会回忆起年轻时,我拿着一架佳能5D全画幅相机,一边爬山一边拍摄。当时觉得太重了,以后得换个轻装备。但是回过头来看,有点可笑。我现在用得更重了。

新语音Pro:具体是怎么做的?你既是攀岩者又是摄影师?

乔纳森:还是多年经验的积累。我去过北美的阿拉斯加山脉,经历过南美的巴塔哥尼亚,爬过亚洲的喜马拉雅山,现在又去了欧洲的阿尔卑斯山。可以说我一辈子都在攀岩,所以攀岩对我来说不是挑战。

我也是一名摄影师。我的团队与谷歌、脸书、BBC、土耳其航空空、红牛等公司合作,环游世界拍摄雪山、落基山、悬崖等不同的自然环境,所以我们擅长在恶劣环境下拍摄。

新声Pro:所以过去的经历给了你很大的帮助。会遇到什么新的困难?

乔纳森:太多了。事实上,VR拍摄与2D相机拍摄完全不同。最明显的区别就是,你可以随时用相机跟随着传统的纪录片,然后剪辑成电影。但如果要拍摄VR内容,由于设备稳定性、头显容量、图像体积等问题,每个场景只能拍摄5个左右。,而且很难再出手了。

而想要还原最真实的攀爬场景,就需要尽可能多的拍摄场景,所以过去的经验是不行的。

新声Pro:作为足迹遍布各大洲的登山者,为什么这次选择了阿尔卑斯山?

乔纳森:首先,因为我住在这里(笑)。其次,和Alex沟通后,我发现他在爬完约塞米蒂国家公园的酋长岩后,一直在寻找更大更陡的山。

然后,你知道,这是阿尔卑斯山!徒手爬阿尔卑斯山真的很爽。所以我们可以说我们合得来。

新声Pro:在复杂多变的山地环境下,每个场景只能拍5个镜头。需要提前很长时间规划吗?

Jonathan:有意思的是,我平时不会计划太多,有时候摄影真的是“少即是多”。摄影师在平地上拍几百个镜头的时候,很容易懈怠,造成很多没用的镜头,给后期剪辑带来困难。

但当你背着15公斤以上的拍摄器材,顶着阿尔卑斯山刺骨的寒风爬上几千英尺的悬崖时,你发现每个场景只能拍5个镜头。你根本不考虑容错率,你只考虑如何拍出5张完美的图像。

新声Pro:有什么特别的拍摄技巧可以提高效率吗?比如拍摄角度,灯光,景深。

Jonathan:首先当然要对山有更深入的了解,这有助于选景。如果能拍下那些无法接近的场景,那最好不过了。其次,注意FOV的使用,因为我们在攀登高大高耸的山峰,而FOV可以提供更广阔的镜头感。而且尽量不要跳过场景,因为VR只是在空之间切换。过于频繁的切换场景,不仅会让观众跳出故事,还会导致眩晕。

至于阳光、雪、雾等气候因素,在山里确实很难控制,所以我的建议是一有光照条件就拍。

新声Pro:独奏家的整个制作周期是多久?

乔纳森:快两年半了,因为疫情有所延迟。但是在疫情期间,我们做了很多准备工作,思路变得更加清晰,比如哪些场景一定要拍,故事要以什么样的节奏讲。所以正式开始的时候,整个过程很顺利。

舒适度

新声Pro:独唱者获得今年戛纳电影节XR沉浸影像单元“最佳VR叙事奖”。你之前的作品《珠穆朗玛峰的生与死》也广受好评。有什么可以分享的?

乔纳森:我觉得还是让观众感觉舒服一点比较好,从视觉到听觉到大脑。

新声Pro:独唱者讲述了男主Alex徒手攀登阿尔卑斯山的故事。这感觉更像是一次冒险。怎么才能让观众觉得舒服?

乔纳森:我觉得“舒适”可以从几个方面来理解。

首先,大部分人喜欢山,阿尔卑斯山一年四季都是度假胜地。毫无疑问,用VR镜头360°展现阿尔卑斯山的山川雪景,能让人感觉很舒服。

其次,就像纪录片的名字一样(独唱者也代表一个人),镜头里永远只有亚历克斯一个人在爬。一个孤独的人爬上高耸的山峰,周围是雪和寂静。观众很容易进入平静的状态,甚至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

我让独奏者看起来更接近现实。比如我没有在里面加画外音和背景音。如果我想呈现紧张刺激的效果,只需要在一些惊心动魄的场景中加入刺激的音乐。对我来说不难,但是我不想做。因为这是一部关于攀岩的VR纪录片,不是好莱坞大片,我不希望内容的高潮破坏观众的平静感和舒适感。

新声Pro:在内容时长和剧情设计上将如何体现“舒适度”?

乔纳森:这是个好问题。一开始其实是想做一个比较长的内容,一集差不多要一个小时。但是VR头显太重了,谁也不愿意头上长时间戴个塑料盒,所以我把每集时长限制在半小时。一共两集,也是让观众感到舒服的一种方式。

剧情设计还是偏纪录片逻辑的。我没有设计很多惊心动魄的情节,而是实实在在地记录了亚历克斯在阿尔卑斯山的攀登状态。通过VR镜头,观众与他产生了某种联系,像是一起攀爬,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虚拟现实。

新生Pro:提起VR头显就难受。硬件技术的不完备会影响你的内容创作吗?

乔纳森:显然,会有影响。实际上,我与Oculus的硬件部门密切合作,从创作者的角度给他们提出改进设备的建议。但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Oculus愿意长期投入。此外,苹果也在研发MR设备,硬件市场很可能在未来几年迎来巨变。

至于内容创作,我认为虚拟现实将永远改变我们讲故事的方式。对我来说,做传统内容真的很无聊。人既没有存在感,也没有互动。我希望在未来的某个时刻,VR硬件可以让我们制作互动电影,这听起来很疯狂。我不知道我们应该如何为此安排叙事,但这是前进的方向。

市场

新声Pro:无论是未来的技术进步,还是保持VR内容输出,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乔纳森:是的,你可以看到扎克伯格对VR和元宇宙的深度投入,元的现实实验室每年都要投入数百亿美元。元宇宙是一个万亿美元的市场。Meta想成为it的领军企业,当然需要持续投入。

跑题了,苹果的思路不一样。其实他们并不擅长“发明”。苹果往往会等待一个全新的产品进入市场,被消费者认可后,再生一个更好的产品来占领市场。iPhone不是世界上第一款智能手机,但却是最畅销的。

新声Pro:从大公司回到你个人,创作VR内容需要更高的资金投入。你是怎么提供的?你的现金流模式是什么?

乔纳森:这是个真题,可以分为三类。

首先,我的工作室将与谷歌、脸书、BBC、土耳其航空空和红牛等公司合作,帮助他们在世界各地拍摄图像。当然不一定是VR内容,但是可以盈利。

第二种是和Oculus这样的平台合作,把内容放到他们的平台上。如前所述,Meta每年投资数百亿美元,不仅用于硬件研发,还用于构建内容生态系统。所以我真的要感谢Meta。他们给了我这样的内容创作者很多支持,比如资金、曝光、技术等等。他们也真的在帮我赚钱。

三是让你的内容更“知名”。比如参加戛纳电影节,获奖后知名度会提高,更容易变现。

新生Pro:会考虑中国市场吗?中国对VR的热情很高,但是高质量的VR内容并不多。

乔纳森:当然,我会考虑的。其实我已经在谈和中国VR内容平台的合作了。比如你可以在VeeR平台上免费看独唱。也希望以后能和更多的中国公司合作。

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享受真正的攀岩运动。和爬山打网球不一样。当你去球场时,你可以不准备就打网球。攀岩对设备和专业性要求更高,也更危险。没有多年的训练,你很难徒手爬上千山万水。通过VR,你可以用最低的成本体验攀岩的乐趣,说不定你也会成为一名攀岩者。

新声Pro:最后,既然你也提到了元宇宙,你认为VR内容和元宇宙的关系是什么?

乔纳森:其实欧洲很多公司都在进入超宇宙,我身边很多朋友都在说你的机会来了,但我总会回答。去你妈的,不就是我一直在做的VR内容吗?不管你怎么形容,用VR记录真实的高山、攀岩、自然,让观众感到舒服,才是我想做的。

标签:, ,

相关推荐

贵妇堆里“捡垃圾”:小镇女孩在小红书学习薅羊毛

贵妇堆里“捡垃圾”:小镇女孩在小红书学习薅羊毛

你不懂羊毛的快乐 小红书是一个很神奇的平台,能让人在刷首页的时候觉得自己不过是隔着屏幕的一顶积满灰尘的旧帽子。 所以在成为高级用户之前,高杉会每隔15分钟休息一次,刷刷主页。 有钱人聚集的氛围让她感到压抑,胸闷,自我怀疑。为什么有人16岁就开 ...

互联网 1 2022-09-28
抖音新业务  抖音内容生产

抖音新业务 抖音内容生产

拓展A3人群,就是以新的内容为媒介,以更直接的方式深度种草,提高内容到交易、种草到除草、公有领域到私有领域的效率,即从A3到A4/A5的转换效率。

互联网 1 2022-09-28
“总有神助”贾跃亭

“总有神助”贾跃亭

每当我觉得FF快不行了,就又融资了。 “拨乱反正,重回正轨,是FF的又一个重大转折点”,贾跃亭在社交平台分享了重新掌控FF的消息。 要说威马CEO被12亿年薪略显委屈,贾跃亭始终意气风发,略显激动。 当地时间9月26日,法拉第未来宣布,董事会终于完成重组 ...

互联网 1 2022-09-28
寒冬下的大厂广告:站装矜持,拼多多放大招

寒冬下的大厂广告:站装矜持,拼多多放大招

寒意可以说是2022年上半年互联网广告市场的真实写照。 “目前中国市场的广告预算相对较低。受疫情影响,一些城市实施了管控,很多品牌降低了广告预算。”小米集团副总裁林世伟在最近一个季度的电话会议上这样分析。 无独有偶,在2022Q1电话会议中,a auto q ...

互联网 1 2022-09-28
【月】美妆爆文拆解,万赞藏量

【月】美妆爆文拆解,万赞藏量

│前言│ 以”美白“功效为主要诉求的功效型护肤品越来越多,加上国人脆弱易黑的肌肤特征,让美白成为用户的日常习惯。 随着用户的美白理念的认知日渐成熟,在内容策略上就需要从多方角度来建立用户认知与渗透,来对应日渐精细化的美白产品。 今天给大家拆解 ...

互联网 1 2022-09-28
彩妆带货话术  口红直播带货话术

彩妆带货话术 口红直播带货话术

《蝉妈妈2021年Tik Tok生活电商分析报告》显示,美妆护肤已经成为2021年全平台销量最高的五大品类之一。

互联网 1 2022-09-28
你的人设,可以构建出几种流量密码?

你的人设,可以构建出几种流量密码?

你刷短视频APP的时候,有没有刷到类似的文案: “这三个动作做对了,你也可以变美。" “只需五步,你就能从小白变成大神。" “北票大三学生一天vlog。” 今天,如果你是一个看短视频的用户,看到这些文案,可能会有兴趣继续看下去,然后直接做出喜欢/收藏/评论 ...

互联网 1 2022-09-28
拼多多砍一刀代砍  怎么怼拼多多砍一刀

拼多多砍一刀代砍 怎么怼拼多多砍一刀

拼多多独立跨界平台终于出现在大家面前。 这个9月1日上线的平台叫穆特,官方解释是“团队向上,价格向下”。名字的由来对比国内拼多多“只争便宜”的广告词,让很多人觉得这个叫穆特的平台也有可能抄袭海外“拼团”“刀客”的游戏。但是,正如《后来》报道中提到 ...

互联网 1 2022-09-28
光头强开音乐会、狐璃璃秀夹子音,快手虚拟直播还有哪些新可能?

光头强开音乐会、狐璃璃秀夹子音,快手虚拟直播还有哪些新可能?

宇宙之风继续吹,虚拟直播正在成为直播行业发展的新内容方向。 9月初,知名动漫IP《熊出没》中的中心人物光头强、熊大、熊二在Aauto Quicker开了一场“Metacosmic音乐派对”。观看袁宇宙直播的人数超过2000万,直播账号@光头强官方账号上涨超过20万。 除了 ...

互联网 1 2022-09-28
东南亚淘金去哪个国家  从东南亚到欧美,淘金的正确姿势是什么?

东南亚淘金去哪个国家 从东南亚到欧美,淘金的正确姿势是什么?

在《抖音》系列的前几期报道中,我们先后讨论过抖音是什么,抖音网络名人有什么特点,抖音玩家包括主播、商家、服务商都面临着哪些机遇和挑战。

互联网 1 2022-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