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中关村参加了一场小时速成的活动英语 我在中关村参加了一场小时速成的活动英文

深度 | 2022-08-25 09:47:57| 20
我在中关村参加了一场小时速成的活动英语  我在中关村参加了一场小时速成的活动英文

我是Web3世界的小白。准确点,我是一个在移动互联网世界还步履维艰的小白。

比如因为搞不懂“双11”的规则,我26年的人生中还没参与过电商大促;又比如几个月前,我开了QQ音乐会员,才发现想听的歌是另付费的数字专辑,愤而把二者一起放弃;一周前,我还卸载了抖音和小红书。

我是被推进Web3的世界中的。

几天前,老板向我推荐了一家Web3咖啡店,笑眯眯地告诉我,去喝杯咖啡吧,顺便跟踪下科技行业的动态。

在一个周末,我闯入了陌生的世界,并感受了自己的判若两人——前两个小时,我生涩得像个雏儿,努力试图听懂现场中英交杂的语言,后两个小时,我不仅在活动中激情发表了个人看法,还开始在线向场外朋友进行“权威”科普。

成长,往往就在一瞬间。

01

入场

老板推荐的那家咖啡馆,位于中关村。

当我在高德地图输入咖啡店的名字:“Meta Space”(中文翻译为元空间),看到定位时,就预料到了事情的不简单。比如,身在朝阳的我,要打车一小时才能喝到 Web3 世界的咖啡。以及,那家咖啡店,或许能代表某种热烈和希望的延续。

中关村与科技互联网的关系紧密。80年代的科技人员下海潮,走出了柳传志和联想。90年代,瀛海威在中关村的街头竖起硕大的广告牌,“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向北1500米”,个人冲浪时代就此开启。

当然,对于“95后”的我,关于中关村的最近的故事,还得是2014年兴起的那波互联网创业潮。

在中关村,紧邻“海淀图书城”的一条步行街改名为“创业大街”,200米的街道上挤进了近10家创业咖啡店,纷纷效仿2011年就在这里开业的创业主题咖啡馆前辈:车库咖啡和3w咖啡。

中关村的咖啡具备一种魔力。

与附近图书城的安静不同,那几年,创业者总聚在咖啡桌边,激烈谈论着自己的创业项目,有时只是在咖啡馆说出自己的需求,一个小时内便会有人或团队前来聊合作。为此,车库咖啡的创始人苏菂特意将店铺地址选在了二楼,以便隔绝无意闯入的情侣。

但属于创业大街的热闹没能一直持续。后来,大厂们搬去了更靠北的后厂村,创业者们要么搬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要么消散在了大大小小的格子间里。中关村的辉煌,成为用来激励后人的往事。

Web3的风潮,似乎又把人们聚拢在了中关村。

不过,当出租车在那个周末的中午把我带到 Meta Space咖啡馆门口时,我的内心是充满疑虑的,那是荷清路上的一栋公寓底商的临街铺面,左右“邻居”分别是爱玛电动车和链家门店,充满浓浓的生活气息。

我查了下,这里距离中关村创业大街有3公里。这是段不远不近的距离,打车只是起步价,步行要微微出汗。正如Meta Space中,Web3世界与昔日创业大街若即若离的关系。

曾经属于创业大街咖啡馆的热烈氛围,倒是在这里被复制了。

还没进门,我便听到一连串的英文从里面飘出来。那是一位外国友人正在用英文向同伴激情描绘Web3广阔世界,大有可为。

只是,受制于有限的英文水平,不少专业性较强的句子我并没听懂,只能从零星的几个词语中猜测大致内容。我颇为心虚地向同事发去微信:贫瘠的英文水平限制了本次观察。

我是惶恐的。参加活动前,我紧急学习了几天关于Web3的知识,结果还是迷失在Dao、NFT、Token等一系列的名词解释中。直到坐上出租车之前,我都无法用自己的语言去解释“Web3是什么”。

现在,我要硬着头皮走进去了。

热情扑面而来。按照疫情防控要求,店门口自然是有张扫码测温的桌子,只是,这里并排贴着两张二维码,一个是北京健康宝,另一个是咖啡店老板的微信。任何进入咖啡店的人,都可以添加他,开启微信聊天。

不过,聊天实际发生得要更早。

我还没来得及关上北京健康宝的界面,老板已经迎上前来热情接待,顺便询问我的来访目的。

“来参加活动的。”我努力掩饰自己的心虚。事实上,我只知道这里每周都会举办活动,至于活动内容和主办方是谁,一概不知。

我“混”了过去。

老板告诉我,活动主办方大概要两点多才能来,先等等。那边都是等待的人。我顺着望过去,大约十位顾客散坐在位置上,但只有约一半的人面前摆着咖啡。后来,我又看到不少人自带矿泉水来参加活动,原来,Web3 也有挺真实的一面,他们也会计较一场活动的参与成本,就像我们这些生活在Web1和Web2世界的人一样。

02

熟络

作为东道主的咖啡店老板,全程礼貌热情。

为了照顾我与他明显的身高差,他会在交谈时保持身子微弓,头也略垂,既保证了双方目光的平视,也有助于轻声交谈不至打扰到别人。交流全程,他完全没有暗示点单。

醉翁之意不在酒。

任何一家创业主题咖啡店的老板,都不会认为自己是餐饮行业从业者。多年前,车库咖啡创始人苏菂曾表示,自己卖咖啡,略亏或者持平就是很好的结果。自然,咖啡味道如何,也不必太过在意。他们要做的是创业孵化。除了3w咖啡创始人,许单单的另一个身份是拉勾网的创始人。在创立3w时,他拿到了徐小平、沈南鹏等180位互联网投资人和高管在内的种子资金。

Meta Space 显然也是类似的路子。

官方介绍中这样写道:致力于Web3的行业发展,通过种子投资、路演、交流为进入下一代互联网的你提供充分的平台。

距离活动开始10分钟左右,入场的人陆续多了起来。有看起来就稚嫩的大学生、满脸沉稳的中年人,甚至包括头发花白的老头以及戴着眼镜看手机的阿姨。

我显然错了。

“你是群里的谁?”所有人都在用这句话打招呼,原来是网友见面会。在自曝身份的寒暄中,我听到了有人是还没毕业的学生、有人是从大厂出来创业的80后,还有位产品经理,为了这场活动,他特意从无锡赶来。

至于那两位老人,他们推门而入后,没有自我介绍,但冲在场的不少人都微微点头致意,看得出来在群内地位不低。

阿姨坐在我身边,掏出手机玩起了“开心消消乐”,顺便还问了我一句,“你是群里的谁?”我只敢模糊回答:“我临时决定来的。”阿姨点点头,继续低头消消乐。

我想起办公室里讨论过的话题。在北京,永远都不要低估一位样貌普通的老人。据说前几年互联网金融、区块链火热的时候,线下活动里也总有老人出没。这座城市里,可能生活着许多热爱学习的老年人。

为了掩盖心虚,我走到前台,用点单来错过这场自曝身份的寒暄。

扫码进入菜单后,我发现这里除了咖啡,还供应着几十种洋酒和啤酒。显然,这是一家早 C 晚 A 的店。而从极其公道的定价来看,它应该不是靠流水挣钱:咖啡种类不多,大多是美式、拿铁、摩卡类的基本款,最贵的是花魁,55块/壶,最便宜的是意式浓缩,18块/杯。

点完咖啡,我很快体验了创业咖啡馆的另一个特点:位置紧俏。因为一杯22元的美式咖啡,让我失去了“消消乐”阿姨身边的那个位置。

03

答案

占据我位置的是一位中年男性,我在他身后站了足足一分钟,他完全没有发现。

他正沉浸在和身边女孩的交流中,“现在市场太多假消息了,一不留神就得上当。”女孩点点头附和道,是啊是啊,我们加个微信以后多交流。

最终,两人扫码,约定日后有钱一起赚,一场结盟就此达成。

活动开始了。主持人叫 Firth,自我介绍是MarsDao创始人。在Web3的世界中,Dao被看作是去中心化的组织,最大的特点是反脆弱性,典型的例子是即便Dao的创立者消失,依然可以维持Dao的正常运行。这是一个类乌托邦式的未来,MarsDao正在试图组建一个这样的组织,听起来浪漫而宏大。

DAO和Company组织特点的对比

Firth 依次介绍起活动嘉宾,有技术大神、资深产品经理以及众多Web3里的先锋。每个人都有名有姓,弄得我又紧张起来,生怕他冲着我问一句:你是谁啊?

好在,介绍完几位“重点嘉宾”,他便进入了下一环节。

“大家能坐在这里,已经是经过筛选的。”

“我们已经在Twitter Space聊过,大部分人还在核心群里,才能参加这次活动。”(嗯,我不是,我没有。我更心虚了。)

他还介绍了当天活动的三块内容:

Dao的治理协助工具

Web3世界的MCN

Web3的教育(后来我听明白了,就是知识付费)

由于有人需要提前离场,原本放在第一部分的知识付费被提到了最开头——这是最快且最直接的变现方式。果然,就像偶像剧习惯先拍吻戏让演员熟络起来一样,关于钱的话题,也是最能让活动现场热烈起来的。

如何在国内开设课程赚钱,所有人开始围绕这个话题,热烈争辩起来。

“我们应该打造一个系统性学习的环境,避免碎片学习导致的一知半解,目前国内大量的人还没有对Web3有完整的概念。”一位参与者提出。虽然我不懂,但我怀疑他其实也不懂。

有人提到了两个关于Web3的抖音账号,元宇宙公主和韭菜日记,他们的共同点都是粉丝黏性高和起号时间短。但现场关于他们的意见并不统一。

旁听他们争论的同时,我找到了两个账号,两个科普碎片化基础知识的账号,以吸引流量为主。

元宇宙公主内容截图

第一次冷场来得猝不及防。

“我问一个比较菜鸟的问题啊,这个知识付费的课程要卖给谁呢,以及学了这个课程能为人带来什么实用的价值吗?”一位头发花白的中年男性,拿起话筒提问,他眉毛微皱,眼中充满不解。据说,他曾是一位“大神”,因为在Twitter Space听到了MarsDao的内容而赶来。

现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刚刚热烈讨论的人们彼此对视,很快又转移了目光,那是无法回答的表现。

几十秒后,一个女孩回答:“国内很多人还不知道如何建钱包、加入Dao,这些都可以成为系统性学习的过程。”

又是一阵沉默。

我拿出手机,开始谷歌如何建立Web3钱包。一个名叫小狐狸钱包的软件跳了出来,根据指引我可以跳转以太坊建立钱包。

我懂了,Web3的第一道门槛原来是拥有一个好用的VPN。摸到门路的我挺直了腰板,可以双目直视每一个发言者,并不断通过点头微笑或是皱眉回应等微表情做出回应。那是自信起来的表现。

第二次冷场也没有晚到太久。

这次围绕的主题是:谁来掌管Dao、谁又来监管Dao以及如何将Web3倡导的“私有财产属于个人”落地。答案不一而同。有人拿豆瓣小组类比Dao,有人将数字藏品理解为QQ音乐中的音乐专辑。这些显然并不真正符合Web3承诺的去中心化,但大众显然更习惯在熟悉的事物中寻找参照物。

全球核心的DAO组织(涉及社交、收藏者、媒体、服务等)

“这里有谁真正参与运营过Dao吗?请他来说说运营过程中的细节。”

刚才的提问者,再次提问。现场再次陷入沉默。

而此刻的我,一边听着发言,一边开始在Twitter上快乐冲浪,这是在场的人们最初聚集的地方。显然,此刻我已经迈过了Web3的第二道门槛:拥有基本的英文翻译能力,又或者在网页点击右键,开启一个叫做谷歌翻译的功能。

04

等待

活动的最后一个环节是自由聊天。

我与主办方代表Firth进行了一对一聊天,并借此加了他的微信。

Firth是一位连续创业者。从2015年开始,他分别进入了p2p、共享经济、区块链、社交电商、X to earn(类似趣头条的刷视频赚钱)、MCN、抖音直播等多个领域。

或许是我表露出了质疑的神色,Firth急切地解释:我的每一个项目都是赚到钱的,没亏。之后便不再多言。

话题转到Web3的时候,他的兴致又被重新点燃。

我问他,如何看到国内大厂频繁发售数字藏品,比如在腾讯的幻核业务停摆时,B站开始发行数字藏品时,他笑了:“目前称得上NFT的只有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其他都是怪异的阉割品。”他指的是咖啡店墙上挂着的无聊猿、黑猫和月鸟,这些来自国际Web3社区的发行。

由于政策等原因,以自由为导向的去中心化在国内很难实现,而那正是Web3的魅力所在。明星项目STEPN曾被圈内人称作“华人之光”。这是Web3里最火的游戏应用之一,创始人Jerry成长于大陆,后移居澳洲。2021年他与邻居一起研发了STEPN,以X to Earn的模式玩鞋和发行代币,仅用5个月就成长成独角兽,市值一度突破10亿美元,并受到红衫、币安等资本的青睐。

但监管很快降临。最终STEPN关闭了中国大陆账户,Web3也被认为是不被国内现行法律保护的对象。

“Web3在国内已经死了。”说出这句话时候的Firth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波动。

但他显然是web3的坚定信徒。当我问到Web3在国内的合规化和大众化时,他一字一顿说道:“Web3就在那里,你用或不用他一定会出现。所有对价值互联网有需求的人一定会需要它。”

那Web3的使用场景和目标用户是什么样子?我继续追问。

“所有对价值互联网有需求和对价值互联网有需求的人。”几乎同样的表达,他又用到了关于“web3使用场景和目标用户”的回答里。

依然是语气笃定,但没有具体的内容。

这样的对话让我想到了《等待戈多》。在贝克特的那部剧作中,两个农村的流浪汉在路边苦苦等待戈多。尽管不知道戈多什么时候会来,以及戈多为什么而来,但他们依旧充满热情地等待着。

《等待戈多》剧照

我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看待眼前这位梦想家。

毫无疑问,Firth身上有用不完的劲儿。除了工作,晚上他要在Twitter Space和国际Web3爱好者们继续畅聊,晚上12点开始,凌晨5点结束。7月27日,他创办的MarsDao还被Twitter space评定为全球前五十的Web3劳模。

在进入Web3之前,Firth的前一个创业项目是在重庆做抖音直播电商。团队依然在,但Firth自己来到了北京,在雍和宫附近租了办公室,开始了新的项目。

添加好友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微信签名: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而路过的人只能看到烟。

类似的表达,极客和骗子都爱用。事实上,这两种气质的混搭,几乎是所有科技创业者在早期都具备的特质。

阿里云的负责人王坚曾被人质疑是骗子,每年“忽悠”马云10个亿,泉能先进电路产业研究院将香港“四大天王”的照片挂在了官网,宣称是自家的创始人,武汉弘芯更是把“芯片泰斗”蒋尚义骗回国,刷脸从台积电搞来了复刻机。

就连Firth自己,都戏谑每晚在Twitter Space的五个小时是“吹水”时间。

回到现实的北京城之中,咖啡馆成了普通创业者“忽悠人”的第一站。

多年前的中关村创业大街上,有创业者关掉安徽老家的公司,蹲守在咖啡店里寻找风投的机会。

那时候,创业大街的氛围热烈且艰苦。有人在咖啡店工作一整天,只喝店里免费提供的冰水。

相比那些痛并快乐的创业故事,至少那个周末,我在 Meta Space里嗅到的是不同的气息。在这里,拿着电脑的比点咖啡的人还少,有人甚至在打游戏。

这或许取决于Web3在资本市场的好行情。

据现场多位参与者透露,如今Web3的融资环境要好于当年移动互联网。几个人组成的团队加一个很初级的项目就可以融到上亿美金,而当天活动的主办方MarsDao,创办五个月已经拿到了第一笔价格不菲的非正式融资。

此外,据播客《晚点聊》报道,一位曾参与DAO共建的爱好者,通过每周日上午的定期维护工作,便可以获得以美元计算的时薪,最终每月收入过万。

只是,这些激荡的数字暂时与我无关。

当天活动结束是下午5点半,8个小时后的凌晨两点,我还在家里的瑜伽垫上蹦蹦跳跳,试图代谢掉那杯后劲儿十足的美式,这其实代表着咖啡豆子足够新鲜。但现在,我需要远离新鲜的豆子和热烈的环境,等待睡眠和下一个普通周一的到来。

标签:, ,

相关推荐

年均千条专利背后 长短视频要靠弹幕赚钱了

年均千条专利背后 长短视频要靠弹幕赚钱了

源于日本视频网站niconico的弹幕开创了用户可以在显示的视频屏幕上发布滚动字幕评论的先例。

深度 1 2022-12-01 13:51:57
芯片狂欢已经结束 星火即将燎原

芯片狂欢已经结束 星火即将燎原

原标题:狂欢已经结束,星火即将燎原 作者 | 陈伊凡 头图 | 电影《华尔街之狼》 在中国半导体领域,维持3年的一二级市场资本狂欢正在降温。 这个在美国已被视为“夕阳产业”的半导体,时隔半个多世纪,在大洋彼岸的中国,过去三年创造了一个又一个造富神话 ...

深度 1 2022-12-01 13:51:25
泄露5亿用户信息!Meta收到欧盟监管机构的2.7亿巨额罚单

泄露5亿用户信息!Meta收到欧盟监管机构的2.7亿巨额罚单

财联社11月29日电(编辑赵昊)当地时间周一(11月28日),爱尔兰数据保护委员会宣布,将对Metaplatforms Inc .处以巨额罚款,原因是该公司未能阻止超过5亿脸书用户的个人数据被泄露。

深度 1 2022-12-01 13:51:07
2022年美科技界的八大败笔:马斯克、扎克伯格成难兄难弟

2022年美科技界的八大败笔:马斯克、扎克伯格成难兄难弟

马斯克和扎克伯格今年都失败了。 凤凰科技讯北京时间11月29日消息,2022年对于美国科技行业来说是艰难的一年。科技巨头纷纷削减开支,大量裁员。今年,Elon middot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豪掷440亿美元收购Twitter,然后“摧毁”了它。Mark middot;马克· ...

深度 1 2022-12-01 13:50:42
黑暗三角人格的男性,为什么吸引力很高?

黑暗三角人格的男性,为什么吸引力很高?

[写在最后] 黑三角人格是遗传还是后天形成的? 本文以心理双生子为研究对象,试图了解遗传和环境因素对黑三角人格发展的相对贡献。经过比较研究,心理学家发现,黑三角人格的不同组成部分具有不同的遗传特征: 精神病和自恋的遗传因子较高,马基雅维利主 ...

深度 2 2022-12-01 13:50:27
马斯克的解禁不算完 特朗普还要告推特

马斯克的解禁不算完 特朗普还要告推特

特朗普的推特账户此前被冻结。 凤凰科技讯北京时间11月29日消息,尽管Twitter老板Elon middot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已经要求特朗普重返Twitter,但特朗普的律师表示,这位前总统无意放弃与Twitter的法律战。 特朗普的律师约翰 middot约翰科尔表示,如果 ...

深度 2 2022-12-01 13:49:46
百度Apollo 公布自动驾驶最新进展:高精地图自动化率达96%

百度Apollo 公布自动驾驶最新进展:高精地图自动化率达96%

凤凰科技讯(作者|钱骥)2022年11月29日,百度在Apollo Day技术开放日发布了新一代Apollo自动驾驶地图,并在业内首次将文心大模型应用于自动驾驶技术。在百度自动驾驶技术专家黄继洲看来,目前在高精地图层面,AI是降本增效的核心驱动力。百度高精地图建设 ...

深度 2 2022-12-01 13:48:46
FF91量产有戏了?法拉第任命新全球CEO:居然不是贾跃亭

FF91量产有戏了?法拉第任命新全球CEO:居然不是贾跃亭

11月29日,车企法拉第未来通过官方渠道宣布,Carsten Breitfeld被解除全球CEO职务,由陈雪枫接任。据悉,陈雪枫原是法拉第未来中国区CEO。

深度 1 2022-12-01 13:47:43
彩票站:年轻人的精神卡塔尔

彩票站:年轻人的精神卡塔尔

来源@视觉中国 文|五环外,作者|邓,编辑|车 30岁青年最真实的梦想,不是在高高的办公室里,也不是在七八位数的投资里,而是在十平米的彩票站里。 在办公室,这是一种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工作的错觉。放下合同,坐地铁,点外卖,回到在城中村租的握手楼,是 ...

深度 2 2022-11-29 20:01:50
新氧疯狂“碰瓷”娱乐圈 医美凛冬已至

新氧疯狂“碰瓷”娱乐圈 医美凛冬已至

来源:东方IC 十多天前,法院公布了首家互联网医美公司新氧科技对杨幂的道歉声明。原因是新氧科技未经杨幂许可,将其肖像用于“新氧”微信官方账号内容,发布虚假信息和贬损杨幂的内容,构成侵权。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新氧第一次与明星发生争执。据公开 ...

深度 3 2022-11-29 20: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