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家“不赚钱也要上”,有公司日流水数千万,它是直播电商新风口?

互联网 | 2022-08-22| 11
商家“不赚钱也要上”,有公司日流水数千万,它是直播电商新风口?

020,直播电商加速进入人们视野。短短两年,直播已经成为电商的标配。

而吸引无数消费者“入坑”直播购物的,正是主播们。

主播领域也在出现新的现象。例如,当初音未来出现在李佳琪直播工作室时,新主播“关晓芳”出现在Aauto quickless官方直播工作室Aauto Quicker Store中。直播MCN机构很期待自己的主播“于大公”和自己的“双胞胎主播”之间的联系……初音未来、关晓芳和双胞胎主播,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虚拟主播”。

过去几年,头部主播已经成为流量锚点,但无论是平台还是MCN机构,似乎都在寻找更稳定的方式,希望在主播形象和人之间有更多空的空间。虚拟主播成为一种解决方案。

据《天下网商》了解,很多品牌商家要么已经使用了虚拟主播,要么正在筹备中。

“今年的订单增长很快。目前每月订单都满了,团队处于超负荷状态。”杭州虚拟主播公司Faces Digital技术总监老夏告诉天下网商。Face Digital已为2000多个品牌提供虚拟主播服务,去年收入数千万元。

杭州一家直播MCN机构的负责人老莫也表示,他已经与多家虚拟主播供应商进行了谈判。今年下半年,他的团队可能会迎来一位新员工——虚拟主播。这是他赌这条赛道的第一步。

虽然虚拟主播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但老莫等人似乎已经听到了未来的鼓点。他们认为,直播主播时代创造的惊人交易数量,也可能在虚拟主播赛道上演。

踩“虚拟主播”出口:

订单增加50%,团队满负荷运转

移动支付、直播电商、虚拟主播……移动互联网孕育无数机会。

2016年,离开阿里创业的刘维进入了当时火热的“扫脸支付”。2020年疫情爆发,线下支付受到影响。与此同时,线上直播电商开始蓬勃发展。刘炜努力思考自己在这一波中能做些什么。他从中看到了一个关键问题。直播电商高度依赖直播主播,这种模式可能不会长久。

结合数字化和AI技术的积累,刘伟创办的Faceface Digital成为第一家进入电商场景虚拟主播的公司。

刘伟介绍,目前公司业务分为三部分。第一个是虚拟主播播报系统。在很多品牌直播间,直播会在半夜直播结束后,由虚拟主播接力直播,进行简单的口头播报。消费者输入一些密码就可以得到回复。这是一款基础产品,既能帮助品牌实现24小时直播业务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能帮助尚未建立直播团队或不熟悉直播的中小商家“先播”。

二是做一个虚拟的人才,也就是人才或者明星的二重身。比如俞大公和明星胡兵都有自己的虚拟形象。“他们”是按照真人1:1的比例数字化呈现的,但仍然需要背后的名人、明星的配合,比如提供语音素材、面部信息等。

第三部分是从零开始创造一个“虚拟人”。在寻找名人代言的不确定性下,越来越多的商家倾向于将自己的品牌“人格化”,创造自己的虚拟代言人。比如阿里推出了自己的数字人AYAYI,华推出了虚拟形象“东方美花”中有了新的虚拟代言人“阿西”……

自去年元宇宙概念爆红以来,今年花花数码整体订单增长50%,部分团队已经满负荷运转。据刘伟介绍,目前公司日流水达到2000万元。

作为凡面数码的基础业务,目前已为2000多个品牌定制虚拟主播,包括袁琪森林、真维斯、苏泊尔等。

电商主播只能进行一些简单的口播和互动,很难像直播主播那样刺激消费者冲动下单。目前虚拟主播更像是直播主播的补充,而不是替代品。很多品牌会采用真人和虚拟主播搭配的模式,来平衡直播时长和成本。

“电商的本质在于流量和转化。虚拟主播把直播时间拉到24小时后,转化率可以和真人差不多”。刘伟口中的转化率是基于成本的考虑。直播主播的时薪从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体力只能支撑3-4个小时。

花花目前提供的虚拟主播服务由一套软件和配套运营组成,一年的价格为3.98万元。也就是说,每天直播的成本是100元。在面数给出的后台截图中,可以看到某品牌虚拟主播在24小时直播中吸引了近万人,直播成交额数万元,部分可超过10万元。这在虚拟主播中是个不错的成绩。据介绍,业务收入基本可以覆盖成本。

虚拟人定制就像制作“艺术品”

人才需要跨界能力

店铺播报虚拟主播就像是语音和视觉版的“客服机器人”,和AI客服一样,已经成为很多店铺的基础配置。不同的虚拟主播在外观上略有不同,但可以使用同一套通用的语音模板。所以对于FaceDigital这样的服务商来说,虚拟主播模式并不重,一个操作可以同时管理20多个主播。

但是,一些商家和主播开始希望有自己的虚拟人才,这意味着更高的技术要求和个性化定制。

人脸数字技术负责人老夏介绍了定制虚拟主播的一般流程。在初步了解品牌对虚拟人的定位和要求后,先进入初步确定虚拟人形象的原画阶段,比如设定其身高、头身比、服装风格等。确定图像后,接下来就是进入高光——“建模”。

这是构建虚拟人过程中最复杂和精细的一步。不仅要对头发和衣服的纹理一丝不苟,还要根据动力学模拟头发和裙子的飘动状态。还需要将虚拟人的骨骼和面部与真人的动作和表情“绑定”,让他们呈现更真实的动态和情绪。同时,图像算法还得模拟周围的环境,比如光照,使虚拟人更加完整和精细。

“模型制作的过程就像一件艺术品的诞生,每一个环节都在赋予虚拟人生命力。”

夏介绍,建立虚拟人的不同阶段,分别由三个团队负责,分别是原画师团队、建模师团队、技术美术团队。每个团队的工作都至关重要,步骤环环相扣。下一步需要在上一步的基础上深化。

虚拟定制的整个过程通常需要35天左右,最终价格根据呈现的复杂程度从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不等。

招到合适的人才也成了老夏头疼的事。这是一个新兴的行业,从业者需要大量的跨界能力。“以前做游戏开发的不一定有建模能力,有建模能力的不一定有AI能力,有的不一定有美术能力。”夏介绍,有一个开发岗,工资2万,对优秀人才不封顶,但一个多月了还没招到。

“不赚钱就得走”

商家抢占市场入口

在过去的几年里,虚拟人背后的技术也有了相应的进步,使得今天的虚拟形象看起来更加逼真。但很多业内人士提到,虚拟主播还处于起步阶段,在交互和体验方面还有待优化。

《天下网商》询问了多家商家,他们都表示已经使用或者正在布局虚拟主播,但都提到效果“还不明显”。一位头部MCN直播机构负责人告诉天下网商,虚拟主播一般只是用来在晚上“拉长时间”,在一些重要的直播环节不敢启用虚拟主播。“有一种产品。白天直播主播带十几万,晚上虚拟主播才卖几千块。”

然而,他们都不想错过这个窗口。

元概念的流行,让所有参与者意识到,虚拟主播可能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一个“生态”。

淘宝在今年4月举行的MCN组织会议上表示,虚拟主播和3D场景将是2022年直播营销的方向,未来将是增量直播市场。

淘宝MCN代理商负责人辛川告诉《天下网商》,他们正在尝试推广虚拟主播。“目前会找一些账号进行测试,给他们提供流量支持,看消费者会不会接受,看到结果后再出台相应措施。”

据易观分析,2021年,中国直播电商交易额将接近2万亿元,直播电商用户已经占到网民的40%。但目前因为人类主播的“局限性”,消费者观看直播的时间主要是晚上8点到12点。而虚拟主播只是填时间空白的方式。

“你可以在任何碎片化的时间观看直播,这在过去人工直播的时代几乎是不可想象的。”新川说。现在业内比较常见的方法是做“账号矩阵+头部IP”。虚拟主播在矩阵账号上“瞄准更多垂直行业,填补时间”。

据悉,虚拟主播在快消品、家电等行业都有较大的应用场景。尤其是智能家居,科技性强,更适合用虚拟主播。

打算进军虚拟主播的掌门人老莫对虚拟主播并没有盈利预期,更多的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虚拟主播可以为直播提供更有吸引力的形象。虽然前期成本有所上升,但只要收入和成本能够拉平,这种商业模式是可以检验的。”

除了这个充满想象力的空增量空房间,更多的MCN机构和虚拟主播提供者都在瞄准一个更宏大的目标——争夺未来的“虚拟超级IP”,t a或许会成为虚拟主播界的下一个李佳琪。

5月初,哔哩哔哩最后一个虚拟主播Vox直播了一个小时,获得了超百万的奖励。虽然直播电商领域还没有出现真正的虚拟主播,但是商家已经有了将虚拟IP应用于直播电商的前景。

“这群粉丝也会是我们的观众,虚拟主播对他们有着天然的亲和力。”老莫说他选择了定制成本更高的虚拟主播,“传统主播赛道很难再跑出头部主播了。虚拟主播赛道有没有可能跑出一个超级IP?”

早先进入虚拟主播行业的彩图,现在也在尝试孵化自己的虚拟IP。刘伟认为,除了技术和运营,IP资源是未来产业更重要的壁垒。“如果以后你们都是虚拟人,谁的虚拟人最有价值?”

新川认为,IP化的虚拟主播可能是未来的主流。

初级版本的虚拟主播虽然成本低,但仍然是一个相当简单死板的“机器人”,也缺少了直播电商最重要的环节——互动。真正的IP化虚拟主播,类似于达人的生态——每个虚拟人都会有自己的直播场,必然会有相同的竞争和分层。

标签:, ,

相关推荐

贵妇堆里“捡垃圾”:小镇女孩在小红书学习薅羊毛

贵妇堆里“捡垃圾”:小镇女孩在小红书学习薅羊毛

你不懂羊毛的快乐 小红书是一个很神奇的平台,能让人在刷首页的时候觉得自己不过是隔着屏幕的一顶积满灰尘的旧帽子。 所以在成为高级用户之前,高杉会每隔15分钟休息一次,刷刷主页。 有钱人聚集的氛围让她感到压抑,胸闷,自我怀疑。为什么有人16岁就开 ...

互联网 1 2022-09-28
抖音新业务  抖音内容生产

抖音新业务 抖音内容生产

拓展A3人群,就是以新的内容为媒介,以更直接的方式深度种草,提高内容到交易、种草到除草、公有领域到私有领域的效率,即从A3到A4/A5的转换效率。

互联网 1 2022-09-28
“总有神助”贾跃亭

“总有神助”贾跃亭

每当我觉得FF快不行了,就又融资了。 “拨乱反正,重回正轨,是FF的又一个重大转折点”,贾跃亭在社交平台分享了重新掌控FF的消息。 要说威马CEO被12亿年薪略显委屈,贾跃亭始终意气风发,略显激动。 当地时间9月26日,法拉第未来宣布,董事会终于完成重组 ...

互联网 1 2022-09-28
寒冬下的大厂广告:站装矜持,拼多多放大招

寒冬下的大厂广告:站装矜持,拼多多放大招

寒意可以说是2022年上半年互联网广告市场的真实写照。 “目前中国市场的广告预算相对较低。受疫情影响,一些城市实施了管控,很多品牌降低了广告预算。”小米集团副总裁林世伟在最近一个季度的电话会议上这样分析。 无独有偶,在2022Q1电话会议中,a auto q ...

互联网 1 2022-09-28
【月】美妆爆文拆解,万赞藏量

【月】美妆爆文拆解,万赞藏量

│前言│ 以”美白“功效为主要诉求的功效型护肤品越来越多,加上国人脆弱易黑的肌肤特征,让美白成为用户的日常习惯。 随着用户的美白理念的认知日渐成熟,在内容策略上就需要从多方角度来建立用户认知与渗透,来对应日渐精细化的美白产品。 今天给大家拆解 ...

互联网 1 2022-09-28
彩妆带货话术  口红直播带货话术

彩妆带货话术 口红直播带货话术

《蝉妈妈2021年Tik Tok生活电商分析报告》显示,美妆护肤已经成为2021年全平台销量最高的五大品类之一。

互联网 1 2022-09-28
你的人设,可以构建出几种流量密码?

你的人设,可以构建出几种流量密码?

你刷短视频APP的时候,有没有刷到类似的文案: “这三个动作做对了,你也可以变美。" “只需五步,你就能从小白变成大神。" “北票大三学生一天vlog。” 今天,如果你是一个看短视频的用户,看到这些文案,可能会有兴趣继续看下去,然后直接做出喜欢/收藏/评论 ...

互联网 1 2022-09-28
拼多多砍一刀代砍  怎么怼拼多多砍一刀

拼多多砍一刀代砍 怎么怼拼多多砍一刀

拼多多独立跨界平台终于出现在大家面前。 这个9月1日上线的平台叫穆特,官方解释是“团队向上,价格向下”。名字的由来对比国内拼多多“只争便宜”的广告词,让很多人觉得这个叫穆特的平台也有可能抄袭海外“拼团”“刀客”的游戏。但是,正如《后来》报道中提到 ...

互联网 1 2022-09-28
光头强开音乐会、狐璃璃秀夹子音,快手虚拟直播还有哪些新可能?

光头强开音乐会、狐璃璃秀夹子音,快手虚拟直播还有哪些新可能?

宇宙之风继续吹,虚拟直播正在成为直播行业发展的新内容方向。 9月初,知名动漫IP《熊出没》中的中心人物光头强、熊大、熊二在Aauto Quicker开了一场“Metacosmic音乐派对”。观看袁宇宙直播的人数超过2000万,直播账号@光头强官方账号上涨超过20万。 除了 ...

互联网 1 2022-09-28
东南亚淘金去哪个国家  从东南亚到欧美,淘金的正确姿势是什么?

东南亚淘金去哪个国家 从东南亚到欧美,淘金的正确姿势是什么?

在《抖音》系列的前几期报道中,我们先后讨论过抖音是什么,抖音网络名人有什么特点,抖音玩家包括主播、商家、服务商都面临着哪些机遇和挑战。

互联网 1 2022-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