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主播为什么毕业 我辞掉大厂月薪万的工作当起了虚拟主播

深度 | 2022-08-21| 13
虚拟主播为什么毕业  我辞掉大厂月薪万的工作当起了虚拟主播

天下网商张杭颖

编辑吴

“我想放弃。”

在视频中,SWP打着领带,留着中长卷发。他在现实生活中的首次亮相。在过去的一年里,SWP一直穿着“皮套”出现在几乎没有观众的视频中。

作为虚拟主播圈最底层的主播,他迎来了一个高光时刻,浏览量超过3万。视频本身并不特别。吸引观众的是SWP宣布“毕业”——“毕业”的真实面目。在大工厂的语境中,是被裁员的委婉说法。在虚拟主播圈,意味着从此告别粉丝,从此消失。

在虚拟主播圈(以下简称“V圈”)里,真人曝光,也就是所谓的“开箱”,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往往意味着主播生涯难以继续。但是在底层V圈,开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已经在底部边缘了”,却能成为主播为数不多的获得关注的瞬间。

就在今年夏天,看到很多虚拟主播也是这样。他们宣布毕业的视频被推到了哔哩哔哩的头版。“直播十年,没人问,一毕业,全世界都知道”。

此前,他们都参与了虚拟主播热潮。

虚拟主播,一个新的职业,一个“看起来很美”的行业。在发源地日本,有两家全球知名的虚拟偶像运营公司,一家叫Hololive,一家叫彩虹社(英文名“ANYCOLOR”)。前者是虚拟偶像运营公司的鼻祖,早在2016年就在Youtube上发布了全球首个虚拟偶像“绊爱”的短视频。后者于今年6月8日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日本首家虚拟主播运营的上市公司。其头部虚拟主播vox之前在哔哩哔哩高调亮相,一小时内收入超过百万元,位居哔哩哔哩热门榜单第一。

在中国,虚拟直播也成为哔哩哔哩直播领域发展最快的部分。虚拟主播数量在过去一年增长了40%,目前活跃主播超过3万人。今年2月,哔哩哔哩正式推出“虚拟主播”直播分区。

除了哔哩哔哩,虚拟人最集中的地方也是在商业投资领域。艾媒数据显示,这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千亿赛道。虚拟偶像看似“难以崩塌”,往往被商业品牌视为真正明星的代餐品。与此同时,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等大厂和红杉、经纬等资本机构都已进入市场。

从虚拟科技公司,到虚拟艺人MCN,再到涌向虚拟人的品牌和资本,人们都渴望取代“真人”,一场“虚拟”风暴正在肆虐。

只是这一组结束,底楼小V的直播间很少有人驻足,微薄的报酬不足以支撑生活。宣布毕业,成为某些人的“流量密码”,也是粉丝最后的挽留。

毕业视频的火爆不会持久。有人真的消失了,有人换了枪套“投胎”(主播换头像重开账号),有人大方承认“这只是一场‘炒作’”。

月入三四百,00后的虚拟主播图是什么?

虚拟主播的出现,为中国亚文化圈贡献了许多新词,也让更多生活在数字时代的原住民穿梭于虚实之间:呈现在屏幕上的形象是虚拟的,称为“皮套”;“中间的人”,也就是主播,是真实的,把自己的声音和动作贡献给人物。他们也是枪套、半真半假、半真半假的制造者。

粉丝们很难分辨是喜欢完美的皮套形象,还是喜欢国人的声音来陪伴和互动。没有多少人愿意把两者分开。

一小时吸金数百万的“纸人”Vox,穿着漂亮,会说英语,有着精致的设定:一个来自日本战国末期的“恶魔”,为了在自己的部落灭亡后谋生而成为虚拟主播。精致的造型,梦幻的设定,绅士的谈吐,让他第一次在哔哩哔哩播出,就有4万人收到氪,付费率73.3%—也就是10个进演播室的人中有7个人为他付费。

就连日收视率只有两三位数的SWP也有自己的虚拟角色:一名饱受战争后遗症折磨的军官,脾气暴躁——这种脾气和现实中的SWP很像。

这个四川的男生有点口音。他很快就要大学毕业了,考完试后还有大把时间。他白天睡觉,晚上工作。去年一天播五六个小时。今年以来主要做“切片”视频,时间比较空闲。有时候一天工作两三个小时,有时候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一整天都在做视频,兴奋的燃烧。

一年直播,600粉丝——就算毕业视频被推到首页,也只涨了几十个粉丝。他把一部分原因归结于自己的男V身份,而观众普遍是男性,更喜欢看女V。

这样的数据一个月只能带来三四百元的收入。好在他住在父母家,不用交房租,电费,网费。

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SWP称其一直处于“低谷期”。他没有考虑做这件事的成本和产出,也没指望虚拟主播有多少收益。直播只是少数00后学生的一种表达方式。“视频和直播中的我坚定、搞笑、抽象、抗压,但屏幕背后的我真诚、敏感、脆弱……”

他几乎不社交,做了虚拟主播后变得更家常。学校毕业后,他说可能会找一份兼职,然后继续做直播,但“不会找正式工作”。

他说他不知所措,找不到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只有对准直播镜头,你才能获得存在感,哪怕你穿的是“皮”。

SWP不一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他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在V圈混,只是为了逃离自己想象中的“险恶”社会。

大工厂的“中间人”和散射者

同样是小主播的芙蓉是另一个样本。她是主流社会观念中的“正常人”,曾经走在最“正确”的轨道上。大学毕业后,她进了一家大厂,月收入逐渐涨到两三万。成为虚拟主播,只是因为她能在这份工作中获得对时间的掌控感,虽然代价是薪水暴跌。她自洽,发了视频,宣称永远不毕业。

一个闷热的下午,她正玩得开心。尝试各种游戏是她作为游戏潜力主播的日常。她一周直播6天,周四是唯一休息的一天——因为她喜欢的餐饮品牌有优惠活动。

与SWP的散漫和沉重相比,芙蓉就像一只轻盈的蜻蜓。她声称自己没有天赋,打嗝很大声,声音有点粗,唱的不好。这一度让她觉得自己不适合做主播,但也许是性格使然,一年就积累了19000粉。“每个主播都需要有留人的能力。也许我更真实——他们是这么说的。”

傅雷的性格是螳螂国,直播间以八卦、游戏、唱歌为主。她每天都有粉丝看直播,已经接了40多个队长——在哔哩哔哩,队长的数量代表着粉丝的知名度和主播的盈利能力。粉丝其实是在用钱投票。成为队长需要198元,有效期一个月。

24岁的傅蕾说,她在V圈年龄比较大,很多主播还是SWP这样的学生。去年,她离开字节跳动,回家成为一名虚拟主播。原因是她受不了长时间的工作和随时紧绷的状态——大厂干了一年多,胖了20斤。

“每天工作超过13个小时。”某电商推广,她的工作强度满满的,她觉得自己受不了了,于是选择了“跑”。收入也从一个月两三万降到了不稳定的状态:好的时候一个月一万多,不好的时候一个月三四千。

但是芙蓉并不焦虑。她住在家里,很少出门。只在游戏上花钱,几乎没有其他开销。她从不化妆,偶尔用妈妈的护肤品。

作为主播,芙蓉的业务水平不错。在一次新主播招聘中,她在200多人中获得了第一名。但是她最后没有签合同。因为这需要像很多主播一样搬到上海——意味着自由的状态将被打破。

“我没有什么计划,只是每天开心就好。”她说,目前唯一的压力来自于“在游戏里打饭被粉丝骂”。虽然父母都在催她考公务员,但她还是希望暂时继续现在的生活:活得开心,偶尔钓鱼。

《SWP》和《逃离》都将虚拟主播视为人生的另一种选择:逃离或逃避。与那些严格遵守纪律的人相比,他们是散兵游勇。

根据主播背后的组织,虚拟主播可以分为个人势、工会势和企业势:

做个人主播,入门门槛几乎为零,只需要承担皮套和装备的费用;工会是MCN的支柱。与工会主播关系松散,一般采取“人群战术”,只为跑出来的主播提供资源和支持;企业运营能力更强,如彩虹社、字节跳动虚拟主播团Asoul等。

彩虹俱乐部是一个由150多名虚拟偶像支持的“娱乐帝国”,它采用“人群战术”招募“中间人物”。迄今为止,彩虹社已经采访了45000多名“中国人”,平均通过率只有1%。

为了将有限的资源有效分配给众多虚拟艺人,彩虹社通过“框推”的方式让虚拟人团队出道。比如和vox合作出道的另外四个人,分别是为黑手党,文豪,灵异侦探设置的。这种相互关联又有区别的方式不仅可以吸引更多的粉丝,还可以通过多个主播的互动和对比来增加直播的内容,比如制作CP话题、捆绑运营等。开设培训班,提高虚拟艺人的业务水平,送去环球音乐等专业唱片公司出道,也是彩虹社提高虚拟声音音量的方式之一。

在日本,该公司正在将虚拟主播变成一个“饭圈”。在中国,虚拟主播是偶像经纪公司乐华讲述的一个新故事。

这家由YiBo支持的公司现在正押注于虚拟艺术家,以实现未来的增长。2020年底,字节跳动与乐华合作推出虚拟女团A-Soul,由贝拉、贾冉、乃林、乐嘉、香婉五位虚拟偶像组成。2021年,基于A魂的泛娱乐业务为乐华贡献了超过3700万的营收,毛利率高达77.7%。

相比初音未来和vox采用2D技术,A-soul采用了更先进的3D影像技术,提高了精细度和流畅度,变得更像“真人”,让虚拟人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二次元的边界,拓宽了受众。

当大厂们都在追求“主流化”、“更科技化”的潮流时,SWP的愿望是换上“新装”——他现在的皮套太基础了,但要花掉他一年的收入,3500元。电脑,相机,声卡还要16000元。

不完善的商业模式,还有小V们的焦虑

虚拟主播名利圈看起来很美。

据艾媒咨询预测,2021年,虚拟偶像带动市场规模将超过1000亿元,2022年将达到1866亿元。阿里巴巴推出了虚拟数字人AYAYI,腾讯推出了虚拟人星瞳,各大品牌都跃跃欲试推出各种虚拟代言人,连明星都忍不住加入进来。比如今年5月获得1000万元种子轮融资的“美好未来”,是一家打造虚拟艺人IP的娱乐公司,创始人是明星杜江。

据IT橙了解,今年以来“数字人”领域的融资已近40笔,部分金额达数亿元,其中不乏软银、红杉、经纬、腾讯等知名资本。

靠大厂的虚拟人有资本有光环,吸金能力不逊于直播主播。来自海外的虚拟主播Vox Akuma和Shoto在哔哩哔哩的首次直播就获得了超过100万的奖励。

然而,彩虹社作为第一家虚拟偶像公司,也是业内的头部公司,2022年4月前三季度收入10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亿元)——这个数字在上市公司中并不算出彩。要知道,2021年中国近5000家a股上市公司的平均营收约为140亿元。而A-Soul带来的3700万收入,也只是所谓“千亿赛道”的零头。

更何况,美只发生在脑袋里。

据统计,哔哩哔哩3万多名主播中,约三分之二的主播粉丝在1万以下。超过一半的虚拟主播月收入为0,前120名拿走90%以上的收入。

主播收到的打赏和礼物首先要和平台五五分成。如果有签约的工会或企业,也需要分机构。扣除税费,虚拟主播的收入只有直播间流水的三四成。

一位虚拟主播透露,她接触过的一些工会会抽取主播收入的十分之一;有的会给2000元底薪,打赏收入分成28%——主播拿2%,公司拿8%。

其实V圈已经趋于饱和,早期的红利已经过去了。相比直播主播,他们需要更高的颜值和天赋门槛。皮套下的“中间的人”不需要靠外表吸引粉丝。更低的门槛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进入游戏,带动了皮套价格的上涨。大部分的个人主播买的都是基本的皮套。去年赢了三五百次的皮箱,现在要一千元。本身就贵的高档皮套,涨价少。

“现在已经不可能靠披着皮赚钱了。”傅雷真实的、陪伴式的直播为她赢得了铁粉。SWP个性鲜明,审美独特,对一些小众爱好者很有吸引力。

但这些还远远不够。

“V圈必须极其努力才能成功,能活下来的主播实力和素质都极其强大。要想活下去,就得努力拼搏,胡说八道,唱歌,打球等加分技能,还得努力学习。时尚梗的新鲜话题,要第一时间掌握。游戏势天天盯着发售的新游戏,没日没夜的磨练技术。歌势的V每天至少学习三首新歌,实时曲库应该不少于300首...不拼命觉醒是不可能活下去的。唯一不同的是,有天赋的人会更容易,没天赋的人会更痛苦。”一位熟悉V圈的人士表示。

“虚拟主播不考虑模特的前期投入,基本上要一百个队长才能入不敷出,二线城市温饱就够住了。”一个虚拟主播积累了一万粉后,一年只到了100船,一个月收入15000。但在此之前,收入基本都在三位数以内。

这样遥远、漫长、不确定的等待,让很多人无法坚持。所以虚拟主播往往会选择兼职。一个虚拟主播,现在还在工作,本来想把副业转正,但还是没收回成本。他用打工赚来的钱去买皮套,给直播间的粉丝买礼物。“直播两个月,亏损过万”。

无数底层小V默默“枯萎”。有人因为直播数据暴跌看不到离开的希望,有人因为内容瓶颈的焦虑和压抑而放弃,有人说自己从来没进过圈子,一直在边缘徘徊。

芙蓉能感受到并理解身边一些人的焦虑。在V圈,她的本科学历已经很高了,朋友大多是大专或者中专。成为虚拟主播是他们为数不多的选择。“如果他们的直播做不了,可能会在厂里拧。”

标签:, ,

相关推荐

华为、苹果入局全球星链竞赛开场

华为、苹果入局全球星链竞赛开场

在今年(2022年)之前,卫星通信还是一个小众领域。直到9月2日,于华伟城东透露华为Mate 50将推出新的通信技术,一夜之间,卫星通信成为舆论热点。

深度 1 2022-09-30
威马股份是做什么的  威马 CEO

威马股份是做什么的 威马 CEO

|指南| ■如何看待威马创始人12亿年薪? ■魏玛是如何全方位落后的? ■下半场,魏玛还有机会吗? 作者| 联合 编辑 | 嘉信 突然,“威马年亏损82亿,创始人年薪12亿”登上了上周末的热搜。 为什么这个话题会引起广泛讨论?甚至有投资人在朋友圈批评天价薪酬。 ...

深度 1 2022-09-30
当开始画画:画师会失业吗英语  插画师会失业吗

当开始画画:画师会失业吗英语 插画师会失业吗

用一句话把脑海中的画面表达出来,尽可能的详细,然后点击鼠标。只需要几秒钟,就可以得到高度渲染的精美画面。当然只能模糊地输入几个字。描述越模糊,结果就越出乎意料。你可以“画”一幅梵高的《星空》和莫奈的《日出》,即使你连画笔都没拿过。如果你有 ...

深度 1 2022-09-30
深陷脱发焦虑品牌围剿“秃秃侠”

深陷脱发焦虑品牌围剿“秃秃侠”

9月25日晚,一瓶黑色的防脱护理精华露在李佳琪直播工作室上架。一经上架就迅速售罄,销量突破2万+。

深度 1 2022-09-30
抢购边角料年轻人丧心病狂省钱

抢购边角料年轻人丧心病狂省钱

“今天,我要去冲虎皮!”杰米一到办公室,就写下了今天的待办事项。没想到,第一时间,我下班后直奔楼下的面包店,买了虎皮饼的边角余料。“这虎皮边难买,转眼就没了。一般是五点左右烤的。今天碰碰运气!”

深度 1 2022-09-29
月国产手机“围剿”苹果

月国产手机“围剿”苹果

每年秋季,都是手机厂商密集发布新机的时候。 9月7日,苹果发布了iPhone14系列四款手机。就在苹果发布会的前一天,华为发布了Mate50系列的四款机型。虽然新机在图像、屏幕显示、抗摔性上有所提升。网上有很多用Mate50砸核桃的段子,美中不足的是华为Mate5 ...

深度 1 2022-09-29
亏损扩大、研发太少、乱喊口号零跑汽车“带病”上市

亏损扩大、研发太少、乱喊口号零跑汽车“带病”上市

原标题:零跑IPO,画饼何时休? 继“韦小立”之后,第四支上市造车新势力即将诞生。 9月20日,零跑汽车在港交所披露公告,将于9月29日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全球拟发售股份1.31亿股,预计募集资金近70亿元。CICC、花旗集团、摩根大通和建银国际是此次IPO的 ...

深度 1 2022-09-29
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在解释摩尔定律  摩尔定律 英特尔

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在解释摩尔定律 摩尔定律 英特尔

摩尔定律受到了质疑。 凤凰科技讯北京时间9月28日消息,作为半导体行业的黄金定律,摩尔定律一直指导着芯片的发展。然而,随着芯片技术的更新换代速度放缓,这一规律正在受到质疑。 摩尔定律是由英特尔联合创始人Gordon middot戈登·摩尔在20世纪60年代提 ...

深度 1 2022-09-29
生产半导体芯片  半导体科技芯片

生产半导体芯片 半导体科技芯片

ARM首席执行官哈斯 凤凰科技讯北京时间9月28日消息,现代科技界有一个有趣的奇怪现象:有一家公司什么都不生产,却称霸芯片界。它的技术存在于你的手机、电视、汽车甚至笔记本电脑,以及驱动这一切的数据中心。 是ARM(手臂)。这家芯片设计公司过去几年经历 ...

深度 2 2022-09-28
周鸿祎谈元宇宙:一万个人有一万个人的版本不看好虚拟土地  腾讯打造元宇宙

周鸿祎谈元宇宙:一万个人有一万个人的版本不看好虚拟土地 腾讯打造元宇宙

三言财经9月21日报道今日,360集团创始人周在腾讯科技亮观直播中谈及元宇宙时表示,元宇宙是数字双胞胎的VR版和3D版,虚拟映射现实世界,解决人际沟通效率问题,帮助现实世界更美好。

深度 1 2022-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