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基层剧团遇到抖音直播,一场意想不到的奇妙化学反应

互联网 | 2022-08-18 09:33:35| 45
当基层剧团遇到抖音直播,一场意想不到的奇妙化学反应

“疫情给整个行业带来了沉重的打击,演员的工资也不高。没有演出,他们的压力很大,”潜山市黄梅戏剧团团长王卫国在谈到基层戏曲队的生活状况时告诉申让。

表演是表演艺术行业的生命线。中国演出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国取消或推迟演出近9000场,演出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35%。即使是像千山黄梅戏团这样的国有剧团,收入的一半来自财政拨款,但演出少的时候,演员只能拿到基本工资,很多演出补贴都拿不到。

千山黄梅戏团的情况是基层剧团的缩影。2020年初疫情爆发后不久,山西戏剧网对戏曲工作者的收入做了统计。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的当地戏曲工作者失业率为15.7%。由于工资无法正常发放,超过六成的受访者表示收入下降超过九成。

失去舞台,收入减半,基层剧团和演员一起陷入困境。如果不想“坐以待毙”,唯一的选择就是自救。好在一些有先见之明的草根剧团在开辟“第二剧场”的道路上找到了新的方向。

一个剧团的自助

疫情开始前,千山黄梅戏剧团并不富裕。

剧团全年收入约200万元,其中约一半来自财政拨款,另一半来自演出。据王卫国介绍,在正常情况下,该剧团每年有100多场演出。他坦言自己资金压力很大:“给演员发了底薪,交了五险一金就所剩无几了。只能指望多演出,多补贴演员。”

但其实演员的收入并不高。王卫国告诉神让,演员平均每月基本工资2000多元,每场演出补贴100元,演员一年能拿2万左右。

剧团和演员的收入结构很明确,就是政府拨款和演出费用。通常财政拨款是相对固定的,院团和演员收入的唯一增长来自演出。但随着疫情的到来,这唯一的增量变得不稳定。

疫情过后,千山黄梅戏团的演出每年减少几十场,“送戏进高校”等活动无法继续。剧团的活动范围也仅限于潜山城。以前剧团还会收一些商演,一场演出能收入三万多,现在这部分收入随着行动的限制而减少。

在已经紧张的日子里雪上加霜的是,王卫国开始寻找一些替代方案——至少让演员先动起来。

千山黄梅戏团Tik Tok主页

王卫国对互联网很了解。从一开始,他们就选择Tik Tok作为“第二战区”。除了看到一个兄弟团在Tik Tok做得不错,流量效应是他决定在Tik Tok开直播的最大原因:“现在Tik Tok的宣传应该是最强的,只要玩手机,就玩不了Tik Tok。”

作为Tik Tok,千山黄梅戏团是认真的。王卫国告诉《声音深处》,该剧团仅准备直播设备就花了大约20万元。电脑、手机、声卡、麦克风、单反相机一应俱全。剧团还专门找了一个场地作为现场演播室。

千山黄梅戏团第一次直播于5月1日开始。开播前,剧团已经开始在主号发布短视频。除了官方公布的视频外,黄梅戏中最广为传唱的曲目《神仙眷侣》是他们发布的第一首曲目。“树上鸟成双,青山绿水笑”,一首几乎人人都会哼的曲子,引来了2.2万个赞,1200多条评论。

“短视频最大的作用就是吸引粉丝,增加流量。”王卫国显然知道短视频的价值,所以在直播前,剧团账号发了半个月左右的短视频,为直播预热,做准备。

5月1日,直播间有超过10万观众。经过一个月的Tik Tok,千山黄梅戏团的粉丝也突破了30万。流量数据的提升也给剧团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收益。第一个月底,剧团获得了十几万元的奖励。“这个数字和演员的基本工资差不多。”

在与王卫国的交流中,我们发现Tik Tok千山黄梅戏团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对Tik Tok用户体验的重视和考虑,将戏曲的亮点以互联网用户可以接受的方式展现出来。

“黄梅戏很好看,但是在拍摄和直播的时候不能按照完全专业的标准来做。唱久了就没意思了。”

有了这种意识,剧团在创作时对内容进行了再创作,比如加入了变装、穿越等现代元素。:“短视频平台不是戏剧专业课,吸引眼球才是最重要的。”

截至目前,千山黄梅戏团Tik Tok官方账号拥有粉丝43.9万,点赞数超过230万。自5月以来,他们已经播出了近100场直播节目,每场都有20万至30万人观看。对于未来,王卫国斩钉截铁地说,剧团会继续在Tik Tok办下去。

草根剧团在Tik Tok遍地开花

通过在Tik Tok的直播,许多基层剧团找到了新的发展方向,有些实现了收入的突破,还有一些计划通过直播渠道在更大范围内推广地方戏曲和文化。

怀宁县黄梅戏剧团是众多基层剧团现场自救中的标杆。“怀宁县在安庆,跟我们一样。他们比我们早做了三个月的Tik Tok,而且做得很好。”王卫国承认,怀宁县黄梅戏剧团给了他们很大的启发:“我们也向他们学习。”

与王卫国所在的潜山县黄梅戏团类似,怀宁县的黄梅戏团也遭遇了收入锐减。

在过去的几年里,怀宁县黄梅戏剧团每年执行三项主要任务:120场下乡演出,80场进校园演出和外出演出。但是疫情来了,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了。2020年,戏班活动受限,出门越来越难。整整一年,它只在县城送戏曲和演出。去年冬至最后一次团拜会后,我再也没出去过。

他们没有坐以待毙。今年1月,这个有着66年历史的剧团将在每晚7: 30准时在Tik Tok开播。直播的效果令人惊讶。短短三个月,该剧团已在Tik Tok积累了60万粉丝和300万赞。该团团长刘丽华在接受采访时感叹道,“没想到直播间有这么多观众,还有人看我们的演出,时差十几个小时。”

直播增加了戏班的关注度,让更多人注意到了黄梅戏——以前,即使在怀宁,也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戏班的存在,但现在,很多看直播的人都会给戏班打电话邀请他们演出,有的甚至留言说:黄梅戏的发展靠你了。

怀宁黄梅戏剧团Tik Tok主页

带头的人早早尝到了甜头,为后来者提供了榜样。“我就是觉得这一步走得慢,应该早点走。”黄梅县黄梅戏剧院副院长邢凌云在尝试直播一段时间后感慨道。

今年4月29日,黄梅县黄梅戏剧院在Tik Tok开始了第一次直播。当月,其Tik Tok的粉丝数从2万上升到20多万,每次直播获得100多万赞。此外,黄梅县黄梅戏剧院还创作了多部爆款短视频,其中《七仙女鹊桥》播放量百万。

其实在直播之前,邢凌云还是很犹豫的。他们习惯了线下影院的工作模式,对线上运营视而不见。为了做好这件事,黄梅县黄梅戏剧院开始组建一支专业队伍。刚从大学毕业的洪被招进了剧院。他的专业是电影和动画制作。来到剧团后,他负责Tik Tok的日常运营,并为直播提供技术和设备支持。更重要的是,洪的父亲是黄梅县人,是该剧院的第87位演员。在戏剧中长大的洪,对戏剧和黄梅戏有着深厚的感情。

招聘专业的运营技术人才,再加上从硬件层面的提升,意味着黄梅县黄梅戏剧院已经将直播纳入日常工作,并打算一直做下去。

对于大多数基层剧团来说,将Tik Tok Live开辟为“第二剧场”可以从多个维度受益。

一方面,最直接的就是知名度的扩大。邢凌云说,直播的目的是把黄梅戏以一种技术的形式展现给更多的戏迷朋友。小小的手机屏幕,既满足了资深戏迷的观剧需求,也让更多人有机会接触到传统剧。“当然,我们希望增加粉丝数量。毕竟Tik Tok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推广平台,宣传效果越明显越好。”谈到未来的规划,邢凌云说。

另一方面,从剧团的角度来看,直播也成为了演员在疫情下打磨基本功的试验场。黄梅县剧院有唱功较弱的年轻演员。在直播的催促和粉丝的鼓励下,不断打磨自己的唱功,逐渐具备了独唱的能力。

最终,基层剧团希望通过Tik Tok这个“第二剧场”来开辟下一个收入增长点。

在这方面,濮阳县在振兴曲艺说唱团方面有很深的经验。开播以来,有演员在直播间打赏,也有演员随着知名度的提高,接了一些私人的演出工作。未来,濮阳县振兴曲艺说唱团还计划尝试直播带货,继续深挖Tik Tok对基层剧团的价值。

可见,草根剧团在Tik Tok直播间崛起,找到新观众、新舞台、新收入,已经成为一种现象。

即使是最小的基层团队也能发现价值

《上线》这部剧原本是危机时刻的自救行为,但随着实践的深入,直播正在为挣扎求生的草根剧团打开新的想象空间。

首先,新媒体丰富了传统戏曲的内容和表现形式。竖屏直播除了保持一贯的专业性,也对院团提出了新的要求。怀宁黄梅戏团充分考虑到直播过程中要加强与观众的沟通,以互动性和亲和力增加戏曲表演本身的魅力。为此,剧团专门组建了直播团队,化妆穿装,一点一滴演绎细节。

千山黄梅戏团为垂直直播做了非常细致的准备。尤其是在拍摄过程中,无论角度、光线、近景视觉的选择,都需要重新开始学习和适应。为了丰富内容,剧团还选择了大量外景进行拍摄,并将黄梅戏融入当地著名的自然景观中,进一步挖掘和展示了黄梅戏的文化内涵。

其次,短视频和直播确实帮助草根剧团实现了破圈。

众所周知,传统戏曲原本传播范围较窄,多集中在职业票友的小圈子里,外人尤其是年轻人很难接触到。同时,该剧具有很强的地域性,因此受众进一步受到限制。

通过短视频直播平台,流量放大器,以及平台发起的《窦有好戏看》等扶持节目,让越来越多的人接触到戏曲,从而有更多的机会喜欢戏曲。王卫国告诉沈翔:“通过短视频,我们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粉丝,甚至是海外的中国人。有些粉丝甚至每次直播都准时出现。”

很多基层剧团,往往位于县级市,只是线下演出,影响力有限。如今,他们纷纷转战“线上”,观看人数成倍增长。让戏曲被看到,让更多的基层剧团被看到,让更多的青年戏曲工作者被看到,这是传统艺术对社会的回馈,也是科技赋能艺术的突出表现。

短视频和直播是基层院团的重要补充手段。虽然无法完全复制线下演出,但线上的尝试让每个剧团因地制宜地找到了一个全新的空房间,让演员和团队保持创作和演出的热情。在用户的“积极反馈”中精益求精。

最后,直播可以拓宽基层剧团的收入渠道,增加演员的收入,同时让剧团有更充足的资金投入更新演出设备和培养人才,从而形成良性循环,盘活整个基层文化市场的能量。

从这个角度来看,草根剧团在Tik Tok的舞台上逐渐找到了感觉。这不是一时的权宜之计,而是一次难得的机遇,一次全方位的变革,一条可持续发展的新路。

标签:,

相关推荐

“租个手机回家过年”,我后悔了

“租个手机回家过年”,我后悔了

在一些人的观念里,“新年换新机”,寓意“新年新气象”,甚至很多人新的一年,是从换一部新手机开始。不过,为了换手机,有人做出了相对小众的选择:租手机。

互联网 9 2023-01-29 10:40:45
兔子成新宠:有商家年销20000只,最贵一只上万元

兔子成新宠:有商家年销20000只,最贵一只上万元

“看到它们活蹦乱跳的模样就很治愈。”春节长假还没结束,小倪就匆匆赶回杭州,从宠物寄养基地接回了两位“室友”——垂耳兔,“有一种把娃从幼儿园接回来的感觉”。

互联网 8 2023-01-29 10:39:42
直播带货的2022年,没有了头部主播、最低价和“神话”

直播带货的2022年,没有了头部主播、最低价和“神话”

随着2023年春节的到来,各大电商平台此前都已开启了相应的年货节活动。与之相应的是,李佳琦直播间也开始售卖各类年货,并开设了零食、生活用品、数码、美妆等多个专场,但在不久前有用户反馈,“李佳琦直播间的苹果产品价格并不香”。

互联网 8 2023-01-29 10:38:29
2023第一波报复性消费,杀到了

2023第一波报复性消费,杀到了

望眼欲穿,报复性消费终于开始来了。 疫情放开后的首个春节,热闹非凡——携程数据显示,国内外旅行订单均迎来3年巅峰,整体较2022年春节增长4倍;烟花“加特林”因为酷炫的燃放效果在网上走红,掀起了一波烟花消费潮;电影春节档上演“神仙打架”,票房五天冲破6 ...

互联网 8 2023-01-29 10:37:52
大厂元宇宙,又菜又爱玩

大厂元宇宙,又菜又爱玩

当下所有大厂推出的元宇宙产品,所能带来的沉浸式体验并不多,好在国内外科技巨头在bug方面都处在同一水平线。

互联网 7 2023-01-29 10:37:10
2023,视频号带来了什么新希望?

2023,视频号带来了什么新希望?

吴丹的老家在四川达州,而她现在置身于一万两千公里之外的加拿大多伦多,今年是她在海外度过的第二个春节。尽管没有回家过年,该有的仪式感也没有少:

互联网 7 2023-01-29 10:36:32
“零下53度”的东北游,能火多久?

“零下53度”的东北游,能火多久?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关于东北的想象,可以在冬天落地了。 春节期间,有抵达哈尔滨机场的游客发文表示,因零下30多度的低气温,飞机行李舱门被冻住,无法打开。今年过年尤其冷,很多东北人和游客的感知非常明显。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自己家门被大雪冻 ...

互联网 8 2023-01-29 10:35:03
月流水2000万、连续2年跻身头部,视频号直播怎么做?| 对话闪耀传媒

月流水2000万、连续2年跻身头部,视频号直播怎么做?| 对话闪耀传媒

“连续两年第八。” 2022年底,随着视频号年度赛事的结束,闪耀传媒公会长在朋友圈晒出了最终的公会赛结果。 闪耀传媒成立于2015年,曾是百度系娱乐直播业务的头部公会,在行业内颇具影响力。之后,由于没能抓住抖音、快手直播的黄金发展期,闪耀传媒险些掉 ...

互联网 9 2023-01-29 10:34:35
抖音上线超市业务 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抖音上线超市业务 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抖音正式上线超市业务 新年开工第一天,抖音就放出一个大招:抖音超市。 和之前的试点业务不一样,目前,抖音超市业务现已在抖音APP内正式开门迎客,全国各地用户可以在抖音内进行线上超市的购物体验。 我们通过抖音APP搜索栏,输入“抖音超市”,即可搜到抖 ...

互联网 9 2023-01-29 10:34:07
值得关注的一些私域结论

值得关注的一些私域结论

工具仍然存在巨大的、单点突破的可能。 2023年的行业主流,会是不同系统和工具间的互相协作、引入。 不排除行业中更多并购发生。 企业对私域预算会更加充足,各种SaaS系统和工具也会更加繁荣。 更集中和更长尾同时发生。 以上是见实在《2023私 ...

互联网 8 2023-01-29 10: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