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波冲浪的小众运动窘境:价格战、运营难、过度依赖明星效应

互联网 | 2022-08-16 01:17:30| 60
尾波冲浪的小众运动窘境:价格战、运营难、过度依赖明星效应

少数民族运动正成为这些年轻人的心头好。继极限飞盘之后,尾波滑板也在各种社交平台上流行起来。小众体育的爆发往往与其强大的社交属性分不开,换句话说就是电影制作。

尾浪冲浪可以说是明星和网络名人在短视频中纷纷称赞的运动。在Tik Tok和小红书,凸显身材的三角连体冲浪服几乎是美妆博主的标配。站在冲浪板上,海风迎面吹来,很容易摆出各种姿势,既美又沙沙。在明星们的vlog里,在综艺节目里,这项运动也有着极高的曝光率。彭昱畅在录制《我向往的生活》时,多次提到自己想玩滑水。

作为国内最有经验的玩家之一,尾浪世界俱乐部创始人肖辉明显感觉到,从2020年开始,尾浪冲浪迎来了爆发式增长。肖辉告诉Deep Sound,他在2015年购买了中国第一艘造波船,并成立了一个俱乐部。2019年,全国coda冲浪俱乐部不到五十家。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俱乐部的数量翻了两番。

同时,作为一项新兴运动,行业标准化的速度远远跟不上发展的速度。由国家体育总局主办的2022年中国尾波(冲浪)公开赛于8月下旬开赛,但截至目前,国内还没有一个规范的文件对比赛项目的评判标准做出规定。

行业价格、运营能力、服务质量的缺陷逐渐暴露,很多从事coda冲浪的俱乐部入不敷出。

飞盘,旗帜足球,桨板,骑马,陆地冲浪板...中产阶级的厌倦使许多小众运动受到欢迎,但尾波滑水似乎受到场地和其他因素的限制,很难从网络名人中“脱颖而出”。真的会成为真正的运动吗?还是打卡现场?它有商业前景吗?我们和几个从业者聊了聊。

两年爆火,魅力几何

虽然尾波冲浪在中国刚刚流行起来,但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五六十年代。经过几十年的演变,coda冲浪最初在海外流行起来,从摩托艇到专业造波船,从普通冲浪板到特殊冲浪板。

拥有多年滑水和滑板经验的肖辉在2015年意外地在网上看到外国coda冲浪视频时陷入了失控。

然而,当时这项运动在中国几乎还不为人知,碰巧肖辉听说广东一个老板有一艘造浪船,卖了一百万美元。于是肖辉拿出自己攒了多年的钱,和朋友一起分期付款买下了这艘造波船。“这也是中国第一艘造波船。”肖辉说。

在肖辉不遗余力地宣传后,一群尾波冲浪者迅速聚集在她周围。2015年,wakewave世界俱乐部成立。那时,尾波冲浪的故乡还在肖辉的家乡四川绵阳的海贤湖。

虽然2018年才引入海南,但作为旅游胜地,加上优越的自然环境,尾波冲浪在三亚迅速流行起来,并逐渐风靡全国。现在,北京、上海、武汉等很多城市都有内陆尾波冲浪。

尾波冲浪之所以在短时间内发展如此迅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的社交属性。

“绝大多数顾客来体验主要是为了拍照和录像。”肖辉说。

在小红书中,# coda冲浪#相关话题阅读量超过4000万,其中摆美图、明星冲浪视频、网络名人博主的冲浪热度最高。

在Tik Tok平台的帮助下,尾波冲浪的话题已经播放了52.9亿次。今年7月中旬,Tik Tok推出“潮运动笔记”活动,鼓励用户参与滑板、陆地冲、潜水、跑酷、滑水等新潮运动。

在社交平台上,尾波冲浪被包装成距离和自由的象征,多巴胺的来源。

在“你不玩滑水就白来三亚了”、“你喜欢就行,但你不能再快乐了”等话语的“围攻”下,因多次疫情而长期无法出行的人们更是跃跃欲试。

“在社交平台上,我只感受到了美丽博主在蓝色海水上的潇洒和自由。真正玩的时候,感觉海水真的很咸。我醉得想吐。我掉到海里,头发湿了粘在头上,只留下一片狼藉。”一位第一次接触尾波冲浪的玩家说。

然而,与传统冲浪相比,尾波滑水可以算是一项快速运动。

传统冲浪主要依靠自然波浪。单浪时间短,浪高不稳定。是人与自然的磨合博弈。而尾波冲浪则是依靠造波船制造人造波浪,不仅大小稳定,而且持续时间长。对于新手来说,比较容易上手,一般三四十分钟就能学会站立。

滑水作为一项轻度极限运动,让玩家体验冲浪的快感,加上救生衣的保护,安全系数也更高。

价格减半,瓶颈明显

虽然门槛不高,但高昂的价格一度让一大批冲浪者望而却步。然而,由于多种原因,coda冲浪俱乐部正在经历大规模的价格滚动,受到消费者的欢迎,但在某种程度上,这是整个行业的隐忧。

肖辉向《深声》介绍,目前造波船价格基本都在百万以上,配置的甚至达到四百万以上。而且国内没有能制造造波船的厂家,只能从海外进口。但wakeboard的价格是万元起,高昂的维护费用导致wakeboard价格高昂。

在三亚,冲浪每小时的价格是1000元起。而且尾波冲浪对场地也有一定要求,水域不能太小。符合这个条件的内陆湖泊并不多,所以千岛湖、成都路虎湖等内陆冲浪场所的价格就得翻倍。

如此高的价格让很多粉丝望而却步。但是三亚很多会所在高峰期还是要提前一周排队。“一条船可以坐6个人,平均分摊下来每小时不到200。如果只是想拍照发社交平台,偶尔玩玩也无妨。很多用户就是抱着这种心态去尝试尾波冲浪的。”肖辉说。

在用户的热情下,coda冲浪俱乐部的数量在两年内猛增了几倍,大部分都聚集在三亚,仅鸿洲码头就有五六家俱乐部。为了争夺顾客,各俱乐部打起了价格战。

手浪俱乐部创始人杰克告诉深声,由于行业门槛低,只要有造浪船就可以成立俱乐部,进入俱乐部的人越来越多,竞争压力越来越大。

“尤其是一些刚入行的小会所,没有客户,只能靠那些个人代理。这些代理商依靠社交平台推广低价来吸引客户。把客户带到俱乐部后,代理商要拿高额回扣。小会所的超低价运营,拉低了三亚的整体价格。以目前的价格,大多数俱乐部都在亏本经营。”

价格战愈演愈烈,但对应的却是:劳动力成本上涨,油价全国最高,船舶泊位费上涨,只能进口的配件维护成本高。

快速的发展也逐渐暴露了很多行业的痛点。

目前coda冲浪的用户还是以经验丰富为主,大部分俱乐部除了冲浪还配备了专业摄影师,并提供付费拍照服务。在很多俱乐部看来,相比运动,尾波冲浪的娱乐属性更差,在服务上也有侧重。

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尾波滑水是一个新兴的运动,但是俱乐部对这个行业的认识不足。另外,教练自身基础不够扎实,无法形成系统的教学课程,服务质量也没有保证。所以很难培养新人对这项运动的兴趣,也意味着没有刺激消费的高级课程。

一位新手玩家分享了自己的第一次rush经历:“我在订俱乐部之前做了很多功课,还特意选了一个行业内的头,但是出发之前没有任何训练。我出海的时候只有一个类似‘落水时一定要松开绳子’的安全提示。技巧上几乎没有指导,只能自己摸索力量和平衡。但是一节课一个小时,其中40分钟耽误在出海和回来的路上,20分钟结束什么都没学到。”

是营销会所的另一大痛点——在内部价格、同质化严重的会所中,没有营销手段的加持,很难从一群会所中脱颖而出,抢客户。

手摇社已经成为一个专业化的新媒体运营部门。创始人Jack告诉Deep Sound,一开始他们会和一些网络名人合作,也会从0粉丝中做号,通过发布coda冲浪的视频来做大。目前,创始人杰克仅在Tik Tok就有超过100万的粉丝。通过短视频和直播,正手波在Tik Tok看了5-100万的直播,几个矩阵号加起来几十亿的视频曝光。

在营销层面,除了分析目标客户群体,精准投放到Tik Tok、小红书上,吸引长期客户外,一些俱乐部还尝试拓展,比如与滑板、滑雪组织联动,这些运动的爱好者重合度很高。

网络名人的爱好就像一阵风。来得快去得也快。当热度褪去,这200家俱乐部如何保持稳定发展?尾流冲浪行业需要停下来仔细思考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如何让行业健康发展。

这一年来,很多俱乐部都意识到价格战没有前途,只会伤害行业本身。杰克说,目前几个大型头部俱乐部正在一起讨论解决方案,大家可能会联合成立coda冲浪协会,号召业界一起维持合理的价格,同时给小型俱乐部提供运营和技术指导。

网络名人打卡,体育困局

作为一项烧钱的小众运动,滑水很难像飞盘一样普及,但只要准确定位目标用户群体,就有可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特色之路。

对于一项运动来说,专业化几乎是必经之路。以极限飞盘为例。极限飞盘在海外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国际上也有正式比赛。虽然是近两年才在国内流行起来,但从今年8月开始,由国家体育总局组织的首届中国飞盘联赛已经在全国各地举行,极限飞盘也从网络名人变成了全国性的比赛。

如今,一些冲浪俱乐部也盯上了机会,开始进行专业化布局。今年5月,成立仅一年的竞技体育coda冲浪俱乐部宣布与三亚理工职业学院合作培养冲浪竞技人才。太郎世界俱乐部也表示,正在发展上游产业,努力培养教练。

举办比赛是俱乐部职业布局的一部分。今年,正手浪和尾浪世界俱乐部与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联合举办了尾浪冲浪公开赛。手摇创始人杰克认为,举办这样的比赛的意义在于,除了提高从业人员的整体水平,更重要的是让行业得到国家层面的认可,国家级的积分赛也给了想走职业道路的选手一个与国际赛事接轨的机会。

精英化也是俱乐部青睐的趋势。肖辉用“金钱和休闲”来概括coda冲浪的玩家。现在很多俱乐部,比如尾波世界,正手波,宙斯,都为青少年设置了专门的训练体系。

此外,一些俱乐部正在与外部行业合作,以拓宽业务领域。比如正手冲浪俱乐部和电动冲浪品牌WaveShark鲨鱼在今年年初达成合作,资源共享。“这样的跨领域合作,不仅仅是对尾波运动的推广,更重要的是整个水上运动规模的扩大和用户心智的培养。产业发展了,各项配套设施跟上了,才能实现降本增效。”杰克说。

虽然国内的尾流冲浪行业有一些值得探索的发展方向,但是标准化仍然是一个不得不提的话题。在国际上,尾波冲浪比赛通常采用IWWF(世界滑水联合会)国际尾波冲浪比赛规则。虽然国内大部分比赛都参考了这个规则,但是在每次比赛执行的时候,还是会根据实际情况做一些微调。没有官方文件明确国内的竞赛规则和评判标准。

行业的爆发式增长往往伴随着“配套设施”跟不上的后遗症。好在一些头部平台在发展过程中已经意识到了行业的痛点,开始尝试探索行业新的发展方向。然而,小众运动并不是通向大众的唯一途径,培养粘性用户的心智是小众运动的另一种解决方案。

标签:, ,

相关推荐

“租个手机回家过年”,我后悔了

“租个手机回家过年”,我后悔了

在一些人的观念里,“新年换新机”,寓意“新年新气象”,甚至很多人新的一年,是从换一部新手机开始。不过,为了换手机,有人做出了相对小众的选择:租手机。

互联网 8 2023-01-29 10:40:45
兔子成新宠:有商家年销20000只,最贵一只上万元

兔子成新宠:有商家年销20000只,最贵一只上万元

“看到它们活蹦乱跳的模样就很治愈。”春节长假还没结束,小倪就匆匆赶回杭州,从宠物寄养基地接回了两位“室友”——垂耳兔,“有一种把娃从幼儿园接回来的感觉”。

互联网 8 2023-01-29 10:39:42
直播带货的2022年,没有了头部主播、最低价和“神话”

直播带货的2022年,没有了头部主播、最低价和“神话”

随着2023年春节的到来,各大电商平台此前都已开启了相应的年货节活动。与之相应的是,李佳琦直播间也开始售卖各类年货,并开设了零食、生活用品、数码、美妆等多个专场,但在不久前有用户反馈,“李佳琦直播间的苹果产品价格并不香”。

互联网 7 2023-01-29 10:38:29
2023第一波报复性消费,杀到了

2023第一波报复性消费,杀到了

望眼欲穿,报复性消费终于开始来了。 疫情放开后的首个春节,热闹非凡——携程数据显示,国内外旅行订单均迎来3年巅峰,整体较2022年春节增长4倍;烟花“加特林”因为酷炫的燃放效果在网上走红,掀起了一波烟花消费潮;电影春节档上演“神仙打架”,票房五天冲破6 ...

互联网 8 2023-01-29 10:37:52
大厂元宇宙,又菜又爱玩

大厂元宇宙,又菜又爱玩

当下所有大厂推出的元宇宙产品,所能带来的沉浸式体验并不多,好在国内外科技巨头在bug方面都处在同一水平线。

互联网 7 2023-01-29 10:37:10
2023,视频号带来了什么新希望?

2023,视频号带来了什么新希望?

吴丹的老家在四川达州,而她现在置身于一万两千公里之外的加拿大多伦多,今年是她在海外度过的第二个春节。尽管没有回家过年,该有的仪式感也没有少:

互联网 6 2023-01-29 10:36:32
“零下53度”的东北游,能火多久?

“零下53度”的东北游,能火多久?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关于东北的想象,可以在冬天落地了。 春节期间,有抵达哈尔滨机场的游客发文表示,因零下30多度的低气温,飞机行李舱门被冻住,无法打开。今年过年尤其冷,很多东北人和游客的感知非常明显。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自己家门被大雪冻 ...

互联网 8 2023-01-29 10:35:03
月流水2000万、连续2年跻身头部,视频号直播怎么做?| 对话闪耀传媒

月流水2000万、连续2年跻身头部,视频号直播怎么做?| 对话闪耀传媒

“连续两年第八。” 2022年底,随着视频号年度赛事的结束,闪耀传媒公会长在朋友圈晒出了最终的公会赛结果。 闪耀传媒成立于2015年,曾是百度系娱乐直播业务的头部公会,在行业内颇具影响力。之后,由于没能抓住抖音、快手直播的黄金发展期,闪耀传媒险些掉 ...

互联网 7 2023-01-29 10:34:35
抖音上线超市业务 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抖音上线超市业务 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抖音正式上线超市业务 新年开工第一天,抖音就放出一个大招:抖音超市。 和之前的试点业务不一样,目前,抖音超市业务现已在抖音APP内正式开门迎客,全国各地用户可以在抖音内进行线上超市的购物体验。 我们通过抖音APP搜索栏,输入“抖音超市”,即可搜到抖 ...

互联网 9 2023-01-29 10:34:07
值得关注的一些私域结论

值得关注的一些私域结论

工具仍然存在巨大的、单点突破的可能。 2023年的行业主流,会是不同系统和工具间的互相协作、引入。 不排除行业中更多并购发生。 企业对私域预算会更加充足,各种SaaS系统和工具也会更加繁荣。 更集中和更长尾同时发生。 以上是见实在《2023私 ...

互联网 7 2023-01-29 10: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