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丑文化起源 当代审丑文化评论

互联网 | 2022-08-13 07:27:38| 43
审丑文化起源  当代审丑文化评论

“我只喜欢ESO里的鹿。”

这句话频繁出现在《内娱最火的男团是谁?在微博的评论区。ESO是由一群网络名人组成的男性偶像团体,鹿晗是该团体最知名的成员之一。

组合成员看起来都是低调的明星,艺名也和正版明星的真名玩谐音梗,就连组合名都是山寨的韩国男团EXO也是如此。

2022年7月29日,ESO在QQ音乐发布首张团体专辑《活力青春》。站内的一条热评是“如果不丑的话,其实还挺好看的。”当天,#ESO新歌#也登上了微博热搜,成员鹿晗更新了一个小视频,把他们新歌的发布转换成韩宇的表达——“回归”。8月2日,ESO发布新歌《老铁恋》,并花钱在海南三亚拍摄外景MV。

ESO接连的整场活动,就像是往安静的内心娱乐扔了一块石头。这时候很多网友才明白,这群人不是真的想当正经男团吧?

与此同时,关于ESO的流言和爆料也越来越多。有人说ESO的幕后推手就是当年拿下3unshine的人。多年以后,土的偶像又要按照同样的套路和格局卷土重来;有人说虎牙看中了ESO的火爆,已经和他们签约了。下一步就是靠ESO突破草根偶像市场。

不管是真是假,ESO突然从一个在短视频平台自娱自乐的网络名人,变成了一个有资本做后盾的“流量”。他们在山寨成名,在当地人的设计中走红,打败了国内娱乐做好男团市场的最后一道防线。

本土男团是接地气还是“吃分红”?

ESO的红人都是“蹭”出来的。

回到ESO成员黄子澄的第一次出场,是各大销售网点转载的“假视频”。视频中,黄子澄撩起刘海,把侧脸放在镜头前,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像Z.TAO,疯狂地喊着“我在模仿你!我才是模仿你的人!”黄子韬戴着帽子,平静地说:“我看了你的视频,觉得很不错。你也有你自己的魅力。”

但事实是,黄子澄从来没有和Z.TAO在一起过。

黄子韬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直播过程中,黄子澄不停地刷礼物要求黄子韬和他连线,引导在他直播间观看的粉丝在黄子韬直播间刷屏。所以黄子韬被迫说了几句话。黄子澄接着拿着剪辑过的视频,鼓吹黄子韬和他在一起,称赞他的模仿。通过这个视频,不知名的网友认识了不知名的“假”Z.TAO。

很长一段时间,黄子澄直播间的观看人数因为Z.TAO的官方回应而上升。

另一位ESO成员Luha,人气一直排在小组第一。他的人气大部分是因为他是这群山寨明星中最真实最正派的人。

鹿会花很长时间打造自己,从发型到穿衣打扮,从语调到手势,都是刻意为鹿晗做的。起初,有人会在他的Tik Tok评论区留言,问这是不是真正的鹿晗?哈会很认真的回复“我不是鹿晗,我是山寨的,鹿晗比我好看。”

虽然回答问题的时候情商得分很完美,但是鹿晗还是赢得了不少好感。但鹿晗蹭热度的行为不仅没有改善,反而愈演愈烈。2022年初,鹿晗正式公布女友童。模仿关晓木桶的明星是关晓彤。众所周知,关晓彤也是鹿晗的女朋友。鹿晗和关晓桶到底是真心相爱还是通过噱头求流量,见仁见智。

2022年8月1日,鹿晗发短视频称某粉丝报名参加了他的相亲节目,#鹿晗参加相亲节目#出现在微博热搜榜。大部分网友都以为是鹿晗点了题。看完之后他们才知道被骗了。一小部分知道ESO的网友不禁要问,鹿晗不是有个叫关晓·水桶的女朋友吗?你为什么参加相亲节目?其实在2022年6月,童就和鹿晗分手,转投ESO成员王了。

哈、童和王为了获得关注,表演了《你的圈子真乱》并自导自演了一个三角恋故事。

此前,为了上热搜,黄子澄甚至在直播间放了一条消息:当直播间的观众达到10万人时,他公开了自己孩子的照片。ESO的另一位成员、ESO名誉代理人杨熠·甘·Xi,在杰克森·易“小镇作家”事件疯狂发酵时期,也曾以杰克森·易模仿者的名义大展拳脚。

从ESO诞生开始,每一个都是靠模仿明星走红的。后来他们聚在一起接触了瓷都EXO、TFBOYS等偶像团体,利用正版团体的粉丝基础打开知名度。他们背黑锅只是为了积累更多的人气。

【/s2/】「审丑」对娱乐文化有什么影响?

ESO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一个靠假明星走红的网络名人。

明星模仿秀可以追溯到《快乐故事》中的“超级模仿秀”和《快乐100》中的“快乐死灵”节目在全国各地招募看起来像流行明星的人,并走上舞台讲述他们的生活经历和展示他们的才华。这两个节目播出时都很受欢迎,人们对“死灵”感到新奇。

随着社交媒体和短视频平台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死灵”出现在网络上,“审丑”文化也为这些“死灵”提供了更广阔的舞台。

模仿周杰伦的Tik Tok博主永杰伦积累了近200w粉丝。他的简介上说他曾经参加过功夫联盟。正是这一个与周杰伦长相有些相似的人,让他得以在商演参加活动。永杰伦和另一个模仿周华健的博主孟华建组成了一个“循环”小组,甚至还一起举办了一场演唱会。

打开永杰伦的,你还可以找到他与许多山寨明星的照片,他们有的像,有的像冯,有的像。这个庞大的“山寨明星”团队已经初具规模。

山寨明星逐渐从单一的模仿秀发展到团战。

目前,仅在Tik Tok就有TMT、EMO和TS集团在与ESO作斗争。这些山寨明星无一例外都是正版明星的低配版。无论是黄头发的黄子澄和陆哈,还是从来不面对镜头的王和伊Xi,还是拼命找角度自拍的全古龙和王俊卡,一开口就有一股“土味”,与真正的明星和男团相差甚远。

丑是审美辩证逻辑发展的一个环节。正如李斯托威尔所说,“丑主要是现代精神的产物”。网民对假明星的关注不是来自于喜爱和赞美,而是对“审丑”的需求驱使大众聚集在一起填补精神空的空虚。

最近经常被拿来和ESO相提并论的3unshine,在刚进入大众视野的时候也戴上了“土、丑、俗”等标签。

2015年,安徽宿州三个女孩滕空出生,模仿TFBOYS,做了一个女子偶像团体,取名3unshine。当时3unshine被大众诟病为“史上最丑女团”。她们的长相不符合大众审美,对女团来说不够大,唱歌跳舞能力也很一般,但正因为如此,3unshine在骂声中收获了不少流量。微博开通一周内,粉丝飙升近20万。

当然,大多数人来微博都是为了嘲笑他们。

在运作和炒作下,“丑”反而成了3unshine最独特的人。被骂之后,3unshine立刻发布了《甜蜜的现实》等歌曲,拍摄了MV,上了综艺节目,走出了商演,还签约了一家叫苏州明星文化传媒的公司。这家公司的老板,杰斌,现在传言是ESO的老板。

网络名人的增加是短视频平台面对“下沉市场”用户的必然结果。

网络名人早期,凤姐被点名是丑闻。郭老师创作的《郭玉》,尽管低俗,但仍被网友所用。娇哥和耀水哥“装疯卖傻”的丑态深受大众喜爱。这些“审丑”文化的产物,在网民的转发、模仿和二次创作下,形成了短视频平台特有的审丑经济。

依靠模仿和丑化明星的ESO团队成员等,是审丑经济的受益者,也是对内部娱乐造星模式的讽刺。

抄袭明星的底线在哪里?

ESO中每个成员的社交账户都在不断上升。

哈56.2万粉,黄子澄39.2万粉,王超过10万粉。稍晚加入ESO的林俊觉,在Tik Tok只出版了13部作品,名气就涨了1.8万。

不仅粉丝数量猛增,各大平台的邀请也一直保持着。【/S2/】2022年8月,ESO正式入驻虎牙直播。首映当天,ESO还正式宣布了两位新成员:邓巧和张艺曦。据报道,一些节目组想邀请ESO录制综艺节目。在得知ESO即将录制一档综艺节目后,网友们的反应尤为激烈。"如果他们出现在综艺节目和电视上,那将会非常有趣."其他偶像团体都是经过长时间的培养选拔出来的,但山寨男团却是以“模仿”为跳板而成名,这是大多数网友无法理解的。

2022年7月1日,ESO在Tik Tok首次亮相。直播刚开始,长沙解放西城管赶紧过来把他们赶走。作为队长的路哈一直在向城管强调,“我们在直播,现在有人在看我们直播。”言下之意,希望保安能给自己留点面子。但城管不为所动。

最后,首次亮相失败的ESO不仅被城管赶了出来,直播也在尴尬中被迫戛然而止。在城管勒令鹿哈关闭直播的视频下,网友们纷纷称赞城管做得对,并表示:这种哗众取宠扰乱公共秩序的人,应该被收押起来冷静几天。

同时,以抄袭明星的名义从事商业活动,存在较大的法律风险。

2019年,林俊杰的经纪人表示,将收集林俊杰模仿者范一贤侵权的证据,如有必要将采取法律手段。因为范一贤长得像林俊杰,所以经常假冒林俊杰的身份出席活动,承办商演等。,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2015年,汪峰的模仿者丁勇未经许可,在微博中使用汪峰的姓名和照片进行营利宣传,被汪峰以侵犯姓名权和肖像权起诉至法院。最终,法院判决丁勇侵权,依法赔偿汪峰50万元。

或许ESO也担心这些教训会再次发生在自己身上。

2022年7月3日,陆直播向鹿晗道歉,称自己从未想过要取笑鹿晗。并晒出了自己的丑妆照,称“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比鹿晗帅,我也从来没有取笑过鹿晗。我只是一个模仿者。当初我化丑妆只是为了节目的效果,只是为了生活。”

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消息表明ESO签约了任何MCN团队或者经纪公司,但是他们在Tik Tok、小红书、微博的账号仍然可以通过粉丝打赏、橱窗、平台分成等常规手段盈利。

打开王在的窗口。带的大多是鸡爪鸭脖之类利润不高的小零食,但月销售额只有两位数。黄子澄的直播间红红火火,但真正打赏他、送他礼物的粉丝并不多。2小时直播结束,观看人数徘徊在1万左右,收入甚至比粉丝更小的博主还要高。

由此可见,虽然ESO等山寨明星尝到了“审丑”文化和短视频平台市场下沉的双重甜头,但流量终究会平静下来。一方面,游走在法律边缘使他们不得不谨慎;另一方面,互联网从来不缺新话题。

当下一个“ESO”出现的时候,就是今天的ESO被遗忘的时候。

标签:, ,

相关推荐

“租个手机回家过年”,我后悔了

“租个手机回家过年”,我后悔了

在一些人的观念里,“新年换新机”,寓意“新年新气象”,甚至很多人新的一年,是从换一部新手机开始。不过,为了换手机,有人做出了相对小众的选择:租手机。

互联网 9 2023-01-29 10:40:45
兔子成新宠:有商家年销20000只,最贵一只上万元

兔子成新宠:有商家年销20000只,最贵一只上万元

“看到它们活蹦乱跳的模样就很治愈。”春节长假还没结束,小倪就匆匆赶回杭州,从宠物寄养基地接回了两位“室友”——垂耳兔,“有一种把娃从幼儿园接回来的感觉”。

互联网 8 2023-01-29 10:39:42
直播带货的2022年,没有了头部主播、最低价和“神话”

直播带货的2022年,没有了头部主播、最低价和“神话”

随着2023年春节的到来,各大电商平台此前都已开启了相应的年货节活动。与之相应的是,李佳琦直播间也开始售卖各类年货,并开设了零食、生活用品、数码、美妆等多个专场,但在不久前有用户反馈,“李佳琦直播间的苹果产品价格并不香”。

互联网 8 2023-01-29 10:38:29
2023第一波报复性消费,杀到了

2023第一波报复性消费,杀到了

望眼欲穿,报复性消费终于开始来了。 疫情放开后的首个春节,热闹非凡——携程数据显示,国内外旅行订单均迎来3年巅峰,整体较2022年春节增长4倍;烟花“加特林”因为酷炫的燃放效果在网上走红,掀起了一波烟花消费潮;电影春节档上演“神仙打架”,票房五天冲破6 ...

互联网 8 2023-01-29 10:37:52
大厂元宇宙,又菜又爱玩

大厂元宇宙,又菜又爱玩

当下所有大厂推出的元宇宙产品,所能带来的沉浸式体验并不多,好在国内外科技巨头在bug方面都处在同一水平线。

互联网 7 2023-01-29 10:37:10
2023,视频号带来了什么新希望?

2023,视频号带来了什么新希望?

吴丹的老家在四川达州,而她现在置身于一万两千公里之外的加拿大多伦多,今年是她在海外度过的第二个春节。尽管没有回家过年,该有的仪式感也没有少:

互联网 7 2023-01-29 10:36:32
“零下53度”的东北游,能火多久?

“零下53度”的东北游,能火多久?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关于东北的想象,可以在冬天落地了。 春节期间,有抵达哈尔滨机场的游客发文表示,因零下30多度的低气温,飞机行李舱门被冻住,无法打开。今年过年尤其冷,很多东北人和游客的感知非常明显。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自己家门被大雪冻 ...

互联网 8 2023-01-29 10:35:03
月流水2000万、连续2年跻身头部,视频号直播怎么做?| 对话闪耀传媒

月流水2000万、连续2年跻身头部,视频号直播怎么做?| 对话闪耀传媒

“连续两年第八。” 2022年底,随着视频号年度赛事的结束,闪耀传媒公会长在朋友圈晒出了最终的公会赛结果。 闪耀传媒成立于2015年,曾是百度系娱乐直播业务的头部公会,在行业内颇具影响力。之后,由于没能抓住抖音、快手直播的黄金发展期,闪耀传媒险些掉 ...

互联网 9 2023-01-29 10:34:35
抖音上线超市业务 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抖音上线超市业务 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抖音正式上线超市业务 新年开工第一天,抖音就放出一个大招:抖音超市。 和之前的试点业务不一样,目前,抖音超市业务现已在抖音APP内正式开门迎客,全国各地用户可以在抖音内进行线上超市的购物体验。 我们通过抖音APP搜索栏,输入“抖音超市”,即可搜到抖 ...

互联网 9 2023-01-29 10:34:07
值得关注的一些私域结论

值得关注的一些私域结论

工具仍然存在巨大的、单点突破的可能。 2023年的行业主流,会是不同系统和工具间的互相协作、引入。 不排除行业中更多并购发生。 企业对私域预算会更加充足,各种SaaS系统和工具也会更加繁荣。 更集中和更长尾同时发生。 以上是见实在《2023私 ...

互联网 8 2023-01-29 10: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