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盘”宰向环球影城

互联网 | 2022-08-04 02:51:35| 92
“杀猪盘”宰向环球影城

最近,骗子盯上了北京环球影城。

日前,多名消费者反映,以接近5折的价格在微信群“购买”了北京环球度假区夏秋漫游卡(以下简称环球影城半年卡),但直到承诺的开卡时间仍未能成功发卡。然后,微信负责人失联,说退款给了,说被骗的人被骗了。简而言之,这个“薅羊毛”的真面目暴露了:上面的人携款潜逃,卡打不开了。

7月25日,该事件在网上发酵。据不完全统计,受骗者约数千人,大部分受害者下单价格在600元至1000多元不等,总涉案金额约数千万元。

7月29日,北京环球影城官方回应称,从未授权任何其他第三方平台、商家或个人销售环球影城北京夏秋漫游卡,也不存在内部优惠价。北京环球影城夏秋漫游卡由实名制购票验票机制通过官方渠道购买,不可转售或转让。

当天晚些时候,北京西城警方通报,这起事件的嫌疑人詹某某已被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据几位团长介绍,詹某某是这个诈骗最上游的创始人,各个微信群的负责人基本都是他的代理人。此事能骗取这么多消费者的信任,是因为詹某某及其代理人此前曾向环球影城出售低价单日票,消费者可以正常使用,从而打消了他们的疑虑。代理商也从詹某某处低价进货,以此发展众多私域客户。先建立信任,然后大赚一笔。有律师认为,这种诈骗的手法是典型的“杀猪菜”。

虽然詹某某已被刑拘,但受骗的消费者仍在为何时能拿到退款而焦虑。此事涉及多级代理,交易工具多为私转、闲鱼、快递群。能否退款取决于团长的“觉悟”,但多名团长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这场风暴还没有结束。

钱花了,卡没了

刘丽到现在也没找回她的2640元。

今年3月,刘丽被朋友拉进了一个团购群。听说群主可以买到低价的环球影城一日票。“当时正常票五六百块钱,团里只卖350元。”4月底,群主开始销售低价的环球影城半年卡。虽然当时还没有正式上市销售,但包括刘丽在内的许多消费者都毫不犹豫地向他们的信托公司下了订单。

根据北京环球影城官方消息,夏秋漫游卡分为休闲、特权、享受三档。成人票价格分别为1350元、1850元、2450元。三档的区别在于入场次数和入场日期是否包含节假日。

通常在刘丽所在的团里,她能以近5折的价格拿到环球影城一日票。半年卡优惠还是很大的。“原价1850元的专属卡,我和朋友都是880元起的,我买了三张。群里第一个人700块买的,我之后还有1000多。因为群主常说今天限量几十份,先到先得。今天不买,明天就涨价,诱导大家赶紧买。”

“刚开始是让我们6月份下卡,后来北京发生疫情,群主答应7月24日下卡。”结果7月28日晚上,大家还是没有收到脱卡的消息。她说,“那几天群主半消失,有时候在群里聊,有时候不接消息,不接电话。”

刘丽和她的朋友意识到他们被骗了。从她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已经有600多人购买了这个群主手中的低价半年卡。“人们不会只买一张卡,像我这样买三张卡的人很多。”

综合信息,像刘丽这样经历过环球影城半年卡骗局的消费者有上千人,涉案金额总计约数千万元。事件的复杂之处在于,受骗的消费者是从自己信任的团购群下单,群主给出的“低价票”是不一样的。有的自称有旅行社的关系,有的自称有环球影城的内部渠道,还有的身份不明,只是有丰富的团购经验。价格也不一样。大部分人以1000元以上的价格购买,少部分人以600元以上的价格获得。支付方式不同。常用的方式有微信/支付宝转账、闲鱼、快递群。

意识到被骗,消费者纷纷找群主,也就是群主,要求退款。消费者王鸥告诉申冉,事情曝光后,她的群主并没有给出明确答复,而是拉了另外一个人进群,说这个人给大家办理退款。“当初,我给了几个人退款。后来说生病住院,以各种理由推脱。”刘丽也没有收到退款。“我们团长偶尔出来说,就算卖了房子或者贷款也给你退款,但是我们大部分人都没有收到。”

刘丽和一些消费者已经报警。7月29日,西城警方新闻微信公众号通报称,犯罪嫌疑人詹某某(男,35岁)已被抓获。詹某某对以可以低价购买北京环球影城半年卡为名,骗取他人钱财的行为供认不讳。目前,詹某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据几位团长介绍,詹某某是这次诈骗最上游的始作俑者。他的网名是“科达鸭”,一直以能买到低价票为由,发展多级代理,也就是经销商。代理商以100多元的价格向詹某某收取环球影城单日门票,再以300元起的更高价格卖给消费者。对于此次事件中的低价半年卡,代理商的“进价”为五六百元。“我们组的人花了600多元买的。据说我们团长也没起多大作用。”王鸥说。

目前詹某某已被刑拘,消费者最担心的是自己的钱能否追回。8月2日,刘丽告诉申冉,1日她头突然变卦,说只能退利润,不能退全款。“她跟我们说她买了500元的货,所以只退了我们380元的差价。”

套路疑似“杀猪”[S2/]

交易方式几乎没有保障。为什么还有成千上万的人买低价票?很多消费者提到一个原因:信任。

刘丽解释说,加入团几个月后,“买特价票从来没有问题。”而且她所在的集团不仅卖环球影城的门票,还有北京野生动物园、水立方、欢乐谷等等。“这些地方我也买过票,都可以正常入园。有时候会出现前一天买票,第二天票失效的情况,但是团长第二天早上就会退钱,那我们赶紧买正规票吧,不耽误。”

至于团长的身份,刘丽表示,对方一直坚称自己在旅行社工作,与环球影城有合作关系。“她说她是业务员,上面有票,票给票。”在此次事件中,就在承诺的放卡日期刚过,团长还解释说“出票慢,请稍候。”但后来他说:“我也被骗了,我也没办法。”

直到今天大家才醒悟,所谓的旅行社、合作关系、票务等说辞,似乎都没有办法证明团长的身份。在社交平台上,也有不少消费者表示,虽然一直在群里购买单日特价票,但是群主在做什么,如何获得这些票,大家都不得而知。

根据环球影城的回应,其从未授权任何其他第三方平台、商家或个人销售环球影城北京夏秋漫游卡,也不存在内部优惠价。该卡仅在北京环球度假区官方APP、阿里小程序、微信小程序、飞猪官方旗舰店销售。

那么,前一个单日的低价票是怎么来的?

据团长介绍,之前那些正常交易的单日低价票其实根本不存在。都是上游正价收购,低价卖给各级代理商。有的大代理还购买了几十张或者几百张的门票,在群里卖给消费者。正是因为消费者真正尝到了甜头,才会对特别的半年卡深信不疑。很多自称团长的人说,因为信任上游,所以被骗了。

按照他们的推断,上游这么做是为了发展代理网络,积累客户,培养信任。这种骗局的伎俩很像“杀猪”。

北京志普律师事务所李生律师解释说“杀猪”是一种通过各种手段培养信任、打好基础,经过一段时间后,受害人受到各种诱惑而上当受骗、损失钱财的诈骗方式。诈骗分子准备设置好人、交友等“猪饲料”,将社交平台称为“猪圈”,在其中寻找被他们称为“猪”的诈骗对象。通过建立信任关系,即“养猪”,最后骗钱,即“杀猪”,形成了一整套诈骗体系。

“在此次事件中,如果不法分子提前用自己的钱卖出低价单日票赢得大家的信任,然后开始卖出单价更高的半年卡,制造时间差以环球影城因疫情等原因关闭‘做一局’,最后携款潜逃,网上涉案金额数千万元,那就是‘杀猪’行为。”李生向申然解释道。

“杀猪菜”并不是新的诈骗套路,也不是第一次在大型主题公园使用。2019年,有人以可以买到5折迪士尼门票为由实施诈骗。

根据当时的报道,被告人袁某曾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实习。她谎称自己是上海迪士尼总经理助理,可以拿到内部门票五折。为了骗取被害人的信任,袁采取了高价买低价卖的手段。袁向5名被害人收取900多万元,其中700多万被她挥霍一空。法院判决被告人袁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

钱还能追回来吗?

我们来梳理一下几个可能的责任方:詹某某,位于最高层;各级代理商,位于中游;交易平台,最直接接触钱。

很多消费者发现被骗后,第一时间找团长或者平台退款,但是这里有几个障碍。

1.私转支付的消费者,除了截图和聊天记录,几乎没有证据证明交易内容。

第二,在闲鱼和快手团上交易的消费者,可以向平台申请退款。但有消费者咨询快递团客服后,得到的回应是需要和团领导沟通退款事宜。快捷机制是团长开团,买家下单,钱会直接打到团长的账户上。如果需要退款,团长在征得同意后,会从团长的账户余额中扣除这笔钱。在闲鱼上,同样需要卖家同意才能退款,但是如果收货还没有确认,可以申请退款。团长说他拿的是闲鱼,就直接把钱退给大家了。

作为产生金钱交易的工具或平台,是否有监管义务?

李生解释说,根据《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的规定,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应当要求申请进入平台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者提交其身份、地址、联系方式、行政许可等真实信息进行验证和登记,并建立登记档案,至少每半年验证和更新一次。同时也有责任对平台内的经营者及其发布的商品或服务信息建立检查监控制度。

李生还提醒私下转让形式的交易确实可能影响维权结果。“不通过正规平台进行的交易,完全可能导致消费者无法证明交易的具体内容和目的,从而无法获得足够的证明力。”

回到中游,各级负责人/代理人意见不一。有人欣然掏钱退款,有人还在拉锯战,有人彻底失联。因此,具体的各级负责人/代理人是否知道詹的欺诈行为仍不得而知。目前,好声音的负责人/经纪人表示,他们也是被詹某某骗的,也属于“杀猪菜”里的“猪”。之前购买的单日票没有问题,所以会继续信任詹某某。

但也有消费者怀疑部分负责人/代理商知情。王鸥透露,群里有人说自己是詹某某的一级代理。“他们的代理商有业务需求,一级发展下线,向下线收钱养上游。”

负责人/代理人是否知情,直接关系到责任的归属。

李生说,如果代表团团长不知道,有损失,也可能属于受害者。如果是明知是共谋的共犯,根据有关规定,存在利用同一网站、通信群、资金账户、犯罪窝点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应当认定多个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施的犯罪有关联,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可以在职责范围内一并办理。“那么这几个人头很可能与詹构成共同犯罪,司法机关将一并进行刑事处罚。”

上游的詹某某要承担最严重的处罚。中游负责人如果只是受害者,在维权的同时也要积极协调退款。此外,要防止此类事件发生,扮演中间角色的平台有必要加强监管。

老套路的重现,也是对消费者的一种提醒。不要听信所谓的熟人渠道,关注官方信息,谨慎判断,谨慎选择。

*应采访对象要求,刘丽、王鸥为化名。

标签:, ,

相关推荐

“租个手机回家过年”,我后悔了

“租个手机回家过年”,我后悔了

在一些人的观念里,“新年换新机”,寓意“新年新气象”,甚至很多人新的一年,是从换一部新手机开始。不过,为了换手机,有人做出了相对小众的选择:租手机。

互联网 9 2023-01-29 10:40:45
兔子成新宠:有商家年销20000只,最贵一只上万元

兔子成新宠:有商家年销20000只,最贵一只上万元

“看到它们活蹦乱跳的模样就很治愈。”春节长假还没结束,小倪就匆匆赶回杭州,从宠物寄养基地接回了两位“室友”——垂耳兔,“有一种把娃从幼儿园接回来的感觉”。

互联网 8 2023-01-29 10:39:42
直播带货的2022年,没有了头部主播、最低价和“神话”

直播带货的2022年,没有了头部主播、最低价和“神话”

随着2023年春节的到来,各大电商平台此前都已开启了相应的年货节活动。与之相应的是,李佳琦直播间也开始售卖各类年货,并开设了零食、生活用品、数码、美妆等多个专场,但在不久前有用户反馈,“李佳琦直播间的苹果产品价格并不香”。

互联网 9 2023-01-29 10:38:29
2023第一波报复性消费,杀到了

2023第一波报复性消费,杀到了

望眼欲穿,报复性消费终于开始来了。 疫情放开后的首个春节,热闹非凡——携程数据显示,国内外旅行订单均迎来3年巅峰,整体较2022年春节增长4倍;烟花“加特林”因为酷炫的燃放效果在网上走红,掀起了一波烟花消费潮;电影春节档上演“神仙打架”,票房五天冲破6 ...

互联网 8 2023-01-29 10:37:52
大厂元宇宙,又菜又爱玩

大厂元宇宙,又菜又爱玩

当下所有大厂推出的元宇宙产品,所能带来的沉浸式体验并不多,好在国内外科技巨头在bug方面都处在同一水平线。

互联网 7 2023-01-29 10:37:10
2023,视频号带来了什么新希望?

2023,视频号带来了什么新希望?

吴丹的老家在四川达州,而她现在置身于一万两千公里之外的加拿大多伦多,今年是她在海外度过的第二个春节。尽管没有回家过年,该有的仪式感也没有少:

互联网 7 2023-01-29 10:36:32
“零下53度”的东北游,能火多久?

“零下53度”的东北游,能火多久?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关于东北的想象,可以在冬天落地了。 春节期间,有抵达哈尔滨机场的游客发文表示,因零下30多度的低气温,飞机行李舱门被冻住,无法打开。今年过年尤其冷,很多东北人和游客的感知非常明显。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自己家门被大雪冻 ...

互联网 8 2023-01-29 10:35:03
月流水2000万、连续2年跻身头部,视频号直播怎么做?| 对话闪耀传媒

月流水2000万、连续2年跻身头部,视频号直播怎么做?| 对话闪耀传媒

“连续两年第八。” 2022年底,随着视频号年度赛事的结束,闪耀传媒公会长在朋友圈晒出了最终的公会赛结果。 闪耀传媒成立于2015年,曾是百度系娱乐直播业务的头部公会,在行业内颇具影响力。之后,由于没能抓住抖音、快手直播的黄金发展期,闪耀传媒险些掉 ...

互联网 10 2023-01-29 10:34:35
抖音上线超市业务 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抖音上线超市业务 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抖音正式上线超市业务 新年开工第一天,抖音就放出一个大招:抖音超市。 和之前的试点业务不一样,目前,抖音超市业务现已在抖音APP内正式开门迎客,全国各地用户可以在抖音内进行线上超市的购物体验。 我们通过抖音APP搜索栏,输入“抖音超市”,即可搜到抖 ...

互联网 9 2023-01-29 10:34:07
值得关注的一些私域结论

值得关注的一些私域结论

工具仍然存在巨大的、单点突破的可能。 2023年的行业主流,会是不同系统和工具间的互相协作、引入。 不排除行业中更多并购发生。 企业对私域预算会更加充足,各种SaaS系统和工具也会更加繁荣。 更集中和更长尾同时发生。 以上是见实在《2023私 ...

互联网 8 2023-01-29 10: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