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盘”宰向环球影城

互联网 | 2022-08-04| 5

最近,骗子盯上了北京环球影城。

日前,多名消费者反映,以接近5折的价格在微信群“购买”了北京环球度假区夏秋漫游卡(以下简称环球影城半年卡),但直到承诺的开卡时间仍未能成功发卡。然后,微信负责人失联,说退款给了,说被骗的人被骗了。简而言之,这个“薅羊毛”的真面目暴露了:上面的人携款潜逃,卡打不开了。

7月25日,该事件在网上发酵。据不完全统计,受骗者约数千人,大部分受害者下单价格在600元至1000多元不等,总涉案金额约数千万元。

7月29日,北京环球影城官方回应称,从未授权任何其他第三方平台、商家或个人销售环球影城北京夏秋漫游卡,也不存在内部优惠价。北京环球影城夏秋漫游卡由实名制购票验票机制通过官方渠道购买,不可转售或转让。

当天晚些时候,北京西城警方通报,这起事件的嫌疑人詹某某已被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据几位团长介绍,詹某某是这个诈骗最上游的创始人,各个微信群的负责人基本都是他的代理人。此事能骗取这么多消费者的信任,是因为詹某某及其代理人此前曾向环球影城出售低价单日票,消费者可以正常使用,从而打消了他们的疑虑。代理商也从詹某某处低价进货,以此发展众多私域客户。先建立信任,然后大赚一笔。有律师认为,这种诈骗的手法是典型的“杀猪菜”。

虽然詹某某已被刑拘,但受骗的消费者仍在为何时能拿到退款而焦虑。此事涉及多级代理,交易工具多为私转、闲鱼、快递群。能否退款取决于团长的“觉悟”,但多名团长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这场风暴还没有结束。

钱花了,卡没了

刘丽到现在也没找回她的2640元。

今年3月,刘丽被朋友拉进了一个团购群。听说群主可以买到低价的环球影城一日票。“当时正常票五六百块钱,团里只卖350元。”4月底,群主开始销售低价的环球影城半年卡。虽然当时还没有正式上市销售,但包括刘丽在内的许多消费者都毫不犹豫地向他们的信托公司下了订单。

根据北京环球影城官方消息,夏秋漫游卡分为休闲、特权、享受三档。成人票价格分别为1350元、1850元、2450元。三档的区别在于入场次数和入场日期是否包含节假日。

通常在刘丽所在的团里,她能以近5折的价格拿到环球影城一日票。半年卡优惠还是很大的。“原价1850元的专属卡,我和朋友都是880元起的,我买了三张。群里第一个人700块买的,我之后还有1000多。因为群主常说今天限量几十份,先到先得。今天不买,明天就涨价,诱导大家赶紧买。”

“刚开始是让我们6月份下卡,后来北京发生疫情,群主答应7月24日下卡。”结果7月28日晚上,大家还是没有收到脱卡的消息。她说,“那几天群主半消失,有时候在群里聊,有时候不接消息,不接电话。”

刘丽和她的朋友意识到他们被骗了。从她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已经有600多人购买了这个群主手中的低价半年卡。“人们不会只买一张卡,像我这样买三张卡的人很多。”

综合信息,像刘丽这样经历过环球影城半年卡骗局的消费者有上千人,涉案金额总计约数千万元。事件的复杂之处在于,受骗的消费者是从自己信任的团购群下单,群主给出的“低价票”是不一样的。有的自称有旅行社的关系,有的自称有环球影城的内部渠道,还有的身份不明,只是有丰富的团购经验。价格也不一样。大部分人以1000元以上的价格购买,少部分人以600元以上的价格获得。支付方式不同。常用的方式有微信/支付宝转账、闲鱼、快递群。

意识到被骗,消费者纷纷找群主,也就是群主,要求退款。消费者王鸥告诉申冉,事情曝光后,她的群主并没有给出明确答复,而是拉了另外一个人进群,说这个人给大家办理退款。“当初,我给了几个人退款。后来说生病住院,以各种理由推脱。”刘丽也没有收到退款。“我们团长偶尔出来说,就算卖了房子或者贷款也给你退款,但是我们大部分人都没有收到。”

刘丽和一些消费者已经报警。7月29日,西城警方新闻微信公众号通报称,犯罪嫌疑人詹某某(男,35岁)已被抓获。詹某某对以可以低价购买北京环球影城半年卡为名,骗取他人钱财的行为供认不讳。目前,詹某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据几位团长介绍,詹某某是这次诈骗最上游的始作俑者。他的网名是“科达鸭”,一直以能买到低价票为由,发展多级代理,也就是经销商。代理商以100多元的价格向詹某某收取环球影城单日门票,再以300元起的更高价格卖给消费者。对于此次事件中的低价半年卡,代理商的“进价”为五六百元。“我们组的人花了600多元买的。据说我们团长也没起多大作用。”王鸥说。

目前詹某某已被刑拘,消费者最担心的是自己的钱能否追回。8月2日,刘丽告诉申冉,1日她头突然变卦,说只能退利润,不能退全款。“她跟我们说她买了500元的货,所以只退了我们380元的差价。”

套路疑似“杀猪”[S2/]

交易方式几乎没有保障。为什么还有成千上万的人买低价票?很多消费者提到一个原因:信任。

刘丽解释说,加入团几个月后,“买特价票从来没有问题。”而且她所在的集团不仅卖环球影城的门票,还有北京野生动物园、水立方、欢乐谷等等。“这些地方我也买过票,都可以正常入园。有时候会出现前一天买票,第二天票失效的情况,但是团长第二天早上就会退钱,那我们赶紧买正规票吧,不耽误。”

至于团长的身份,刘丽表示,对方一直坚称自己在旅行社工作,与环球影城有合作关系。“她说她是业务员,上面有票,票给票。”在此次事件中,就在承诺的放卡日期刚过,团长还解释说“出票慢,请稍候。”但后来他说:“我也被骗了,我也没办法。”

直到今天大家才醒悟,所谓的旅行社、合作关系、票务等说辞,似乎都没有办法证明团长的身份。在社交平台上,也有不少消费者表示,虽然一直在群里购买单日特价票,但是群主在做什么,如何获得这些票,大家都不得而知。

根据环球影城的回应,其从未授权任何其他第三方平台、商家或个人销售环球影城北京夏秋漫游卡,也不存在内部优惠价。该卡仅在北京环球度假区官方APP、阿里小程序、微信小程序、飞猪官方旗舰店销售。

那么,前一个单日的低价票是怎么来的?

据团长介绍,之前那些正常交易的单日低价票其实根本不存在。都是上游正价收购,低价卖给各级代理商。有的大代理还购买了几十张或者几百张的门票,在群里卖给消费者。正是因为消费者真正尝到了甜头,才会对特别的半年卡深信不疑。很多自称团长的人说,因为信任上游,所以被骗了。

按照他们的推断,上游这么做是为了发展代理网络,积累客户,培养信任。这种骗局的伎俩很像“杀猪”。

北京志普律师事务所李生律师解释说“杀猪”是一种通过各种手段培养信任、打好基础,经过一段时间后,受害人受到各种诱惑而上当受骗、损失钱财的诈骗方式。诈骗分子准备设置好人、交友等“猪饲料”,将社交平台称为“猪圈”,在其中寻找被他们称为“猪”的诈骗对象。通过建立信任关系,即“养猪”,最后骗钱,即“杀猪”,形成了一整套诈骗体系。

“在此次事件中,如果不法分子提前用自己的钱卖出低价单日票赢得大家的信任,然后开始卖出单价更高的半年卡,制造时间差以环球影城因疫情等原因关闭‘做一局’,最后携款潜逃,网上涉案金额数千万元,那就是‘杀猪’行为。”李生向申然解释道。

“杀猪菜”并不是新的诈骗套路,也不是第一次在大型主题公园使用。2019年,有人以可以买到5折迪士尼门票为由实施诈骗。

根据当时的报道,被告人袁某曾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实习。她谎称自己是上海迪士尼总经理助理,可以拿到内部门票五折。为了骗取被害人的信任,袁采取了高价买低价卖的手段。袁向5名被害人收取900多万元,其中700多万被她挥霍一空。法院判决被告人袁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

钱还能追回来吗?

我们来梳理一下几个可能的责任方:詹某某,位于最高层;各级代理商,位于中游;交易平台,最直接接触钱。

很多消费者发现被骗后,第一时间找团长或者平台退款,但是这里有几个障碍。

1.私转支付的消费者,除了截图和聊天记录,几乎没有证据证明交易内容。

第二,在闲鱼和快手团上交易的消费者,可以向平台申请退款。但有消费者咨询快递团客服后,得到的回应是需要和团领导沟通退款事宜。快捷机制是团长开团,买家下单,钱会直接打到团长的账户上。如果需要退款,团长在征得同意后,会从团长的账户余额中扣除这笔钱。在闲鱼上,同样需要卖家同意才能退款,但是如果收货还没有确认,可以申请退款。团长说他拿的是闲鱼,就直接把钱退给大家了。

作为产生金钱交易的工具或平台,是否有监管义务?

李生解释说,根据《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的规定,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应当要求申请进入平台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者提交其身份、地址、联系方式、行政许可等真实信息进行验证和登记,并建立登记档案,至少每半年验证和更新一次。同时也有责任对平台内的经营者及其发布的商品或服务信息建立检查监控制度。

李生还提醒私下转让形式的交易确实可能影响维权结果。“不通过正规平台进行的交易,完全可能导致消费者无法证明交易的具体内容和目的,从而无法获得足够的证明力。”

回到中游,各级负责人/代理人意见不一。有人欣然掏钱退款,有人还在拉锯战,有人彻底失联。因此,具体的各级负责人/代理人是否知道詹的欺诈行为仍不得而知。目前,好声音的负责人/经纪人表示,他们也是被詹某某骗的,也属于“杀猪菜”里的“猪”。之前购买的单日票没有问题,所以会继续信任詹某某。

但也有消费者怀疑部分负责人/代理商知情。王鸥透露,群里有人说自己是詹某某的一级代理。“他们的代理商有业务需求,一级发展下线,向下线收钱养上游。”

负责人/代理人是否知情,直接关系到责任的归属。

李生说,如果代表团团长不知道,有损失,也可能属于受害者。如果是明知是共谋的共犯,根据有关规定,存在利用同一网站、通信群、资金账户、犯罪窝点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应当认定多个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施的犯罪有关联,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可以在职责范围内一并办理。“那么这几个人头很可能与詹构成共同犯罪,司法机关将一并进行刑事处罚。”

上游的詹某某要承担最严重的处罚。中游负责人如果只是受害者,在维权的同时也要积极协调退款。此外,要防止此类事件发生,扮演中间角色的平台有必要加强监管。

老套路的重现,也是对消费者的一种提醒。不要听信所谓的熟人渠道,关注官方信息,谨慎判断,谨慎选择。

*应采访对象要求,刘丽、王鸥为化名。

标签:, ,

相关推荐

从月薪万的运营总监,到咨询费万的营销顾问:我为什么离开游戏行业?

从月薪万的运营总监,到咨询费万的营销顾问:我为什么离开游戏行业?

在我的朋友圈里,张阳可能是转型最成功的游戏人。他曾是飞流游戏事业部的总经理,发行过《啪啪三国》《攻城略地》等多个千万月流水的爆款;后来拿了红杉的投资,独立创业,最终团队解散,欠下几百万的债务。不过现在,他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营销咨询机构「 ...

互联网 7 2022-08-10
餐饮行业老板们的私域自救指南

餐饮行业老板们的私域自救指南

疫情下的餐饮业有多难?最近一有时间,我就去调查。出了公司,沿着马路走,公园对面的平价超市、面包店味多美、川菜馆,三峡的大门上都挂着重重的锁,就像八月闷热的北京,让人难以呼吸。左转,走不到500米。有一个去年6月左右新开的美食城。和其中一个老 ...

互联网 4 2022-08-10
这个凉透年的行业死灰复燃,规模直逼万亿

这个凉透年的行业死灰复燃,规模直逼万亿

零售是一个篮子,什么都可以放进去。疫情催生了大量的“无接触服务”需求,一度遇冷的无人零售赛道似乎迎来了新的转折点。农夫山泉从养生堂手中买下自动售货业务全部股份后,已经在全国300多个城市投放了近6万台智能终端零售设备;饮料新贵袁琪森林内部设定 ...

互联网 4 2022-08-10
爆肝近万字,从开始做小红书,“虚”的经验贴

爆肝近万字,从开始做小红书,“虚”的经验贴

一月一期的小红书内容来了,老规矩——论文、报告、书籍、实操经验+自己反复审稿,各位放心食用。太忙没时间,以及工作之余需要维护一些付费咨询的用户,大家见谅~看过我前两篇的朋友应该有印象,分别讲了如何做一篇搜索排名靠前的笔记以及拆解了小红书推荐 ...

互联网 2 2022-08-10
小红书 露营  小红书露营公社

小红书 露营 小红书露营公社

“没想到,第一次来这里,就看到了绚烂的晚霞,山野的晨雾,青翠的草原。”“真的是我第一次露营遇到天花板。”这是小熊对自己第一次露营经历的评价。小雄是小红书的摄影博主。他一生有两件大事,一是“四处流浪”,二是“拍照”。他在小红书上分享露营照片的时候 ...

互联网 2 2022-08-10
一周涨粉万,这个最“假”的男人,会超越张同学吗?

一周涨粉万,这个最“假”的男人,会超越张同学吗?

“你的背景太假了。请再说一遍!是假的吗?”这个被全网质疑视频背景太假的Tik Tok博主@领地阿里木,完全不在圈里。上周,《领土阿里木》在Tik Tok粉丝榜排名第二,一周粉丝160.2万,增幅311.4%。目前,它拥有253.4万粉丝,许多视频获得了百万点赞,并登上 ...

互联网 3 2022-08-10
张朝阳是中国互联网教父  为什么张朝阳是互联网教父

张朝阳是中国互联网教父 为什么张朝阳是互联网教父

毫不夸张的说,张朝阳是互联网网络名人的老手,最近又迎来了自己新一轮的人气。近日,张朝阳、于的《星空下的对话空》六小时直播多次登上热搜。“张朝阳说独居的人要倾诉”“张朝阳说人裸身可以减肥”“张朝阳说年轻人要退休”“张朝阳于谈如何缓解焦虑”等热搜都 ...

互联网 3 2022-08-10
抖音股市投资  抖音的资本运作

抖音股市投资 抖音的资本运作

新东方和趣店有什么共同点?这个问题不难回答。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港股和美股的投资者一定目瞪口呆,看够了他们的表演,而且两者表演的套路高度一致:在Tik Tok直播间走红,吸引了大量Tik Tok观众,带货,沉淀粉丝;Tik Tok的人气溢出到其他社交网络,吸引 ...

互联网 2 2022-08-10
家庭外卖赚钱吗  家庭做外卖

家庭外卖赚钱吗 家庭做外卖

村民们,你们好,我是村长。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家庭外卖这一行。Tik Tok有很多人在教别人做外卖,声称一个月能赚四五万元。还有卖盒饭的,还有卖卤制熟食的,那么这个生意最后能做吗?不赚钱?今天村长就给大家简单分析一下家庭外卖生意是什么样的, ...

互联网 2 2022-08-10
被抖音种草了会干嘛  何为抖音种草

被抖音种草了会干嘛 何为抖音种草

在《广告公司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困难时期》中,我做了一个预测:广告营销服务公司可能要经历过去30年来前所未有的寒冬。核心原因是上游品牌日子不好过,营销预算收缩不是短期行为。对于各种不确定的担忧,品牌的花钱逻辑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能花或不能花的 ...

互联网 2 2022-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