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上“意定监护“外衣的遗赠扶养协议

近期一则“上海老伯将300万房产送水果摊主“引起了极大的热议,这里面之所以能产生争议其实与意定监护本身没多大关系,而是与遗赠扶养协议息息相关。
披上“意定监护“外衣的遗赠扶养协议

 
披上“意定监护“外衣的遗赠扶养协议

根据即将实施的《民法典》第三十三条“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可以与其近亲属、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事先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自己的监护人。协商确定的监护人在该成年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履行监护职责“的规定,完全行为能力人可以事先通过协议指定近亲属或者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在其无法自理时担任其监护人。这一制度的设立本身与遗赠扶养本身无关,但却因意定监护的有偿性而带来遗赠扶养法律关系。
什么是遗赠扶养?根据我国《继承法》第31条规定:“公民可以与扶养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按照协议,扶养人承担该公民生养死葬的义务,享有受遗赠的权利。公民可以与集体所有制组织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按照协议,集体所有制组织承担该公民生养死葬的义务,享有受遗赠的权利。
另根据我国《继承法》第5条规定”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规定,遗赠扶养协议优先于遗赠、遗嘱、法定继承。这也就有了“上海老伯将300万房产送水果摊主“受到热议的根本原因所在,也就是说上海老伯把价值300万的房产与水果摊主签订了遗赠扶养协议,这在某种程度上将导致上海老伯继承人的利益。
由此可见,遗赠扶养制度在赋予被继承人自由处分其遗产的同时也影响了其继承人的利益,自从1985年《继承法》修改设立遗赠扶养制度以来就引发争论,前有老人赠与保姆引发的伦理道德风险讨论,后有上海老伯因设立意定监护而赠送房产引发的热议。
遗赠扶养协议颠覆了人们对传统财产继承的认知,但确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人们的养老需求。过去我们谈养儿防老,遗产也理所当然由其子女来继承,但在如今老龄人社会,存在很多没有子女或者子女不在身边一起生活的情况,这时候如果不允许被继承人通过自由处分自己的遗产提升自己晚年生活的幸福指数也不符合人性。当然,这也会引发其他的问题,比如对被赠与人本身的考察以及其后续扶养的问题,即涉及如何监督被遗赠人履行监护职责。
在笔者看来,签署遗赠扶养协议为了确保其法律效力,被遗赠方应与赠与方共同完善遗赠扶养相关手续,包括由医院对其精神状况的鉴定、公证处对遗赠扶养协议的公证、被遗赠方平常履行职责的证据材料,以免因遗赠扶养协议而给自身带来麻烦。

原创文章,作者:btn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tna.cn/11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