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心血筑起了家 你却为了要钱去赌用水泥摧毁了它

梦琪与海城恋爱两年后,便想着和海城买套房做婚房,可海城却说自己被上一段婚姻伤得太深,不想结婚,所以拒绝了梦琪的要求。无奈之下,梦琪只好用自己的名义贷款买了房子。这件事也成为了梦琪心中的一个结,时常为此与海城吵架。为了解开心结,海城决定由自己出钱装修。
 
我用心血筑起了家 你却为了要钱去赌用水泥摧毁了它

几年后,梦琪的房子获得了巨大的升值,但双方的感情却每况愈下。在狐朋狗友的引诱下,海城沉迷上了赌博,从小赌怡情日渐发展成将每月工资尽数输光,甚至频繁借钱。为此,梦琪与海城有过无数次争吵,也在深夜里掉了无数颗眼泪。
不过,梦琪的眼泪并没有让海城收手,反而变本加厉,最终酿成大祸:在数月豪赌后,海城欠下了三十余万的高利贷,面对债主们的催收,海城只能找到梦琪,希望她能卖房给自己还债。梦琪自然是不同意。
 
我用心血筑起了家 你却为了要钱去赌用水泥摧毁了它

 
对此,海城转口便说要梦琪把当年装修的钱还给自己,并且把这些年房屋升值的部分分自己一半。
听到如此不合理的要求,梦琪当即反驳到
 
我用心血筑起了家 你却为了要钱去赌用水泥摧毁了它

 
“房子是我名下我出钱买的,升值与你有何关系?至于装修款,凭什么全数退给你?如果这样算,那你住我的房子,是不是要给我租金?我给你做饭洗衣,你付钱了吗?”
 
 
 
 
我用心血筑起了家 你却为了要钱去赌用水泥摧毁了它

“我虽然没出钱买房,但是出钱装修了,而且你买房是在我们同居期间,有段时间你还贷没钱,生活费都是我给的,所以房子当然有我份了。
 
我用心血筑起了家 你却为了要钱去赌用水泥摧毁了它

 
 “你做梦吧你。”
 
梦琪这句话彻底激怒了海城,海城歇斯底里地咆哮着,狠狠地将梦琪打倒在地,之后又用手抓着梦琪的头发,把她的头往地上撞。打得梦琪鼻青脸肿,还有轻微脑震荡。这下彻底打散了梦琪对于这段感情的最后一丝留恋。
 
第二天,梦琪收到了海城的微信,本以为是迟来的道歉,但却没想到是歇斯底里的报复——海城大肆在家里打砸,把所有家具拖入客厅中,用水泥涂满了地板,甚至还砌砖封住了房屋的大门。
 
我用心血筑起了家 你却为了要钱去赌用水泥摧毁了它

 
微信最后只有一句话:
既然我拿不到钱,那我就亲手毁了”。
 
2
 
 
在海城毁掉房屋后的那个下午,我见到了顶着熊猫眼“无家可归”的梦琪,她哭诉之后,无助地问了我。
 
“蒋律师,我想要和他分手,我想要回我的家,我该怎么办?”
“对于房子与装修,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肯定要房子,装修就适当补偿给他一点吧,反正现在他也把这个家给毁了。”
简短地开了会后,我便让助理先拍照并且录下梦琪的伤势,然后让她去医院验伤,并嘱咐一定注意提醒医生写明受伤原因与经过。由于梦琪害怕独自回家再次被海城殴打,验伤后,我让两名男律师陪同梦琪回家拍照取证,固定海城打砸的证据,同时收拾一些衣物暂时搬出来。
 
说实话,在传回来的照片中,我丝毫没有看出有家的样子,映入眼帘的只有满地的水泥与玻璃碎渣、残破的家具与摔满地的物品。看来海城在赌红眼时,内心早已没有梦琪,也没有这个家,有的只是如何弄到一笔钱回赌局中翻本。
我用心血筑起了家 你却为了要钱去赌用水泥摧毁了它

望着照片,我陷入了沉思,思索该如何帮助梦琪走出困境。是起诉吗?在漫长的诉期里与对方纠缠,只会让梦琪进一步被伤害;是报警吗?由于梦琪与海城之间存在较为复杂的感情与经济关系,立案也有一定难度。在征得梦琪同意后,我决定与海城谈一谈。
 
3
 
 
我和助理在咖啡厅里见到海城后,我向其正式转达了梦琪的想法。
海城
我用心血筑起了家 你却为了要钱去赌用水泥摧毁了它

 
不可能,首先这房子我装修了,而且当时梦琪她还贷没钱,生活费也是我给的,所以这房子也有我的份”听到梦琪的想法,海城立刻大发雷霆。
 
 
 
 
“房子是登记在梦琪一人名下,是梦琪出的首付款,这属于梦琪个人所有的合法财产。”
海城
我用心血筑起了家 你却为了要钱去赌用水泥摧毁了它

 
“那我装修了啊,出钱又出力?这房子当初就是个毛坯,你们律师也不能这样不讲道理吧?”面对我的解释,海城显得极为愤怒。“还有,再怎么说这房子也是我们同居期间买的,我也有贡献,属于我和梦琪的夫妻共同财产,所以我当然有份了。”
 
 
      
看来,在海城的认知中,这套房铁定有他的一份。此时,我的助理不紧不慢地拿出一份案例检索报告摆在桌上
 
 
这是广西十五个类似你这种情况的案例判决,这之中没有一个判决支持你的说法
 
首先,你们并没有登记,所以便不存在夫妻共同财产一说;
 
其次房子在梦琪名下,还贷也是梦琪还,这个就属于梦琪的个人财产;
 
最后,就算你装修出了钱,但是你在这个房子里居住了多少年?按照这个地段的房屋租金价格,你住了那么多年是不是也应该支付租金?而且这个房子装修了那么多年,现在都早已经过时了不是?
 
还有你好好看看,现在房屋装修被你破坏得还剩多少?”
海城
我用心血筑起了家 你却为了要钱去赌用水泥摧毁了它

“我不管,这是我的房子我的家”面对扎实的证据和有力的说辞,海城显得有点慌张,但依然高声狡辩到。
 
 
 
“你知道吗?现在是梦琪还念着你们的感情,希望与你好聚好散。不然依照你现在的行为,很可能已经触犯了故意毁坏财物罪与故意伤害罪,这其中的后果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吧。”
 
留下这句话与桌上的检索报告,我和助理便离开了。
 
4
 
 
我用心血筑起了家 你却为了要钱去赌用水泥摧毁了它

 
两天以后,梦琪与我见面,告诉我海城给她发了条短信,已经同意由梦琪补偿一点装修费给他,然后他想办法去修复好房子。梦琪也想清楚了,决定等海城把房子修复后就卖掉,因为她也不愿意独自一人面对这曾经从温馨到满目疮痍的家。
 
“不过好在当年你是单独买房还贷,也没有和他领证。若不是如此,估计他会闹得更加的厉害。”
 
“是啊,当时还埋怨他不愿给我承诺,现在回头却要感谢他的拒绝放了我一条生路,或许同居与结婚,便是人生风险最大的投资吧。”
 
“结婚与投资一样,风险意识与防范意识一点都不能少。”
 
“是的呀,而我最好的选择是在出问题时遇见了专业的你,帮助我化险为夷。”

原创文章,作者:btn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tna.cn/10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